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风流村官》

全文免费阅读:第四百八十一章铁树花?!

   tbc;一秒记住【乡村小说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吴德不理会两个被干晕倒的女人,自己吃了饭,顿时神清气爽,坐到椅子上想事情。差不多到了八点多,两个女人才幽然转醒。

    “月华姐,阿兰姐,你们两个快去吃饭吧,都凉了!”吴德撇撇嘴,指着饭桌上的几盘菜,“我自己随便炒了几道,你们尝尝怎么样!”

    两个女人已经穿好了衣服,坐在饭桌边。她们俩都是乡下女人,对吃喝不是很讲究,况且这夏天的饭菜,还有些微热,足以下肚了。

    阿兰倒是没什么,只不过吴月华却微微皱起了眉头,扭身对吴德说道,“二蛋,你没放花材么?”

    “什么花材?”吴德一愣。

    “就是放在灶上的那个花瓣粉末啊!”吴月华站起身,走到厨房将一个罐头玻璃瓶取了出来,放在饭桌上,“就是这个!只要放一点,味道就好多了,还很补身子呢!”

    “哗擦,这么神奇?!”吴德将小瓶子拿了起来,里面还有小半瓶花瓣的碎渣,凑到瓶口轻轻闻了闻,一股子凉意涌入心头,瞬间将那有些躁动的火焰给压了下去。

    顿时,吴德惊讶起来,“这是什么东西?!”

    “这个么?这就是我说的那个辅材,是小妹从夫家那儿带回来的。平时我们都舍不得用,只有来客人的时候才放一点点!”吴月华呵呵一笑,“小妹四年多没回来了,上次带了三瓶,这是最后一点了,如果你想要,我回头分一半给你。”

    吴德眼中异彩连连,暗暗称赞,“好东西,的确有些神奇啊!月华姐,这是什么花,怎么会这么好!”

    “哦,小妹说这是铁树花,是一种中药药材,也能食用呢...”

    哐当!!!!

    吴月华话音还未落,便只听一声大响,吴德手里的玻璃罐头砸在桌子上,若不是离她近的阿兰手疾眼快,说不定就要掉到地上砸碎了。

    “二蛋...你...”吴月华傻眼了,自从见到吴德,还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目瞪口呆的表情过。眼神中,诧异中带着惊喜,惊喜中带着兴奋,兴奋中还带着些许的疯狂。

    忽然,吴德一把子抓起吴月华的手,狂喜的叫道,“月华姐,你说这花叫什么?!”

    “啊?唉哟,二蛋,疼,疼啊!”吴月华的手被吴德死死的抠住,宛若铁轱辘似的,膈应的生疼。

    阿兰见吴德无动于衷,反而还越掐越用力,连忙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把他给打了个激灵,“二蛋,你是不是丢了魂了啊,月华姐手都给你掐紫了!”

    吴德这时候才回过神,低头看去,果真吴月华手腕一圈都已经有些淡淡的青紫色了。顿时脸色一红,连忙抚慰,“月华姐,我不对,我该打!”

    “二蛋,你是怎么了?”吴月华还不至于为这点事情跟吴德闹别扭,她看得清楚,吴德是真兴奋了,那种欣喜若狂的表现,就跟自己第一次跟他做那事的心情一模一样。

    吴德满脸的激动,将桌子上的玻璃罐头抱在怀里,好似宝贝一样,“月华姐,这是救命的东西!铁树花,铁树花,哈哈哈,居然在这个地方找到这些东西!太好了,太好了!月华姐,你说这东西是小婶子从靠山屯那边带来的?”

    “恩,是她带来的。至于哪里来的,我就不知道了。二蛋,这东西能救命?”吴月华连忙问道。

    吴德听了这话,立马就窜了起来,来来回回的在饭桌边走来走去,“小婶子,小婶子,她带来的啊!好好好,铁树花,铁树花!”

    “二蛋,你魔障了?不就是点中药么,怎么...”吴月华微微一愣,将上蹿下跳的吴德给摁回座位上。

    “哎呀,月华姐你不知道!这铁树花不是寻常的中药啊...我的爷爷,这地方怎么会有铁树花?!”吴德越想越激动,双手错个不停,身子不由自主的又立了起来,绕着桌子兜圈圈。

    两个女人无奈,只好自顾自的吃饭聊天,让吴德一个人魔障去。

    阿兰吃完饭,看吴德还在那边抓耳挠腮的激动,笑着跟吴月华打了招呼,先行离开了。吴月华送她出门,自己便到厕所接了水清洗身子。

    转眼就到了半夜,吴德还在床边愣愣的发呆,吴月华没好气的把他给推到客房里。结果第二天天还没亮,吴德就爬起来了,对着房门敲个不停。

    “月华姐,玉玲姐和小婶子她们什么时候回来啊!”

    “中午,中午!”吴月华慵懒的声音从里边传出来,“二蛋,你自己做饭吃,我困死了!”

    “哦!”

    过了半个小时,吴月华的房门又被吴德敲响。

    “月华姐,都六点了,她们什么时候回来啊!”

    “中午,说了是中午!”吴月华的声音开始有些起伏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房门在敲响过后,吴月华披头散发的从房间里出来,手里提溜着一根笤帚,“二蛋,你要是再吵我,我就把你赶出去!”

    吴德讪讪的挠着头,退到饭厅里。

    等人最是煎熬,吴德都不知道这一早晨是怎么过去的,坐在房间里,居然满身是汗。吴月华在外面水井边洗菜,又是好笑又是好气,这一早晨给吴德折腾死了,本来还想睡个懒觉的,却是没个着落。

    快到午饭时间,李玉玲她们终于回来了。吴德冲到了院子大门口,一把就将想要拥抱她的李玉玲给推开,凑到吴月莲面前,手里如获至宝般捧着那个玻璃罐头,手舞足蹈的大叫,“小婶子,这东西你是从哪里来的啊!”

    李玉玲抚着老妈子,气呼呼的踢了吴德一脚屁蹲,便往院子里走去。吴月莲被吴德堵在门口,满脸的古怪,“这...这不是铁树花么?二蛋,你问这东西干什么?”

    “哎呀,小婶子,你别问那么多了,你就说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吧!我需要这些东西,我真的非常需要!”吴德激动的说道。

    吴月莲咯咯一笑,“要就要吧,这也是别人送的,珍贵是蛮珍贵的,可也不至于这么宝贝!你要的话,我跟我大姐说一声,匀一半给你就是。”

    “我擦,我不要这些干货,我要的是新鲜的!小婶子,这些花瓣你是从哪里来的,快点告诉我吧!”吴德是真上火了,语气也重了起来。

    吴月莲吓了一跳,连退了两步。吴德刚想解释,后脑勺就被人从后边盖了下来,转身看去,只见李玉玲叉着腰怒视自己。

    “二蛋,你干什么呢!”

    “额,玉玲姐,这就是治我的病的主药材啊!”吴德捧着玻璃罐头,又跑到吴月莲身边,满脸的希冀,“小婶子,你快说吧,这到底是哪里来的啊,再不说我要急死了!”

    李玉玲也是一愣,立马跳了过来,“二蛋,你是说这东西能治你的病?”

    “是啊!”吴德苦哈哈着脸,连连点头。

    吴月莲恍然大悟,呵呵笑道,“二蛋,这东西是靠水屯子老主任送的。早几年,我男人还没去世,有一次救了落水的小娃子,那就是老主任的孩儿。他为了感激我男人,特意送了五罐这种铁树花。这是他们家的传家宝,据说蛮珍贵的呢!”

    吴德张了张嘴巴,“额,全部都是这种剁碎了的花瓣碎末?”

    “是啊!”吴月莲点点头。

    “我...我戳你娘啊...”吴德欲哭无泪,他要这些花瓣碎末有个鸟用,药方是要新鲜的铁树花瓣,然后配合铁君兰液一起制成。这些...这些都成了干货了,鬼晓得放了多少年!

    吴月莲诧异的看着吴德,又呵呵笑了起来,“二蛋,你要新鲜的啊!据说老主任的老家里有一颗铁树,是从几百年前就传下来的,这些花瓣都是从那颗铁树上采下来的。”

    哗擦,那你不早说!

    吴德又欣喜起来。

    “只可惜,前两年老主任的儿子得了病趋势了,没几天他也跟着走了,就埋在靠水屯子的北山头上...”吴月莲一句话,再度让吴德的脑袋一沉,差点晕倒过去。

    “不过没关系,老主任的媳妇现在接受他的工作,应该知道这祖传的宝贝吧!”吴月莲抿着嘴唇,不急不缓的说道。

    吴德现在差点给整的神经病,吴月莲玩的大心脏让他居然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小婶子...”吴德吞咽了一口唾沫,低声说道,“以后你千万不能给小孩子说故事,不然惹出祸来的。”

    “为什么?”吴月莲眨着眼睛看着吴德。

    吴德呵呵一笑,脚下虚浮,双手乏力,在这大夏天的热度下,后背乏起了一层凉飕飕的冷汗。

    “二蛋,老主任的媳妇是个很厉害的女人,年纪虽然不大,却很会算计。我听说啊,她经常胁迫村子里的那些小年轻跟她干乱七八糟的事儿!”吴月莲哼哼了一声,好似对那个妇女主任挺厌恶的。

    不过吴德倒是悬着的心完全放了下来,他妈的这女人既然是个烂货,那自己好怕个球啊,擎天柱这次终于是用到一件真正意义上的事情了!

    吴德暗暗揣着手,已经胸有成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