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教师之恋》

全文免费阅读:十一血迷心窍,要求幽会

   灵芝性格活泼不拘小节,不少老师都愿接近她。女的我不介意,男的一接近她我就吃醋——条件反射:爱情排它!沈国民呆头傻脑,长一对牛眼睛,看起人来都吓人。偏偏他愿接近白灵芝,这引起我和灵芝的不少次冲突。一天,我进教员室,正看沈国民和灵芝又说又笑,沈国民用牛一般的眼睛盯盯地看着灵芝,灵芝也嘻嘻笑着。又一天灵芝在小屋坐炕沿上织毛衣,沈国民也搬了椅子挨灵芝炕沿坐下。没话逗话和灵芝闹。我立刻醋意大发,决定按既定方针办;管不了别人还管不了自己,不理她到头吧,从这以后,她在屋里我到屋外,她脸朝东,我脸朝西。她围炉子主动和我搭话,我立刻远离炉子。一天写学习心得,我向小妹借《黑龙江教育》十二期,灵芝急忙说:“我有!”说着从书包里拿出来递给我。我拧着鼻子接过来,我坐在靠《学习园地》跟前桌子上写材料,她和小玲往《学习园地》上贴学习心得。怕碰了我,小玲把稿子往一边挪了挪。她又显踺儿地把我的椅子轻轻挪到那边。我始终不理她。谁好你找谁去吧!一会儿校头庞大胡子进来给我个任务:“老杨,明天公社开批判会,咱校指定一名发言的,准备让你去。正好你还能写!”

    我说:“还是另请高明吧!别人竟批判我了,我去批判别人!”

    庞大胡子一听这话,打个哏儿,说:‘那也好,你写吧,让别人念!”

    我说:“那行!”

    庞大胡子让刘光辉,刘光辉不干。

    后来小妹说:“让白老师吧!”

    灵芝说:“别秃老婆上轿了,谁愿发言谁发去!”

    小玲说:“我同意,杨老师能写,白老师能念,正好一……”

    “对”字没出嘴,灵芝已经上来用手拧小玲的嘴了:“你这乱嘴叉子的!”

    刘光辉、小妹异口同声让灵芝发言。

    灵芝说:“发就发!”

    下班前我把稿子写完,交给庞大胡子。大胡子说:“你拿给玉芝看看!她看明白就行!”

    我没办法,把稿子举起来,“灵芝,你看看吧!”

    灵芝一溜风来到我跟前拉把椅子紧挨我坐下,接过稿子看。“这字写得太……”

    灵芝又想直言“了草”。但一想我正在气头上,不能火上浇油。就婉转地说:“龙飞凤舞,行云流水,咱文化低。欣赏不了——这个字念啥?还得请教大手笔!”

    我知道她的小心眼,又好气又好笑,只好告诉她。接着她问这个问那个没完没了。渐渐我对她的恨消了,爱又上来了。灵芝看我高兴了,借问字机会又用手碰我的手,我也借机下面用脚狠狠去踩她的脚了,脚踩疼了,她用腿碰我不让我狠踩,上面又拿眼睛瞪我。小声说:“坏!”

    老师们都走了,小玲也要走,庞大胡子怕我和灵芝出事,就说:“这么的吧,老杨你拿回去再抄一遍,明天早上让灵芝去你家取!”

    灵芝把稿子给我,说:“好好写写,耐心点!”

    我和灵芝、小玲一同走出校门。

    第二天灵芝很早就和小玲来到我家。我爱人在外屋做饭。我和灵芝并肩坐在炕沿上看稿子。她今天打扮得格外漂亮,一身雪花膏香味,我被她女性的诱惑力和香味陶醉了,什么是幸福?和一个自己钟爱的年轻少女在一起调情说爱,这就是幸福!灵芝故意问长问短,我又故意指指点点。一会儿小玲上厕所,灵芝就势把头歪在我肩上,我用力摸她的手,后来在后面把手插进她的臀部,她用情火欲滴的眼光看着我,我就势在她嘴上来个吻。她亲昵地看着我说:“你真坏!”

    “不管坏不坏!和我好就得让我动弹,不的就远点扇着!”我说。“老亲老没够?”

    她喃喃地问。“那还有够!”

    我说:“要有够你早就不理我啦!”

    “我和你好可不是为了这事!”灵芝说。

    “你找男人干啥?”我说:“不为了在一块睡觉,生孩子传宗接代吗?”

    灵芝脸红了。这时小玲从厕所回来了,灵芝拿了批判稿和王玲先上公社去了。

    隔了两天,我写信邀她晚上去屯北果园小空房子相会。她没有回答。下午清理校庭积雪劳动时,校头让我抄总结材料。我本不想劳动拿材料要走。灵芝说:“不行,他不参加劳动我们也不干啦!!”

    我知道她恋着我,不让我走,就说:“明天再抄吧!”

    就和灵芝一起参加扫雪劳动。别的老师一伙。我和灵芝小玲一伙,我撮,她俩抬。一边干一边逗口。灵芝对我说:‘得寸进尺,血迷心窃!”

    我听她的话音,说:“你不血迷心窍贼喊捉贼!”有小玲在一边,又不好直说。只好等待机会。下班时,小玲在前边走了。

    我问灵芝:“怎么样?能不能满足我的要求?”

    灵芝说:“不行,不行!就是不行!”

    我说:“你这个人是叶公好龙,平时想龙,龙真的来啦,你却害怕啦!”

    灵芝说:“引经据典也不行,我就是怕真龙!”

    我说:“真龙可好啊!你平时要求我的我都满足了你。”

    “不行就是不行,翻小肠也没用!”灵芝说:“别没事儿找事儿!”

    相会不成,我又写了一篇虚构我和灵芝幽会的小说。小说中把男欢女悦的快事写得淋漓尽致想以此挑逗她的情感,达到我攻占她处女地的目的

    考完试,结业式在公社剧乐部举行时,灵芝挨到我跟前,用多情的目光看着我,小声问:“这两天你怎么没去?”

    我揶揄她:“别没事找事了,你讲话啦!”

    “杨大扯,什么都往一块扯!”灵芝笑了说。

    我说:“天太冷,又没啥事……”

    “没啥事?等你去玩呢?”灵芝脸红啦!

    “要上果园子屋我马上就去!”我说。

    “十冬腊月,死冷寒天!等明年开春吧!”灵芝红着脸小声说。

    这话只有我们俩听见。呆一会儿灵芝又小声说:“这两天和刘光辉、小妹玩扑克可有意思啦!”

    我一听和刘光辉玩扑克,酸意立刻上来了。不满地说:“那还不有意思,老朋友了!”

    她说:“那谁不让你去啦?”

    放寒假后,我们中学语文教师集中备课。二月四日公社召开全体教师和大小队政治辅导员开会,听县《批儒评法》讲演团来公社做巡回演讲。灵芝二妹和小玲来了,我问二妹:“你大姐咋没来?”

    二妹说:“上哈尔滨啦!”我特意看看刘光辉和沈国民来没来。没来肯定和她溜达去了。一看都在,这才放下心来。这时,我才醒过腔来,怪不得前些天打听车点呢。原来那是说给我听,邀我上哈市的信号。咳,我这个人头脑太笨啦。

    寒假办完学习班,我想灵芝想得受不了,去看她。一进屯子就遇上灵芝老舅。说啥也让上他家去,又是买酒又是整菜,我只好在她家吃。正吃着刘光辉来了,名义上作陪,实际监视,我和灵芝相会。吃完饭天完全黑下来,我想去灵芝家,她老舅说可能上哈相对像去了,我一听说“相对像”三个字心“格噔”一下子血压立刻降到零下。只好推着车殃殃不采地往屯外走。我刚拐上横道,灵芝领着她二弟站在横道上等我——太阳,明亮的小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我的眼前一片光明。心中充满了春风——那个高兴劲儿就别提啦!灵芝亲切地问:“多咱来的!”

    我说:“我都来一天啦。你怎么才来?”

    “我刚才到小玲家才听说的——马上就来啦!”

    “这回代理教师考试你考不上啦!”我和她开玩笑。

    灵芝说:“考不上更好,回家呆着!”

    “那你今后咋办?”

    “车到山前必有路!”

    “听说前两天上哈市啦!怎么不告诉我一声?”我说。

    “怎么没告诉你——你不去怨谁?”灵芝说,“我问火车点你带答不理的!”

    “我以为你和刘立夫说活呢!”

    “声东击西!”灵芝笑了:“天黑啦,敢走吗?”

    “不敢走也得走,没地方住!”

    “不嫌乎脏,我家有地方!”灵芝走近跟前。

    “不!家还有事儿!”

    我在黑暗中抓住她一只手。

    “不住你就快走吧!”灵芝怕小弟看见我摸她的手,把小弟拉向身一边去。

    “听说你上哈市找对像去啦!”我问:“找妥没?”

    “谁说的?”灵芝问。

    “谁说的,你自己告诉我的!”我说:“放假第二天你就去啦!”

    “瞎造膜!”灵芝说:“三号早车去的,六号晚车回来的,放假前那次问钟点不就告诉你了吗!你不去还怀疑别人!”

    “你妈你大姨都去了,看的怎么样?”

    “你不相信拉倒,人上我姨家串门去啦!”

    “可能没看好!”

    “拿一边去!”灵芝说:“三年早知道,天黑了,快走吧!回去喝点酱油冲冲,吃凉菜醋放的太多啦!”

    灵芝挣脱我的手。我猛地在她脸蛋子吻了一口。急忙骑上车走了。

    开学后不久。我在小屋坐着。灵芝和小妹起身去教员室。灵芝头脚走,刘光辉像个尾巴跟儿二脚就跟出去了。一会儿刘立夫拿回报销单。我也要了一张,可开会的日期我忘了。刘光辉说:“二月四日,灵芝都填了,我告诉她的!你照她抄就行啦!”

    我叫学生把灵芝叫来,问她开会日期,那天正在哈市逛大街呢,所以她说不出来,支吾半天才说:“照别人抄的!”

    我知道这是刘光辉在讨好灵芝。灵芝白拣国家六角钱的补助。我也就不再说什么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