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风流村官》

全文免费阅读:第四百零一章晚上住这里吧!

   tbc;一秒记住【乡村小说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见这两个人的状态都不对劲儿,吴德连忙问道,“玉玲姐,怎么了?”

    “二蛋,沈家,沈家的那几个王八蛋!”李玉玲气喘吁吁的哼个不停,将刚才听到的事情都说给了吴德。

    原来,吴月莲之所以如今窘迫,并非只是因为老公早亡。而是因为,沈家的偌大一支,还有几个偏房在打光棍。年纪大约都四五十岁,平时懒在家里坐吃等死,所以没有谁家姑娘看得上。

    沈家如今的家主对他们还挺关心,就怂恿着几家人,想让这几个光棍跟吴月莲好个几年,帮那几个光棍生个儿子。只要吴月莲答应这事儿,沈家的这栋宅子,就让吴月莲住到老死为止!

    吴月莲如今虽然二十六岁,可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就算是以后嫁人,也可以找个踏踏实实的庄稼汉过一辈子。可是,这些年沈家人根本就不让其他男人接近她,所以越熬年纪越大,一直到现在都没办法嫁人。他们之所以这么做,就是想让吴月莲成为帮沈家那些光棍生儿子的工具。

    吴月莲怎么可能会答应下来!一直就这么耗着,搬不走也不想搬走,离不开也不想离开,年华易老,水月蹉跎,转眼就二十六岁了。

    李玉玲十分愤怒,沈家人太嚣张,嚣张的让人有种咬人的冲动。吴德瞧出了李玉玲这种心态,光看她那咬牙切齿的样子,就知道了。

    “二蛋,你一定要帮我!”李玉玲眼中冒着泪花,牢牢的抓着吴德的手臂。

    对于这种事情,一般来说吴德是敬而远之的,只不过李玉玲的情绪感染了吴德。

    “呼...我知道了。玉玲姐,你放心吧,大不了咱们让小婶子回去嫁人,也不要在这地方受窝囊气!”吴德拍了拍李玉玲的手背,让她安心下来。

    有了吴德的保证,李玉玲的心里好受多了,便陪着吴月莲去房间里磨叽了。

    到了傍晚,李玉玲交代吴德,今天晚上她要陪吴月莲说话,不回去睡觉。吴德自然也不会回去,反正这小楼还有个空房,可以供吴德睡觉。

    只是,这回小舅家通风报信的任务,就落在了吴德的身上。吴德回去,又被小舅拉着喝了点酒,然后才晃晃悠悠的回到小婶子的家里。

    太阳已经渐渐落山,周围的粉霞将山头染成一片殷红,李玉玲在院子里东张西望,好像被这美妙的乡村风光深深的吸引住了。

    吴德走到她身边,“你怎么出来了,月莲婶婶呢?”

    李玉玲指屋里说:“她在做晚饭呢,又不让我帮忙,我就出来了!咦,二蛋,你喝酒了?”

    吴德撇撇嘴,“那你看看风景吧,我去跟她聊几句。”

    李玉玲点点头,继续看站在那块石头上到处乱看。

    吴德走进厨房,里面很暗淡,因为处在房子的中间,四面都是墙,除了两扇通前后的门以外,都没有透光的地方,吴月莲在屋里做饭都是点着蜡烛。

    “婶婶,都没有电吗?”

    吴月莲摇摇头,“你还不知道吗,山坳里哪里有什么电啊!”

    吴德慢慢走近她,低声说道:“婶婶,我想和你聊聊。”

    “好啊!”吴月莲切着菜,转头朝吴德笑了笑,“二蛋,我还想谢谢你呢!”

    “客气了...”吴德轻轻的咳嗽两声,把话题扯开:“婶婶,沈家说要赶你回娘家,你是打算不回去吗?”

    吴月莲放下菜刀,很认真的点点头,“当然不能回去了,这房子是当初我跟玉玲的小叔叔一砖一瓦盖起来的,对于我来说,这里就是我的家!他们沈家赶我走,不就是为了这房子吗!”

    吴德托起下巴,“要是真把你赶走了,这房子给谁?”

    “给谁?当然是谁跟他们大爷爷关系好,就给谁咯!”吴月莲苦笑一声,“反正我不会让出去,这地是你小叔叔买来的,房子也是我们建好的,他连最后一口气,都是在这地方咽下去的,我...我不能给!”

    “我知道了!”吴德心里暗暗一嘀咕,“婶子,你说我要是把这房子卖下来,他们会不会说什么?”

    吴月莲一听,顿时神情黯淡了,“我就知道,玉玲说你是开车来的,你是有钱的人,我虽然不能跟你比,但是这个屋子在村里的条件算好的!你应该看得出来,周围很多人家都还住着土房子呢,像我这二层小楼的不多。呼...多亏我男人是个勤快人!”

    吴德哪里还听不出吴月莲想要表达的意思,很多事情,或许不是钱能做主的。这靠山屯是老村子,风气范儿很足,说不定还有些什么特殊的规矩。只不过吴月莲说的隐晦,吴德瞧不出其他什么东西来。

    “婶子,还有什么办法吗?”吴德又问。

    吴月莲想了一会儿,“有!”

    “是吗?”吴德顿时大喜,“啥办法?”

    “只要有沈家人愿意过继个儿子到我男人的名下,那我这房子就能保住了!只不过...谁给过继啊?”吴月莲的脸色愈发的愁苦,“他们都眼巴巴的盯着我家的房子呢!”

    “那你现在岂不是没有什么办法了?”

    “除非我答应他们那些要求,给那些光棍生儿子...”吴月莲楚楚可怜抹了抹眼角的泪水,“只不过现在他们已经没有耐性了,要我这个月底之前搬走,不然就把我绑了送回娘家去。反正我不管,我赖一天是一天,虽然我男人已经死了八年了,但好歹我在这个家里也呆了十几年,他们不能这么欺负人!”

    说着,吴月莲突然拉住吴德的手,低声说道:“二蛋,你一定要帮我。你虽然年纪小,但你是有本事的人,连村长都佩服你,你说话肯定能管些用处的!”

    虽然心里毫无把握,但吴德还是点了点头,“到时候看情况吧,我一定会尽力帮你的!”

    吴月莲走到门口,往外面忘了一眼,回头冲吴德笑道,“玉玲真是好福气!二蛋,你的父母是不是很有钱?”

    吴德早已经察觉到,吴月莲是个非常厉害的女人,否则也不会这么多年都和沈家一直僵持着。只不过,她说这话的目的,有些使坏,似乎将注意打到自己身上了。

    “婶子,我发现你很聪明!不过聪明人往往都没有什么好下场。我也是乡下的,跟玉玲姐是邻居,我很早就喜欢她了。虽然她比我大了几岁,但我们是真心相爱的。要说到家庭...我的父母早就去世了,我是个孤儿!”

    “你是孤儿?那你和玉玲...你真就那么爱她?”吴月莲明显有些不相信。

    吴德很是确定的点点头,“当然了,我将来一定会娶她的,这辈子都会好好的照顾她!”

    话音还没落下,吴月莲就给了吴德一个轻蔑的眼神:“你们男人说的都好听,可是要真承担起责任来,一个个跑得都很快!”

    “哈哈!”吴德并不否认,转而笑道,“看来你也不是个正经女人啊!没想到啊没想到,玉玲姐一直觉得可怜芭蕉的月莲婶子,也是个蛮厉害的角色!”

    吴德终于可以确定了,这个吴月莲绝对不像是她在李玉玲面前表现的那么软弱。她是个有手段的女人,还懂得用激将法!

    没有继续去理会那想要对自己用小手段的吴月莲,吴德走到院子,发现李玉玲竟然不见了,急忙跑出去寻找,结果在通往小山坡的田埂上看见了她。

    李玉玲穿着白色连衣裙,站在青色的田埂上,长群轻舞,衣袂飘飘,真是说不出来的漂亮。

    在一旁围观的人不仅仅有吴德,还有好几个庄稼汉都扛着锄头挪不动步子了。那色迷迷的眼神,感觉就跟几十年没遇到美女的老光棍似的。

    他妈的,这是我老婆,你们看个屁啊!

    吴德见那几个人没有要走的意思,赶紧跑过去,拉着李玉玲往回走,“别乱跑,小心被狼抓去了!”

    “哪会有狼啊,你胡说!”李玉玲嘻嘻一笑,舒服的展开手臂,“好久没这么吹风了!咱们那里是盆地,风吹不进来,就算是起了大风,这时候都是热的厉害。你看我老家,这小风吹的多凉快,是不是很舒服?”

    吴德摇摇头,“也就那样!咱们走吧,周围真的有狼!”

    “呸,死二蛋,山里才有狼,天气冷的时候才会偶尔出山,这大夏天的不会出来!”李玉玲很认真的点了点吴德的脑袋,“这是姐姐的地盘,忽悠不到我哦!”

    “去去去,我说的不是山里的狼,而是那些大叔...”吴德哼了一声,“色狼!”

    李玉玲一下子挽紧了吴德的手臂,咯咯的笑了起来,“你都是一只大色狼了,我害怕其他色狼做什么啊!”

    吴德哈哈大笑,与李玉玲手挽手走回吴月莲的家里。

    晚上吃饭的时候,灯烛多两了两盏。吴德有一口没一口的扒拉着嘴里的饭菜,瞧瞧打量眼前两个女人。虽然吴月莲没有李玉玲漂亮,但是两个人在某些气质上让吴德触摸到了共同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