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教师之恋》

全文免费阅读:三巧燕“飞走了”[2]

   的蒿草,黄豆地已经见不到黄豆苗,全被茂盛高大的黄蒿和水稗草淹没了。被蒿草欺负发黄的玉米棒儿,虽然蹿出红缨,但小得可怜。路边田垅上偶尔长出几株向日葵,也象营养不良的小姑娘,没精打彩的向行人发出难堪的微笑。田野里死一般的寂静,空气里弥漫着浑热的水蒸气和庄稼及野草散发出的香气。偶尔有土拔鼠和大眼贼儿从一侧地洞里钻出来,迅速地向另一侧跑去。路过一大片向日葵地时,我看看表,时间还早,我说:”咱们休息一会再走!”我们走进一处荒草丛生的三角荒地,我把上衣脱下来,铺在荒草上,我坐在上面,巧燕坐在我的怀里,她勾住我的勃子,我低下头,亲吻她那鲜红的嘴唇,花一样的脸庞。我们互相热吻着……我激情勃起,我尽情的抚摸她,她也性情大发,我去解她的裤带,她攥住我的手,说:“杨老师,我是真心爱你的,但是话又说回来,第一你不能和你爱人离婚,第二,我又不能破坏你的家庭,我们只能以兄妹相处,你说呢,杨哥!”我一听“杨哥”俩字,浑身立刻热血沸腾,但是,理智的闸门立刻闸住了汹涌澎湃的感情潮水,我没有解开她的裤带。我说:“那以后我叫你燕妹了!”“是的,杨哥!”巧燕搂紧了我的脖子。“燕妹!”“杨哥!”“燕妹!”“杨哥!”

    良时美景我的诗性油然而生:

    红日黄花醉情侣;

    香唇甜吻美人心。

    “杨哥又诗兴大发了!”

    “美景良时,美人香体,难道没有激情吗!”

    我们抱得更紧了,两只嘴在一起热烈地狂吻着……。

    天是格外的兰,日头是格外的亮。远处草棵重鹌鹑在求偶,“咕”“咕”的呼唤,土拨鼠在远处洞穴旁土堆上站立拜太阳,野花荒草的香气一阵阵袭来,我的心感到格外的舒畅。

    “杨老师,我告诉你,你可别外传啊——这次来招生的是我大姐夫,指名要的,要不能轮到我头上吗!”

    “我怎么没听说你大姐在卫校工作呐!”我说。

    “你不知道的事多着呢!”巧燕笑了。

    “你要上卫校的消息我早就听说啦!”我说。

    “你听谁说的?”巧燕问。

    “灵芝,大前天告诉我的!”我说。

    呆半天巧燕说:“灵芝哪样都好,就是长的丑点!你说呢?”

    我知道她要我回答什么就随声附和:“是是是!丑八怪,一辈子找不出去!”

    “那也未见,有剩男没剩女!”巧燕说。

    “有爱驴的,有爱马的,有爱‘啄叨木’的,有爱‘胡巴拉’的,你说对不?”我说:“对对对,你说的百分之二百正确!”

    “别老是是是对对对的!”巧燕嗔怪我,“都快成傻子啦!”

    我逗趣地说:‘我傻、我呆、我痴、我苶!”

    “没人问你奸傻!”巧燕说,“以后星期天或上哈市办事儿常到我家串门!”

    我说:“那是一定!”

    看看表,时间要到了。我们起身,又上路了。

    “杨哥,我会想您的!”

    “巧燕,我也会想你的!”

    “好在地方不远,想我就去看我!”

    “我会的,你也常回来看看!”

    “我会的!”

    不一会到了车站。

    我去给她买了票。又帮她托运了行李,临上车,她又问我:“我家住哪儿你不都知道吗?”

    “知道!”我又重复了一遍她家住的街委门牌号码。

    车开了,她站车门口大声告别:“杨哥,再见!以后常去巧燕!”

    我也招手致意:“后会有期!”

    车走了,人没了。但巧燕的美丽的倩影总萦绕在我的眼前。我的心中有一种失落感,失落什么呢?我具体又说不出,我暗暗诅咒上帝,你为什么要给人装上情感这个东西——特别是男人对女人,女人对男人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