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风流村官》

全文免费阅读:第七百一十八章疯了

   tbc;一秒记住【乡村小说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中午的时候,没人给吴德送饭,甚至到晚上,都没人来,看来外面的人是给严格限制住了。甚至连李镇长他们,都没收到消息。

    吴德心里也渐渐明白,到底是谁要弄死自己。这破地方,除了四个村子里的那些老祖宗,谁还能让堂堂一个公安局长亲自来下套子玩自己?

    这间小屋的潮气很重,感觉极不舒服,吴德不自觉地运起了徐家气功运行之后,顿时感觉舒坦了许多。

    “二蛋哥哥,在吗?是我,小惠儿!”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到了吴德的耳里。

    小惠儿?这么晚了她怎么会在这?吴德突然想到,此刻如果有人此刻来看到小惠儿,会不会以为自己又在勾搭小女生?

    隔着房门,吴德故作淡定,“小惠儿,这么晚了,你来这里干什么?”

    小惠儿的声音非常委屈,“二蛋哥哥,我听说你被抓起来了,都是我不好,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没来月经...”

    吴德试探着问道:“小惠儿,这段时间,你有没有没被人强行做过那种事儿?”除了第一次,吴德就再也没有和小惠儿做过了。可是那都是快半年前的事情了,当初还是夏天,眼下都到了年底。

    小惠儿的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低声说道:“二蛋哥哥,你说到哪去了,人家才没有被那个呢!对了,我从家里偷了点饭菜带给你!”说着,小惠儿把碗从窗户口递了进去。

    吴德没有客气,接过饭碗,兀自吃了起来。

    小惠儿笑道,“二蛋哥哥,你是清白的,你不会有事的!等我们长大了,你得娶我哦!”

    吴德暗自感叹,小惠儿这个孩子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人心险恶,这摆明是有人算计自己,即使自己是清白的,结局已经注定,吴德没有多说,只是劝小惠儿早点回家休息。

    小惠儿娇声摇摇头,“二蛋哥哥,人家不想回去嘛,想听你讲故事,今天一天没看到你,都好想你!”

    真是个孩子,都这个时候了,还要听故事,吴德暗自苦笑,摊上这样的小女孩子喜欢自己,真是受罪。只不过,此刻小惠儿撒娇,如果自己不讲故事,小惠儿肯定不会离去。

    “小惠儿,你想听什么样的故事啊?”

    小惠儿歪着脑袋想了,“二蛋哥哥,你知道的,人家最喜欢听爱情故事,你讲一个!”

    平时吴德送小惠儿上学,在路上给她说了很多故事。这猛不丁的让吴德讲爱情故事,他还真不知道讲哪个好。

    小惠儿见吴德迟迟不说话,有些失落,“二蛋哥哥,你不讲就算了,你快吃饭吧,要不然饭菜就凉了。”

    吴德打了个哈哈儿,“小惠儿,那我讲个梁祝的故事,怎么样?”

    小惠儿大喜,笑着说道:“二蛋哥哥,你真好!”

    吴德一边给小惠儿讲故事,一边吃着饭。黑夜中,两个人,终于,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尘埃落定。小惠儿听得如此如醉,她没想到同一个故事,不同的人讲述,竟会有如此大的差别,在吴德的口中,小惠儿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了爱情的海枯石烂,至死不渝。

    小惠儿擦着眼泪,小声说道:“二蛋哥哥,梁山伯和祝英台好凄惨,最后只能变成蝴蝶相守!”

    吴德低叹一声,“小惠儿,变成蝴蝶也好啊,至少他们能够厮守,飞舞间,他们能看庭前花开花落,等你长大了,你就会明白,和相爱的人在一起,哪怕只是看日出日落,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小惠儿连连点头,“二蛋哥哥,我知道啦,呵呵,我以后长大了嫁给你,咱们一起看日出。”

    吴德彻底无语,本来想教导小惠儿一番,没想到这小妮子想歪了。

    “小惠儿,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回去吧...”吴德把碗递给了小惠儿。

    小惠儿笑着点点头,“二蛋哥哥,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以后嫁给你,我会更好的照顾你,我要走了,临走之前,你能亲亲我吗?”

    啊?吴德没想到小惠儿会提出这么个要求。

    “小惠儿,门被锁了,亲也亲不到的...”

    小惠儿恩了一声,“二蛋哥哥,那你记得明天出去的时候,要亲我哈!”说完,不知为什么,小惠儿的眼角滑落一滴泪珠,转身便跑远了。

    第二天早晨十点多钟,李氏祠堂大厅,聚集了几百四村镇村民,他们表情异常愤怒,当吴德被带出来的时候,有不少妇女直接往吴德身上扔鸡蛋,更有不少村民叫嚣,打死吴德。

    吴德感觉出气氛异常凝重,一股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难道出了大事?

    陈大白看了吴德,眼神中隐藏着得意。

    “乡亲们,事已至此,大家说是把吴德带到公安局,还是在李氏祠堂直接处死他?!”

    “宰掉他,杀了他!”骂声,愤怒声连成一片。

    吴德顿时大惊,怒声吼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娘的有没有人敢说到底怎么了?!”

    吴德的手被绑着,即使吴德此刻想要反抗,面对如此多的村民,也是徒劳。吴德只想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只不过,没有人回答他。

    “吴德,你好好听着!”陈大白也是报以怒喝,转头对泣不成声的贾莉莉说道:“小惠儿她娘,你把事情说一遍吧!”

    贾莉莉抬起头,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吴德,似乎想要用眼神直接把吴德杀死。一个妇人的眼神,让吴德感到阵阵寒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贾莉莉如此愤怒,难道是小惠儿出事了,吴德越想越觉得可能。

    贾莉莉颤抖着说道:“大家都知道,吴德他糟蹋了我家小惠儿,原本准备惩罚他一番就算了,毕竟大家都是一个村的,可是...”贾莉莉哽咽,眼泪不住外流,浑身颤抖。

    陈大白接着说道:“可是今天早晨,她家小惠儿突然死了!”

    吴德如遭霹雳,脸色惨白,脑袋更是轰鸣一片。

    在短暂的愣神之后,吴德深吸了几口气,沉声问道,“小惠儿是怎么死的...”

    贾莉莉沙哑着说道:“怎么死的,是被你害死的,你我要杀了你!”贾莉莉拿出了随身准备的菜刀,朝吴德扑了过来。

    陈大白拦住贾莉莉,说道:“小惠儿她娘,你不要冲动,作为现在四村镇的诸事代理人,我保证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经过陈大白一番安抚,贾莉莉又站了回去。

    吴德站在祠堂大厅中央,感受着无数愤怒的眼神,心里并没有惧怕,只是无尽的伤心和愤怒。

    小惠儿的突然死亡让他措手不及,小惠儿只有十四岁,她还是个孩子...那些人只是为了扳倒自己,就带着小惠儿的性命不顾...他娘的,他娘的!

    “吼!!!”

    吴德忽然的仰天怒吼一声,双臂猛地发力,手指粗细的麻绳居然被他连番挣断三根。

    “我戳你娘个憋,陈大白,黄游水...老子要废了你们!”

    吴德一双眼睛红得就跟沾了血似的,他一步一步朝陈大白走去。一旁的许多村民,挥舞着扁担、锄头就朝他冲来。

    “你们让开,我不想伤害你们,你们不要拦我!”

    愤怒地乡亲们,哪里肯听吴德的话,他们只想把吴德撕成碎片,三五成群地朝吴德包围过来,有几个手里拿着柴刀的,直接朝吴德挥了过来。

    骑虎难下,坚决反抗,吴德步伐很快,拳出如风。不多时,便有四五个村民被他打到在地,并且吴德手里也夺来两柄柴刀,一身煞气。

    村子里的人都知道吴德是个不好对付的角色,本来以为以多欺寡,谁晓得居然反被吴德打开一条道。

    “我不想伤人,你们都给我让开!”吴德沉声喝道。

    陈大白皱着眉头,他没想到吴德会有这么好的身手,更加想除掉吴德,陈大白大声喊道:“乡亲们,吴德糟蹋了女孩,还想逃跑,绝不能让他跑了,给我往死里打!”

    吴德心头再度一狠,这陈大白不能留!老子这是冲他去的,怎么成了逃跑了?他是铁了心要我的小命...

    “妈的,吴德不要脸,糟蹋了人家,不认错,还想跑?!”

    “是啊,还敢反抗,你看,他把张大傻的头打出血了,戳!”

    “骂那个比的,打死这个狗干的!”“打死这个不要脸的!”

    前仆后继,越来越多的村民围了过去,此刻他们愤怒出手,毫不留情,吴德也没有办法,全力反抗,又有十几个村名被吴德打趴下。

    看着满手鲜血,吴德心里很不是滋味。虽然处处留手,可终究还是伤了不少人。今天恐怕乡亲们的血会把自己染红。

    吴德清醒了不少,即使冲出去,又怎么样,自己肯定会后悔一辈子,好的身手不是用来和乡亲们殴打,而是要给他们造福。

    吴德突然停止了反抗,任由无数拳脚砸到他的身上。有着徐家气功护体,虽然被爆打了一顿,吴德还未昏迷。

    再度被钳制住,陈大白大摇大摆的来到吴德身前,扯了扯捆缚在他身上的绳子,大声对周围的村民说道:“我提议直接处死吴德,出了事,我陈大白一个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