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教师之恋》

全文免费阅读:十六那天你简直要吃人

   六月初一天我翻看抽屉,发现前天借灵芝的心得笔记没了。我想准是她拿回去了,因为只有她有我的钥匙。我问她,她摇头说:“不知道啊,你笔记放在什么地方啦?”

    我奇怪了:“那谁拿去了呢!多亏里面没有咱俩的情书!”

    灵芝一本正经地说:‘你给包吧!我正等着用呢!”

    我把三个抽匣全翻个底朝天,还是没有。

    我又问她,她说:“谁让你手欠,单放到你那儿,我根本不知道你放哪儿!”

    领学生夏锄路上,我俩又像吸铁石一样,自然而然地吸到一块了。我俩并肩走着。学生走在大前面。她问我:“你猜猜是谁偷去啦?”

    我说:“我猜准是刘光辉,他早就监视咱们啦,刘光辉还念什么‘反革命秘密联络点’什么的!”

    她没吱声。

    我又说:“多亏情书没放在那儿——捞不着稻草,赶明个我和他们要!”

    灵芝笑了,说:“你再猜猜看!”

    我说:“我猜不着——谁拿去让他不得好死!”

    她说:“让我拿回去啦!”

    “你拿回去还装什么蒜?你可真能逗人!”

    “那次你学习去,我拽开抽屉拿走的!”

    “锁着呢!你不说钥匙丢了吗?”

    她说:“中间抽屉一拽就开,那天晌午老师都回家吃饭,没人,我拉开的,关不严。我用脚踹进去的——你没看都踹掉一块碴吗!”

    我说:“你呀,真能逗人!”

    蓝天、红日、白云、绿草、鲜花、香蒲、美人、情话,快活极了!

    劳动午休时,教员室里又剩下我们俩了。灵芝靠门口椅子坐着。我上厕所回来从后面搂住她的腰。把她抱起来,放到办公桌上,然后亲她的嘴。“你呀!没完没了!”她推开我,说:“快坐下唠!”

    “不!”我又想去吻她。

    前边看屋老头正站在门口向这边张望。我只好放了她;我坐在她对面椅子上。我又进一步要求“暑假咱俩上太阳岛啊!我领你好好溜达溜达!”

    “我信不着你——得寸进尺!”

    我说:“保证,只是好好啃啃,亲个够!”

    她说:“信不着,我去也领着二弟!”她二弟十一二岁。

    “领你二弟当啥,急眼时一样硬上功!”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现在我就硬上功!”

    灵芝看我恶虎扑食般地向她扑去,急忙从窗子跳出教室家访去了。她刚走出大门,我就跳墙抄近追上了。她走的非常快,一边走一边回头招手逗我。我一边喊着她名字一边追上去。她气喘吁吁,红头涨脸走到大队前边一户学生家里。我说:‘灵芝,校长找你有事,让你马上就回去!”

    她说:“你告诉校长吧,呆会我再回去,现在说啥也不能回去!”

    当着家长和学生面,我还不好往回拽。脾气还不敢发。灵芝一门拿眼睛逗我气我。我急的火冒钻天,恨不一下子把她吞下肚才解事。呆一会儿她还是不走,我只好暗中向她挥了挥拳头走了。她也打哑谜似的向我眨眨眼睛送着我走屋门。

    不久,我要写个材料借灵芝四年级语文课本。灵芝说:“没在这儿!在家呢!”

    我说:“上午刘光辉翻你抽匣还有呢!你再找找!”灵芝要找,刘光辉瞪大眼睛看着她。她又不想找啦。

    我说:“你不找我自己要找啦!”

    灵芝看我要找,拉开抽匣,翻了半天,拿出书来说:“是它吧!”我接过书很生气。你为什么那么怕刘光辉,难道你在他们手里有短处?要不你们就有爱昧关系!使完书时,我没好气地给她扔过去。距离远,没到桌子上,掉在地上了。

    午间没人时我问他:“书明明在抽匣是为什么说没带来?你怕刘光辉啊!你在他们手里有短处啊!”

    上午我扔书的动作,被管校樊代表进来看见了。问她:“杨老师为什么扔书,怎么回事?”

    灵芝打掩盖:“没什么,闹着玩!”

    这时看我又追问也满肚子是气说:“借书还借出毛病来了,以后别和我借东西!”

    我也火了“吃红肉拉白屎,转眼无恩!”

    她也火了:“知道这样,今后少来往,我就这样,愿咋的就咋的!”

    我说:“你用人家时怎么都行,人家用你的你就拿把——你算什么东西!”我在气头上,拍桌子大声喊叫。

    她也不示弱:“你什么东西——别找碴儿!”

    “今后一刀两断!没良心的东西!”

    “愿咋的就咋的。我早就希望这样!”

    “今后不勒你!”

    “今后你给我远点扇着!”

    “我再和你说话不姓杨!”我气乎乎地上小屋吃饭去了。

    一肚子气哪能咽下饭。我又急忙收拾好饭盒上教员室找灵芝老道会气。灵芝正和新来的女老师谈话,看我又来会气,急忙拿起饭盒躲到小屋去了。

    下午我这口气还没出,趁她和沈小妹去小屋机会又追到小屋。她见我来了,假装没看见,和小妹故意大声拉呱。故意气我。我忍不住了,指名道姓质问她。她也不服气,极力为自己辩护。吵了半天还是没吵出个甜酸来。她大声说:“杨老师,你都把事做绝啦!”

    我说:‘什么事,你说吧。我也明白明白!”

    我知道我们之间的情话她说不出口,特意“将”她一树——,她果然没敢明说,绕个弯说:’以后我一定跟你说!”

    小妹念三七:“有什么知心话你就当他讲……”

    我忙用话叉过去:“人家借教室给你用,你还发脾气,找人碴儿,反过来说我找你碴儿——倒答一耙!”

    她气笑了:“你也太歪啦,歪的都不上线儿,蛮不讲理,简直把人气死啦!”

    我说:“你死我给你烧两大车纸!”

    她大声说:“那我还得继了呢!你真孝心!”

    我说:“你真不知可耻,多咱生的孩子!”

    不久,去灵芝家的大队铲向日葵。我们两个又和好了,亲亲爱爱说个没完。我答应去东屯给她家要茄秧。

    午休时,她在后树趟子往回走。我骑车子赶上她。她问:“上哪去?”

    “上东屯给你家要茄秧去!”我停下车子把一封爱情诗信交给她。她接过去说:“吃完饭再去吧!你先头里走!”

    我拉了她手一下,要吻她,她指指身旁,园田里还有人劳动。我就先骑车子从屯东头绕过去先到了她家。她母亲正在后园子侍弄秧苗。屋内只有小弟弟。一会儿她从后窗直接进屋。上外屋生火做饭。我假借帮她烧火之机,又抱住她好顿啃。“你呀!满足不了你的欲望你就找碴和我干仗,对你真是没办法!”

    灵芝推开我,“快进屋去吧;一会看晚啦!”

    我刚放开她,走进里间,她母亲就回来了。说:“今年园子长得不错,多亏你想的周到——给买的菜籽!”说完也放下锄头,洗手忙饭去了。

    没有三分利,不起大五更。没有你闺女,我能给你家买东西。一会儿她母亲给我端一盆温水让我洗脸。洗完脸又拿烟让我抽。灵芝特意给我煎的鸡蛋,油放的老多,几乎是炸的,吃起来真香——爱这个东西力量是无穷大的!吃完饭,我趁晌午去东屯要茄秧,她放下筷子以拿筐为名和我一块去东屋仓房。我就势又抱住她亲吻。“得了,我妈来了!”灵芝脸绯红,眼光漾溢着异性爱的幸福感。

    到门外,二芝也出来送:“杨老师,以后来串门!”

    灵芝说:“呆会儿还回来呐!”

    等我取回秧子,灵芝已经领学生下地了。我把秧子交给她母亲,也到地里来了。

    远处青山如黛,村落迷茫,近处绿禾如茵,田垅织锦。灵芝戴着个大草帽。穿着白的确良短袖小衫。正站在那儿向我递眼神呐!我加快了脚步!

    第二天,在西南地薅糜子,灵芝问我恋没恋过爱,我说:“小意思,没大恋过!”

    “什么叫小意思!大,大到什么程度!”

    我说:“也就七八十来个吧!”

    “那还叫小呀!大就多到百八十个啦!”

    我说:“一个人一生没有几个异性追求,或者不追求几个异性,那活一辈子不太亏了吗?”

    “你这一辈子没亏着!有不少女人追求!”灵芝说。

    “不!像你这样的美人,有一个就足矣!”

    “你别奉承啦!忘了那天了,你简直要吃人!”

    “你要说那事我可不讲啦!”

    “你快讲快讲,我不说还不行吗!”

    学生在前面劳动,我在后面给小宝贝讲恋爱史:“我的第一个恋人是我第一次去教学那屯子的一个美人。当时她正在点校读六年级。那时候农村文化落后,识字的人非常少。我是教员、能写能画,区上排练,白天上课,还经常去四外屯子演出。这位美人长得又好,心眼又实,什么东西一学就会。我是编剧加导演,她是主演。接触当然多了。后来我们就相爱啦!”

    “你吻过她吗?”灵芝问。

    “何止亲吻,那是小意思!”我说。

    “又是小意思……”灵芝也知道大意思是什么。所以下边就不问啦。

    “我们到哈市照了订婚像,又一同住了旅馆。一同住旅馆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了吧。这就是‘大意思’……”

    灵芝脸红了。

    “哪成想,从哈市回来后不久就吹了,美人嫌我小学教师穷没出息,向往大城市,后来真的上了哈尔滨!”

    “你没哭娘啊!”灵芝逗我。

    我在她臀部拍了一下。又接着讲下去:“后来推荐在职学习的,本来是别人,别人刚结婚,离不开老婆。我自告奋勇替他去了。在师范校,有两个女学生追求我。我一个也没相中。所以没成,还有一个刚从师范毕业的女学生,我们只见一面,她就给我写了一封热情漾溢的情书,特别赞颂我这对眼睛——我这对眼睛有魔力吗?”

    “你问谁呢?”灵芝所问非所答,不正面说,而是兜圈子。

    “我问你——我这双眼睛好看不好看?”

    “好看!”灵芝脸又红了,“快往下讲吧!你和她成没成?”

    “她长的大眼生生。比巧燕还漂亮十倍,可惜人家有了对像,还是军婚。军婚谁敢动弹哪,就像现在的知识青年一样!”

    “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我从师范毕业分配咱们这个公社所在地小学,有好几位年青女教师追我,我爱上了其中一个叫李远珍的,我们相恋了,比和你还‘罗漫谛克’,整天形影不离,小镇的整个角落都让我们走遍了。到处留下我的足迹,到处留下我的热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