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风流村官》

全文免费阅读:第七百一十九章真相

   tbc;一秒记住【乡村小说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有了陈大白这一声吼,贾莉莉在一旁就跟发疯了似的,“让我杀了吴德,后果我来承担!”

    忽然,从人堆里走出一个**十多岁的老者,他眯着眼睛看向吴德,“让陈氏祠堂处死吴德,出了事,我陈氏祠堂的人一力承担!”

    “我们四村镇的村民,没有怕死的,我们一起承担!”

    “对,我们一起承担,杀了这个畜生!”

    吴德心中苦涩,同仇敌忾,只为杀我吴德?

    绝望中,吴德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她正满脸焦急地跑过来。“不准杀我男人,要杀就先杀我!”

    李玉玲跑到吴德身边,替吴德擦拭着伤口,满眼关心。李玉玲昨天就知道吴德被抓。为什么今天才来,当然是在想办法救人。

    昨天吴小惠儿看到吴德被抓,慌忙跑到李玉玲家里告诉李玉玲,李玉玲知道吴德肯定是被冤枉了,她也知道陈大白...黄游水与吴德不和,这件事,他们章,至二够于死地。

    吴德不希望李玉玲受到伤害,连忙站了起来,大声说道:“陈大白,你们想处死我,我认了,不过我有一个请求。”

    李玉玲焦急地说道:“二蛋,不要啊!”

    陈大白眼珠一转,不冷不热地问道:“你有什么请求?”

    陈大白料想吴德也耍不出花样,所以才询问吴德有什么请求。李玉玲满眼关心地看着吴德,这时候从四个牙村赶来了许多人,媚杨嫂、徐寡妇、张芸、罗琴娟等人赫然在列。

    只不过,她们很清楚吴德是为什么被抓住,所以即使她们与吴德关系密切,也不敢声张,就怕自己与吴德的事情被暴露,再为他增添罪责。

    当听到吴德认死的时候,媚杨嫂差点一下子没站住。还好徐寡妇在一旁抚着,不然怕是要昏死过去。

    “媚杨嫂,这时候千万不能露出什么马脚。二蛋他不会死的!”徐寡妇在媚杨嫂耳畔轻轻说道。

    在上一次吴德被抓紧警察局的时候,这些女人就打过照面了。虽然嘴巴上没说,可是心里都很清楚,但凡到场的,都是与吴德有过关系。

    只不过张芸等人都是寡妇,所以无法与吴德揭开事儿,只能瞒着。这表面上,吴德还是李玉玲一个老婆。其实私下里,几个女人都已经达成协议了。

    而这些女人,真正贴心在吴德身上的,也就媚杨嫂,张芸和徐寡妇,那罗琴娟、虎头嫂儿,不过是露水夫妻,当不得真。

    就好比贾莉莉,在女儿去世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的想要吴德的命一般。

    媚杨嫂听到徐寡妇的话,便强自忍住泪水,打起精神看向吴德。她也做好了赴死的准备,若是吴德真的会在今天死去,那么她绝对不偷生!

    听到吴德有请求,四村镇的村民们竖起耳朵。他们想知道吴德临死之前会有什么花样,不少村民开始纷纷猜测,吴德肯定是请求他们照顾他的老婆,在他们眼里,吴德这次是死有余辜,在劫难逃。

    吴德走到贾莉莉面前,沉声说道:“贾姨,我知道你很难过,希望你告诉我,小惠儿到底是怎么死的,昨晚还是好好的,为什么突然就...”

    贾莉莉异常气愤,吐着仇恨的热气,“吴德,你还好意思提昨天晚上,昨晚小惠儿到你这里来了吧,哼,我女儿真是丢脸!”

    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晚上小惠儿从祠堂回家的时候,正好被她母亲撞个正着,在她母亲的逼问下,小惠儿承认是给吴德送饭,贾莉莉甚是气愤,不住地骂小惠儿,被人糟蹋了,还去给人送饭,给禽兽送饭贾莉莉辱骂的很难听。在小惠儿心里,吴德是最好的,不容任何人诋毁接着,小惠儿就开始还击,母女两人越吵越凶。最后,贾莉莉告诉小惠儿,无论如何这次也不会饶了吴德。

    情急之下,小惠儿哀求母亲,并一再声明,自己没有被吴德糟蹋,而且还说出了自己喜欢吴德,让母亲饶了吴德,听到小惠儿的话,贾莉莉更加气愤,后果可想而知,不但大打出手,而且羞辱了小惠儿一番。

    晚上,小惠儿睡到床上,觉得自己连累了吴德。虽然小惠儿只是个孩子,但她知道自己已经不是完璧之身了,说自己没怀孕,吴德是无辜的,怕也不会有人相信。

    无奈中,绝望下,小惠儿选择了死亡,她想用自己的死来解救吴德,只是她没想到,她把吴德推到了更大的漩涡中。

    听完贾莉莉的一番叙述,吴德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小惠儿这孩子太傻了,怎么能这么偏激,吴德看着满脸愤怒地贾莉莉,叹了一口气,“贾姨,我最后的请求就是还你家小惠儿清白!”

    还小惠儿清白?一时间,村民们满脸疑惑,什么叫还小惠儿清白。

    吴德继续说道:“小惠儿没有怀孕,我也相信小惠儿不是随便的女孩,现在她已经死了,我希望她干干净净地离去,我不想在她离去之后,还遭到鄙视!”

    吴德的要求并不过分,而且几乎四个牙村的人都在场,陈大白也不好拒绝,劝说了贾莉莉一番,准备到到大龙头镇上去请法医验尸。

    其实贾莉莉并不同意验尸,女儿已经离去,她不想小惠儿受到打扰,但经不住多方劝说,终于同意。

    下午三点多钟,法医鉴定结果出来了。小惠儿是自缢而死,虽然不是完璧之身,不过却几个月没有发生那种关系,也就更不存在未婚怀孕的问题。

    村民哗然,纷纷不相信这个结果。法医耐心地解释了一番,原来是小惠儿女儿身有问题,出现了堵经现象,医学上,有相关的解释,只是四村镇的村民不知道这些而已。

    听完法医的解释之后,贾莉莉颓然倒地,呢喃地说道:“是我害死女儿,我应该相信她,是我害死她的!”

    至此,村名终于明白并不是吴德糟蹋小惠儿,想来又是遭到了小人的陷害,那些打过吴德的村民,纷纷低头不语。

    吴德来到小惠儿的尸体前,看着小惠儿可爱的小脸,那长长的头发,还有额头的淤青,颈子处的勒痕,吴德视线朦胧。

    “二蛋哥哥,我们长大,我就可以嫁给你了...”

    “二蛋哥哥,你亲亲我,好吗?”

    熟悉的声音,天真的言语,随风而去。凉风,夕阳,寒鸦声数点,看着小惠儿冰冷的小尸体,众人潸然泪下。

    吴德颤抖着手,从小惠儿荷包里拿出一封信。贾莉莉暗道自己粗心,连女儿的遗言都没注意到。

    看天真的字迹,吴德哽咽,大脑一片空白。

    小惠儿的信中写道:妈妈,我没有怀孕...二蛋哥哥他是无辜的,为了证明二蛋哥哥的清白,我选择了死亡,对不起。

    妈妈,请不要伤心,因为女儿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真爱,我只是付出一下而已。

    妈妈,以后您要好好照顾自己,女儿不孝,愿来世再做你的女儿!

    信中最后的一些话是写给吴德的:二蛋哥哥,我知道自己无理取闹,你都已经有玉玲姐姐了,我还缠着你娶我。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你,虽然我很小,我不懂什么是爱,但是我觉得这就是真爱,我的牺牲如果换来你的自由,我愿意!

    你不是说过吗,为自己喜欢的人付出,那是一种幸福!二蛋哥哥,如果有下辈子,我能做你的老婆吗?二蛋哥哥,我爱你,好想你亲亲我...”

    吴德再也没有犹豫,朝冰冷的唇吻了过去。

    在场数百人,一片静悄悄的,只有贾莉莉那呜咽一般的抽泣。

    “小惠儿,其实这辈子...你也可以做我的老婆!”吴德低声喃喃了一句,心里满是后悔和愧疚,“傻丫头,你没必要用这种方式来结束...陈大白和黄游水玩不死我,真的,就凭他们,玩不死我!”

    “二蛋...”李玉玲流着泪水来到吴德身边,将手轻轻的隔在他的肩头。

    吴德站起身来,抓着李玉玲的手,缓缓朝人堆里走去。

    “吴德,你去哪里?!”就在这时候,黄游水忽然从人堆里跳了出来,指着吴德大骂道,“这事儿虽然不是你干的,可是和你脱不开关系!你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逃你个大爷!”话音还没落下,只见廖佳轩、张泽和李慕从人对外挤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录音器,来到吴德身边,怒声对黄游水喝道:“黄游水,你伙同陈大白狼狈为奸,四处放谣言污蔑二蛋。我们手里的就是证据,你...你才活罪难逃!”

    黄游水脸色骤变。这录音笔他太眼熟了,原来被吴德拿捏住手柄,就是这录音笔里有猫腻。他已经地毯式的搜索,搞掉了六支,谁晓得居然还有一支藏在他不知道的地方!

    “你们三个,干什么?!”黄游水和陈大白对视一眼,一人一边要堵住廖佳轩等人,想从他们手里夺来那支录音笔。

    “嘭”的一声,黄游水和陈大白捂着肚子倒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他们的脸宛若猪肝似的,看上去十分痛苦。

    只见吴德拍了拍脚背上的灰尘,冷声喝道,“先听完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