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风流村官》

全文免费阅读:第六百四十章习惯了就好

   tbc;一秒记住【乡村小说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玉芳心中疑惑,急忙来到张婷花身边,关心的问道:“婷花,你怎么了,该不会是身上来亲戚了吧。”嘴上说的无比关心,心里却暗笑,来了大姨妈才好,来了自己就可以独占吴德了,让她眼巴巴的在一边看着儿,大姨妈肯定会越的汹涌,提前两天走人也未可知。

    王玉芳算盘打的不错,奈何天不遂人愿,张婷花心里也有自己小九九,两人各自在心里拨拉着小算盘,就看谁能算计到谁了。

    闻言,张婷花佯装痛苦道:“嫂儿,我身上刚走,怎么可能再来呢!”

    王玉芳一听脸上顿时闪过一丝失望之色,怔怔的问道:“那是怎么回事儿,怎么突然之间就会肚子疼了呢?”

    张婷花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忽然之间就疼起来了,可能是肚脐被灌了凉风吧!”心中恨恨的想道,怎么会突然疼起来了,还不是因为被你舔了一下,还不是因为你要去跟我抢吴德。

    但是装肚子疼也只能暂装一时,不是长久之计呀,得想个稳妥的法子,彻底断了王玉芳的念头才是。

    “可能是起痧子了。找个地儿我帮你推两下。”王玉芳四下看了看,可这荒郊野地的哪儿去找合适的铺垫物,来让张婷花趴下啊。用她的衣服肯定不行,趴下去自己推那么两把,肯定脏的不成样子。

    眼看张婷花额头上冒出了冷汗,王玉芳也开始着急了,无奈之下开口说道:“要不这样,我扶你去炕上躺一会儿吧!”说着,就要伸手去搀扶张婷花。

    张婷花原本就是在装病,若是真被王玉芳扶回家的话,自己这般算计可就白瞎了,急忙抬头道:“嫂儿,我现在疼的都不能动,要不你帮我回家拿点儿药吧,吃完就没事儿了。”

    王玉芳犹豫了一下,往里屋伸出看了一眼,也没多想,点头答应道:“好,那你等着啊,我马上就帮你拿药。”

    “钥匙在我衣服里,你自己去拿吧。”张婷花暗自欣喜,上当了吧,等你走了,我就和吴德开始真刀真枪的来上一场,嘿嘿!

    “不用,我家有药,就不去你家拿了,等着啊,我很快就回来!”王玉芳撒开大脚丫子急忙向后院的屋子跑。

    张婷花奸计得逞,看王玉芳走的远了,急忙站起身,使劲的揉了揉自己的桃源溪径,啐了一口道:“这嫂儿真是的,居然一不嫌脏,张嘴就啃,吓的我一个激灵差点儿没尿她一嘴!”

    疾步回到吴德身边,见吴德正坐在床头上揪着玉米棒,脸上浮上一抹笑容,呵呵笑道:“二蛋,等急了吧?”

    吴德抬头看了她一眼,这娘们儿似乎做了什么开心的事情,明显比刚才要高兴的多了,想到她先前被自己干进嘴巴里的反应,嘿嘿一笑道:“婷花婶,你这会儿还觉得恶心不?”

    “去你的,我还没用嘴弄过呢,就是你叔都没有把那东西放进我嘴里过,你这臭小子居然趁婶不注意的时候,把婶嘴巴的第一次给夺了过去,你说你怎么赔偿我吧。”

    张婷花想到方才的情景,不觉又有些恶心,不过听到王玉芳说她经常做这事儿以后,心里多少也舒坦了一些,原来女人不仅下边那张嘴能用,吃饭的嘴巴照样可以做那种事情啊。

    张婷花不知道的是,不仅两个嘴巴可以,小菊照样可以,若是真论起来的话,这女人身上能做那种事情的地方,还真是数不胜数。

    两张嘴加菊、花,双手,胸前那俩白团子,即便是双脚也能练习熟练以后,让男人达到妙至巅峰的境界。

    吴德愁的挠了挠脑袋,起身道:“怎么补偿?我一没钱而没权的,就有一根家伙什儿,要不就用这个来补偿你的损失怎么样?”

    “哼,想占你叔的地方,还要看你有没有那本事儿了。”张婷花求之不得,但是脸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咯咯笑道,“要来赶紧来,我把你玉芳婶骗走了,这怎么的都得十几分钟,咱们赶紧的做,等她回来的时候,咱俩就完事儿了,省的她在一边偷看!”

    吴德原本以为张婷花被自己的家伙什儿赛进嘴巴以后,觉得恶心去漱口了,没想到这娘们还挺有心计的,漱口的当儿,就把王玉芳骗回了家,这娘们儿当真不能小瞧啊。

    “玉芳婶,你下边好像真的需要拿东西来堵一下了,你看看那水哦,流的跟小溪似的,再不找东西给你封堵一下的话,晚上你回去的时候,我叔伸手进去搅不出水来,你可就要遭殃了。”吴德低头看向张婷花掩藏在腿间的桃源溪径,嘿嘿坏笑道。

    张婷花一扬眉道:“我能遭什么殃,难不成你还敢把今个这事儿去跟你叔说说?”

    吴德马上摇头道:“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要是这么流下去的话,晚上流不出水来,我叔岂不是要干巴巴的弄进去了,不疼死你才怪!”

    “去你的,你以为都像你那么粗鲁啊,你叔可知道疼人了,每次都是小心翼翼的进去,就是没两下就完事儿了,弄的我不疼不痒的,我倒是希望他勇猛一点儿,哪怕是疼,我也能忍受的下来。”张婷花言语中带着说不出的无奈。

    “呵呵,放心,我叔做不到的事情交给我来办吧,肯定会让你满意。”吴德晃动一下家伙什儿,冲着张婷花就扑了过去。

    眼看吴德扑了过来,张婷花心里没来由的一跳,急忙闪身向一边躲了开去。

    吴德一扑落空,顿时挠着头看向一脸紧张的张婷花道:“婷花婶,你怎么了,不说了么,我叔做不到的事情,我来代替他完成,你躲开了,这事儿还怎么继续。”

    张婷花被吴德说的脸上一红,自己好歹也是过来人了,居然被一个毛孩子吓破了胆子,但是看到他下边那凶悍的家伙后,心里始终有一丝不安。

    按理说自己能现吴德这样的大家伙,应该主动迎上去才是,然而现在自己却心中莫名的忐忑不安,仿佛那不是一根家伙什儿,而是要夺人性命的凶器一般。

    看着吴德迟迟的开口道:“你那东西太大了,我有点儿怕。”

    话一出口,张婷花就开始后悔了,自己千方百计的把王玉芳骗走,不就是为了能够让吴德的强悍子单独的钻进自己桃源溪径么,现在王玉芳已经走了,自己独自面对吴德的时候,为什么会生出那样的感觉来呢?

    “婷花婶咱们要是再不开始的话,玉芳婶一会儿就该回来了,到时就就该看着咱俩做那事儿了啊!”吴德皱眉说道。

    张婷花用手在头上捶了几下,轻笑道:“好了,怪我,咱们现在就开始。”说着,缓缓向吴德走了过去。

    吴德伸开双臂把张婷花抱在了怀里,两个热乎乎的大白团子贴在自己的胸膛上,就好像两个气球似的,颤巍巍的极为有弹性,上边的两颗红樱桃慢慢的变成两粒花生米,硬硬被挤进了两个白团子里。

    “婷花婶,你下面毛茸茸的我叔进去的时候,会不会给你给你捎带着弄几根进去啊!”吴德探手在张婷花桃源溪径外的丛林中游走。

    “嗯...”张婷花嘤咛一声,缓缓的扭动着身子,低声道,“有时候会,都怪我下面太多了,弄的我自己也烦的要死,可是也不能都剃下去吧,女人要是没有那些毛的话,还是女人么,我听说有的女人下面就光秃秃的,叫什么白虎,专门的克夫命。”

    张婷花无心之言,却让吴德猛然想到了媚杨嫂,毛线的克夫命,顿时脸色一沉,语气也为之冰冷:“婷花婶,你听谁说的啊,要真像你说的那样的话,咱们村甚至咱们县城的男人,为啥下面那杆枪都不咋听使唤呢,这也应该归功于咱们这儿的女人太古风骚,所以才会出现女人要求强烈,男人应对不暇的局面是吧!”

    听出吴德话中带着不满,张婷花红着脸抬起头,白了他一眼道:“我不就是说说么,看你这么大的火。哎哟,你轻点儿拽,那是长在我身上的毛,不是草!”

    吴德嘿然笑道:“我还以为你不知道疼呢,刚想拽第二根,没想到你马上就来了反应。”抬手把指间捏着的一根毛在张婷花的面前晃了晃。

    张婷花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顺势握住吴德的家伙什儿,另一只手在前杆子上面一把抓过,吴德顿时哀嚎一声,放开张婷花捂着小腹蹲了下去。

    我靠!

    这娘们还真够歹毒的,自己只不过是揪下来她的一根而已,她却要想把自己家伙什儿上的全部给秏下来。

    “呀,二蛋,婶不是故意的,就是被你一气,才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你站起来给我看看,看受没受伤?”开玩笑,好不容易逮到这么机会,张婷花可不想就此放过急忙蹲下身子来查看吴德有没有受伤,

    张婷花这一蹲下来,双腿岔开,那桃源溪径可就毫无遮拦的呈现在了吴德面前,吴德扭头看去,一时间居然忘了疼痛,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张婷花那茂盛丛林下隐藏着的一道深谷。

    深谷中山泉潺潺,两扇肉呼呼的大门向两边大开着,一滴滴的水渍正悄然无声的往下滴着,峡谷中嫩红一片,谷口却是有几个小球紧紧的守护者洞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