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教师之恋》

全文免费阅读:六钥匙,少女的心

   九月十八日晌午。我在厨房吃完饭回到教员室,灵芝正和樊小玲吃饭。灵芝看我进来,说:“吃呵!”

    我说:“啥好嚼咕?”

    “一小般吧!”灵芝说:“还有这么些呢!”

    我走进一看是大米饭还有炒菜。灵芝递过勺子,我接过吃了两口饭,又吃了一条腊肉,说:“还是大侄女饭香!”

    “谁是你大侄女,不知可耻!”灵芝说。

    “大侄女!大侄女!我说:”你管我们家里的叫大婶,我叫你大侄女怎么不行呢!”

    “败类!”灵芝用小勺舀了一勺子饭向我脸上扬过来。我闪身躲过了。这时,小玲上外面去了。灵芝吃完坐到自己椅子上去了。她拉开抽屉问我:“哎,你不愿吃梨吗?”

    “哪有?”我会意地站起来。

    “这儿!”灵芝用眼睛火辣辣地瞅我。我走进她,抽屉里哪有什么梨啊。

    我说:“梨哪,我真想尝个够儿!”

    “馋猫,啥都想尝,不怕扎嘴!”

    “越带刺儿的梨越甜!”

    “我这没梨,愿意尝一边尝去!”

    “没梨我就尝你!”

    我捧起她的脸,嘴对嘴,腮对腮狠狠亲了几嘴。

    “来人啦!”她推开我。

    我到门外看了看没人,回来又亲她一会儿,又在她隆起的软乎乎的乳房上抚摸几下,一边亲嘴,一边抚摸。一边说:“这要老亲吗?”我刚放开她,小玲就开门进来了,好险!

    下午,我、灵芝和沈小妹三个班学生勤工俭学撸的车前籽儿,让我用自行车驮着去供销社卖,刚拐过学校大墙角,一个袋子被车幅条划破了。我让学生回去找灵芝拿线来给缝补。灵芝来了,认好针线,让我扯袋子破的地方,她缝,两个人的手又碰到了一起。我清楚地感到她白嫩的小手由于感情过分激动而瑟瑟抖着。同时我也听到她急促地呼吸声,心都好像颤抖着。我小声问:“没结婚就害怕啦!”

    她斜了我一眼,脸蛋上浮出一丝红晕:“谁跟你结婚,不要脸!”

    “你不和我结婚和谁结婚?”我就势抓她的手,她把针一歪,正扎在我手指肚上,我“哎哟”一声缩回手。

    “活该,谁让你老不老实!”灵芝斜眼瞅我。

    “这么不好吗!”我问她。“要不让咱动,咱今后离你远远的还不行吗!”

    “你呀!真叫人没办法,癞皮狗!”

    “你要再说一声我癞皮,我永不会再理你!”

    我站起来要走,她拉住我衣襟:“不癞皮,是条爱人狗还不行吗!”

    “这还凑乎!”我笑了。我又想摸她手,她缝完了站起来,缠好线扎好针,转头回学校去了。

    “哎!别忙走啊,帮我推出屯子,道不好走!”

    “你是真有招儿啊,我鬼不过你!”

    灵芝在前面推,我在后面推,实际上一个人推的飞跑,我就是让她多和我在一块呆一会儿。她是我心中的太阳,是我工作的动力。到了屯头灵芝要回去。我说:“咱俩一块去吧!”

    灵芝说:“校长没让啊!让我就跟你去!”

    “那你回去问问,我等你!”我说。

    “你一刻也离不开了呢!”

    “一日不见如三秋也!你快回请示,我等着!”

    “你等着,千万别走啊!”灵芝狡黠地一笑走了。

    我知道她不能来就一个人推上车子走了。

    隔一天,我打开灵芝的抽屉,想找张写信纸,发现她的两把钥匙都和锁头联在一起。我想拿下她的一把钥匙,这时,她进来了。我忙放下钥匙,她发现了。问:“是不你动我抽匣了?”

    “我想把你钥匙偷下来一个,不想让你看见了!”

    “巴格达窃贼,什么都想偷!”灵芝冲我莞尔一笑。

    我掏出新买的钥匙儿,冲她一笑说:“看,我又新买个钥匙挂儿!”灵芝说:“我看看!”

    我扔给她,她把她的钥匙解下来一个。挂到我的钥匙挂儿上,然后扔给我:“什么好玩艺!还当宝贝呢!”

    我接过一看,那钥匙上刻有“友谊”字样,我大喜过望,这哪是钥匙,这是少女一颗燃烧着火热的情心!我顿时像吃下几十桶蜜糖!天也高了,地也阔了,太阳也照往天亮啦!我想上去吻她,但老师下课陆续回来啦。

    第二天我写了一首《钥匙赞》小诗,用她给我的钥匙,打开她抽匣,放在她的笔记本里。诗是这样写的:

    钥匙虽小,但它是“入门”的向导,

    它能找开锁头,它能打开人的心窍,

    它能使草儿发绿,它能使花儿开苞,

    钥匙插进锁孔,合二而一,

    它多么像比翼双飞的鸳鸯鸟。

    下午,灵芝借我的《毛选四卷》学习,那是老版用繁体字竖排的。繁体字多,有的她真不认识,有的她假装不认识。她先问了我几个不认识的繁体字,然后,她特意指两个字来问我。我一看是两个繁体字“响”“导”,我明白了,醉翁之意不在酒,这是示意我,我写的那首诗,她心领神会了。我也会意的一语双关地说:“这是‘响导’二字。什么是“响导”,你懂吗?”

    灵芝说:“咱没你那么大学问,不知道响导是什么玩艺。”

    “响导就是指路的!”我说,“什么事都得有人领路,你懂吗?没有领路的就达不到目的,你懂吗?”

    灵芝斜眼瞪我一下说:“就你懂,别人都不懂!”

    我一语双关地说:“懂就好办事!”

    十月三日午休。我和灵芝在教员室吃完饭。小玲上外面去了。我想拿书本上课去,灵芝说:“干嘛这么积极?”说着拉开抽屉,说:“抽匣里东西你放的吧?”

    我笑着说:“不是啊!”

    原来昨天她去公社学习,我把新买的鸳鸯手绢和三斤地方粮票放进她的桌子,第一次品尝钥匙甜头。

    “装什么!就你有钥匙!”灵芝从抽匣拿出一支金光闪闪的“英雄”金笔,递过来,“礼尚往来,别一面饭桶!”

    一股热流流遍我的全身,我接过金笔后又捧起她的脸,狠狠地亲她的嘴。她也回亲我,我第一次感到她在亲吻上主动配合——她也尝到了异性爱的甜头。

    下午,都集中在值宿小屋里闲谈,小玲拿了学生写的批判稿求我帮助改改。我正和小玲趴在靠窗台的小桌子看稿,灵芝怒气冲冲地进来,说:“披着人皮的狼!”

    我起先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她生的是哪股邪气,后来我才回过味来,她准是冲我来的,看我帮小玲改稿了,醋意大发,我没理她,假装没听见,继续帮她改稿,等要批完了,灵芝答讪着说:“杨老师,我有篇稿子,你也给我批批!”看她深情多疑的目光,恳求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

    我答应了:“拿来吧,你不嫌乎就行!”

    “在办公室,呆会儿给你!”灵芝一边说一边用纳情目光看我,我明白了。说:“走,那就上办公室批去!”

    到了教员室,灵芝拉开抽匣把一个黑皮学生笔记本拿给我。我知道她的用意,不是什么批作文,而是送情书。我迅速翻着,急欲想看到那神秘而甜蜜的少女的心声。头几页除了学生的名字就是什么演出的节目表,可一下子翻到正文,刚要看,沈小妹、樊小玲先后蹿进来,一齐把我围上,一边伸脖探脑地看,两个人一抬一夯地用双关语说:“什么好文章,我们也欣赏欣赏!”

    “一定是好文章!我们学习学习!”灵芝的脸刷的白了。

    我立刻把前几页翻过来遮住正文,仍旧镇静地看着。灵芝慌了,走过来,一把夺过笔记本:“我不用你批了!”

    看着她那惊慌的神态,我心中暗自发笑,下午上完课,老师们和学生都上教员室后面大粪堆上倒粪去了,教员室内一个人没有,我以烤火为借口蹿回屋,用灵芝给我的“响导”“友谊”钥匙又一次打开灵芝的“心”。笔记本找到了,但信没了。我又拉开中间拉匣,在另一个笔记本里找到了那封“要批”的情书。不知她什么时候换的,真鬼!我翻开信,只见上面写道:

    真是人老奸,马老滑。我真佩服你,软硬兼施真有一套手法!你这个人就是疑心太大。几年来相处应当了解人。难道你忘了五月一日,七月一日、九月十八日、十月三日的事情吗?我对你是尊重的,你对我在生活上工作上的帮助也是很大的。我是感谢你的。由于你的帮助和关怀,常常引起我感情上的激动,但我时时抑制这种感情,我不愿插足别人家庭,充当第三者。杨老师,你在各方面才能确实使我敬佩,沈国民、刘立夫、刘光辉有什么特长啊!请你不要疑心。你这样多疑不相信我,我父亲九泉之下都不会答应的。请你还是不要疑心,相信我吧!希望咱们正常相处。第三天我给她回信安慰她,信是这样写的:亲爱的芝,我的小宝贝!你是心中的太阳。您是我前进的动力。您是我朝思夜想的小美人。我将永远和你在一起。我将永远感谢您!如果说我家中肉体上的爱人在我危难中,冲破种种阻力委身于我,把她的青春和爱情毫无保留地奉献给我。使我有了生的希望和活的勇气。使我在万念俱灰的死亡边缘中走出来,那么现在,您又是我精神上的爱人,您给予我奋斗前进的巨大力量,我一想到您,心里就像有一股暖气在吹,我一想到您,浑身就充满青春的力量。您把您少女最宝贵的第一次爱情和您那纯洁善良的心毫无保留地奉送给我,我是永世千秋铭记在心!我将永远地爱你!只要你永远爱我的话!“为了通信方便,免得再发生危险,我把我的钥匙也给您一把,一并在您的抽屉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