《绝世风流村官》

全文免费阅读:第二百四十三章再见楚菲菲

   tbc;一秒记住【乡村小说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百合小护士已经下班了,不在医院,而吴德也不太想去找她。这小护士年纪并不大,所以今后的路还很长,她跟她老公早晚要分,而自己与她几乎没有可能性。

    百合小护士与护士长不一样,护士长已经有了家庭,有了寄托。吴德的出现对她而言是安慰,是身体寂寞的调味剂。可是,百合小护士在这几天,似乎已经有了死心塌地跟着吴德的心思了。

    到如今,吴德都很清楚自己的定位。他能够进入别人的身体,却不能进入别人的生活。所以,吴德只能忍着心头的那股子失落,不去与百合小护士道别。

    来到医院外,吴德在公共电话亭给楚菲菲打了个电话。

    吴德在一接触这个女人的时候,就能够看得出她很有背景。并且,一周前在玉邵芹家里打麻将的时候,那三个女人对于楚菲菲家里的富有,也表现出不同程度的羡慕。

    故此,若是楚菲菲能够帮帮忙,那绝对比四村镇那一大票穷汉子自己找人,要强得多。

    拨通了楚菲菲的电话,也把自己知道的一些事情说明情况。楚菲菲并没有立马答应,而是让吴德到她家来找她,带她一起去工地转转,然后再想办法。

    有了这句话,吴德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毕竟,他可不认识什么厉害的律师,就算他再怎么精通律法,可是比起厉害律师来,就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了。

    说了半个多小时,吴德在医院门口的饭店点了几道菜,然后让店员提着保温盒送到病房。由于是单独护理病房,所以有床桌。吴德他们摆好,就在床上凑活了一顿。

    吃完饭,已经是一点了。张成刚睡了一个多小时,又吃饱了饭,精神明显要好得多。他对张晓婷和张泽三人吩咐了几句,便与吴德匆匆赶回虎头口矮山工地。

    往山头那一侧,是高耸的支撑石柱,连接超里边的山峰。从山沿依稀还有几段钢筋架子,看上去光秃秃的,像是工厂里锅炉房的烟囱。

    抵达工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八点了。虎头口矮山下,按扎了一大片的帐篷营,在山脚那一头,停着好几辆的挖土机车。工作了一整天,四村镇的工人早就休息了,不过还有几个营帐是亮着灯的。

    那几个营帐很大,吴德他们就是在这几个营帐便停下车的。只在门口,吴德就听到里边传来一阵阵的暴怒大喝声。

    “你们别拦着我,我要砍死那些王八羔子!”

    “六哥,六哥,你冷静,冷静,那些人不会承认的!”周围的劝说声此起彼伏。

    “冷静个屁啊!那些王八羔子,偷偷的换咱们的水泥,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大哥,你倒是发话啊,咱们兄弟七个,还怕了那些王八蛋不成?!”

    “老六,你给我闭嘴!”这道声音非常沉稳,其中有不乏淋漓冷意,“小李子说的没错,现在没证据,他们是不会承认的。前两天,我们已经吃了个大亏了,如果不是大家伙儿及时赶到,我们七个都得交代在那里!他们在暗,我们在明,这件事必须好好的斟酌一下,不过...哼,反正这仇一定得报!”

    “对对对,老钩哥说的不错。六钩子,你说你年纪跟我差不多,咋老是那么冲动呢,做事先用大脑想想好不好!”

    “小李子,你放他娘个屁!别以为你当了镇长就了不起了,我告诉你,就算你当了乡长,市长,省长,见到我也得叫声舅老爷!”

    “是是是,六钩子,你是我舅老爷,亲舅老爷!现在大家想想办法,别老是动刀动枪,都什么年代了。要用法律,法律武器!”

    张成刚站在门口,对吴德苦笑一声,“瞧见没,大家晚上天天吵,白天还得继续干活。可是咱们做的那些工程,被下了手脚。这活儿,干的窝火...”

    “叔,我知道!”吴德点点头,掀开营帐的帘子,朝里边走了进去。

    这个营帐里虽然不小,可里面的人只有十来个。吴德定睛一看,却是老钩子他们七兄弟,还有的就是李镇长,镇书记和北牙子村、东牙子村的村长和书记。另外,镇子里的村官刘叔和阿宝哥也来了,一个镇子的领导班子来了大半,看来所有人都很关注这里的问题。

    “二蛋,二蛋你回来了啊!”老钩子叔见到吴德进来,先是一喜,又摆起了脸色,“你小子跑哪里去了?!村子里见不到人,大龙头镇子也没你的影!”

    “老钩叔,前几天出了点麻烦,在梨花乡的医院里。这不,我张叔说工地出事儿了,我就连忙回来了。”

    吴德跟老钩子的关系最好,所以也不怕被误会啥的。

    “去医院?你小子怎么会住院?”老钩子叔也有些紧张了,连忙走到吴德身边,在他身上摸了起来,“伤到哪儿了,给我瞧瞧。”

    “啧,不是我,是张泽那小子,前几天惹了事儿,给人揍了。”吴德不想在这件事儿上兜太久的圈,便连忙说道,“我已经给揍回来了,他们没占便宜。对了,李叔,这工程是怎么回事,我张叔在路上说的也不是很明白。”

    李镇长是满脸的焦急,见吴德回来,总算是好看了一点。

    “二蛋子啊,你快来坐,成刚啊,你也坐。老李,快去搞点吃的啊!”李镇长现在就指着吴德来压制老钩子他们了。

    这七个老兄弟,都是狠人啊。吴德比起他们来,虽然也狠,可是做事很有分寸,下手也知道轻重。不像这七个人,提着刀就跟冲到工程队的办事处,那胆子肥的连保安都敢砍。如果不是被人还给自己这个镇长点面子,事情可不就是赔点钱就能完的了。

    一想到七个钩子的火爆脾气,李镇长就满头都是疼的。

    吴德的到来,让李镇长感觉压力顿减,他连忙招呼吴德,对他挤眉弄眼了一番。吴德会意,问了最近的情况。

    老钩子叔七人在那边沉着脸,看来是前几天的一场冲突吃了亏。

    “二蛋子,咱们的合同他们是签了,只不过总是为难我们。同样是地方的建筑队,他们根本就没负责自己镇子外的地区。刚开始吧,前俩月咱们都是负责双头山那片地区的,完成的质量和进度都没话说。这个月,就调到庄安县这边来了,前段时间工程队的老总又忽然找到我,打听咱们镇子里成刚的事儿。你也知道,你张叔的确有做一些泥水原料加工,不过却都是些边角料,咱们自个儿村子里修修道儿、做做屋子啥的,倒还凑活,可是拿来搞这个过程,那就差太多了。”李镇长低声说道。

    李北海是北牙子村的村长,也是李慕的老爹,平时跟吴德的关系很好。他特意去厨房,给吴德和张成刚搞了三个大鸡腿,一塑料袋白面馍馍。

    吴德一边听,一边用力啃着,嘴里含糊的问道,“李叔,张叔,你们不会真用咱那厂子里做的水泥料来搞工程了吧?”

    “怎么可能!”张成刚连忙摇头,“我跟你张婶儿那么早就跑出去,不就是为了赶紧把厂里的那些料子给卖掉,然后顺便搭点线,搞点好的水泥回来。说实在的,就我们这里的水泥来说,绝对比工程队自己用的料子好上一个档次!”

    “那还咋出的问题啊!”吴德又问。

    李镇长看了看其他几人,低声叹了口气,“本来吧,咱们的水泥都是从外面拉来的,这费用都是跟工程队的报。我们处于一片好心,一分钱没多要。可是,工程队那边,却要把我们往死里逼。前两批的进度都没问题,可就出在第三批的水泥上。那天山里下雨,半夜也没啥人注意,那些水泥居然就给人换了!整整八千多袋啊,全部都给换掉了...之后,我们又干了三天,做了一里地,忽然工程队就来人检查了。这下可好,这一里地全部都不合格,咱们都没解释,他们第二天就告到法院...这不,咱们找了好些个律师,都没办法,前天的官司也输了,又要赔钱又要道歉的...”

    “赔钱?”吴德眼睛一眯,“赔多少?”

    “五百万!”李镇长大骂一声,“戳他娘个憋,我们都把那一里多的地都拆了重新搞,他们也不肯,就是死要留着做证据!”

    吴德恍然大悟,这就是典型的错轮胎子来嫁祸讹钱呐!

    “说不过去,说不过去!”吴德摇了摇头,“这过程可不是说一遍就能搞完的,现在咱们做完这一道,明年还要再检查再加固。况且,咱们自个儿重新搞,只要不影响进度,都是可以的。既然这段工程任务交给我们,只要我们及时完成,保质保量,为什么他们还要死赖着呢?”

    “你看看地图...”李镇长把地图铺开,“这是我们修的路段,一旦我们停工重修,就要把路道完全给断了。往北六里地,是庄安县的出镇国道,之前修路的时候,工程队就是出过一批钱来跟他们打招呼,他们那儿是十里八乡有名的水果高产地,现在正值水果买卖的高峰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