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教师之恋》

全文免费阅读:十六那天你简直要吃人[2]

   ,还有到处留下我们的‘做爱’……”

    “什么叫‘做爱’?”灵芝问。

    “傻大妮儿,就是男女干那时!”

    灵芝脸又红了:“以后哪!”

    “以后我被当成毒蛇引出洞穴,下放农村劳动改造,又吹了。她要求不高,‘不管你什么派,只要你不下农村我就跟你!”我一想,别让人家大姑娘跟我也背锅,吹就吹吧!”

    “那以后哪?”

    “你还听上瘾啦!”

    “那可不!”“以后我又遇上的就是你现在的这个大婶!”

    “烂舌头。给谁当大婶?”灵芝斜了我一眼。

    “这是你自己叫的,大婶长大婶短的。我还想,嘴真甜。”

    “那以后哪!”

    “以后我遇上这位她——她当年长得比电影明星还漂亮。哈尔滨的姑娘满算上,谁也没她长的漂亮……”

    “那叫王八瞅绿豆,对眼啦!”

    “正像我和你,你和我一样!”

    “滚王八犊子!”灵芝打我一巴掌,“快往下说!”

    “还说什么啊,见面、倾心、相爱、结婚、生孩子,这是男女必经之路!”

    “你们怎么相恋的?”

    “怎么相恋的!就像我和你。王八瞅绿豆,老往一块凑合,老打嘴仗还老分不开。后来她到我家去住,就住到一块去啦!”

    灵芝脸红了,不吱声了。

    我说:“头一天上我家住,她在炕头。中间是我妈,我在炕梢。我没动弹她。第二宿儿,我要上她被窝,她让我下保证,我就口头下了一百个保证。可是到了她的被窝,保证就失效了,以前我不相信她是个处女。第二早晨一看,褥单上全是血了。我乐得几乎发疯了!我得到一这样一个美丽贞操的大美人,能不乐吗!”

    “你们男人没好东西!”灵芝说,“喜新厌旧,贪得无厌!家里有还想外头的!”

    “事从两来,莫怪一人!你不勾引我,我就爱上你啦!说老实话,一般姑娘我还真看不上眼,我都离她们远远的,别赖上!”

    “那你不怕我赖上你吗?”

    “我乐不得的你赖上我。我……”

    “你别又美的不知姓啥啦!我要真赖上你,也够你的抖落啦!”

    今天学校领导没来,让刘光辉带队。刘光辉看我和灵芝唠个没完没了又醋意大发。急忙走过来,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子。对灵芝说:“学生薅的‘胡拉半片’的,都到前边看看!”

    灵芝懒洋洋站起来上前边去啦。

    休息时,刘光辉、沈国民、小妹、小玲凑在一起打扑克。我和灵芝为了避开人们,领学生下大沟去休息。我和灵芝面对面坐着。她双腿叉着。我把她膝盖当书桌,上面用书遮着,下面我抚摸她那裸露的白嫩的大腿。她用火一样的眼睛看着我。我的热血又沸腾起来。有学生在旁边,又不好过分的动作。

    劳动开始后刘光辉极端不满,借故要找碴儿和灵芝吵起来了。原来这天是李怀远带班,这地是一队的地,一队“抠”不给学生好饭吃。劳动中李怀远曾放风说:不给好吃的就别给好好干。薅个“大荒”就中。灵芝听了,对质量也就放松了。等薅到地头时,地头特别荒,学生谁也不愿下锄头,都站着看。灵芝在地中间以为产完了呢就往回叫学生。学生不回来,灵芝来到地头,正好刘光辉也来了,对学生说:“算啦!铲个‘大荒’就得啊!”一会儿队长和李怀远来了。队长看地铲的‘突里反张’,极端不满。李怀远立刻把红脸变为黑脸,严励地批评老师:“干活哪能这么胡弄人——马上返工!灵芝,这是你们班的吧!”

    灵芝吓得一吐舌头,无意中说了一句:“刘老师让我们走的……”还没等说完,刘光辉在旁边立刻就炸了,气势汹汹地说:“灵芝,你挑什么拨?”

    灵芝说:“本来是你说行了吗,让学生走的?我挑什么拨?我看你是故意找碴儿!”

    两个人一替一口地吵了起来。李怀远是刘立夫姨夫,一门偏袒刘立夫,灵芝嗓子吵哑了,眼睛气红了,我在一旁安慰她。

    这天劳动速度快,小晌午就完工了。老师提前下班,灵芝约我去她家串门。我有两个学生要不念,好几天没来了。我说:“正好去家访!”

    她先去给她大姨家买下酱盐,等她从供销社出来,我们一同骑车子往她们屯子走。路上,我说:“怎么样,看见了吧!”

    她说:“不听那一套,听兔子叫唤还不种黄豆了呢!”

    到屯子后她到她大姨家等我。我访问完学生,到她大姨家相会。“刘光辉老和我劲劲的。梗梗个脖子。什么东西!”灵芝说,“杨老师,我真不想干啦,想远走高飞!”

    我说:“那好啊!我祝你展翅高飞!”

    她愁容满面地说:“能飞起来吗?”

    我说:“你赶快找个对像完啦!”

    “还找对像哪!”灵芝说,“谁要啊!”

    “就凭你没人要,一裤兜子主,小心别把门框挤掉啦!”

    “人的性格没个改!”灵芝说:“你的性格不比我的好!”

    我说:“你比我的性格还爆!”

    灵芝说:“竖的好吃,横的难咽——那天你差点把我吃啦!”

    “吃了你我也不解恨!你有病人家主动给你拿药,借你本书你带理不理的!”

    “我真想把药给你拿回去啦!”

    “那也太小孩子气啦!”

    这时,她大姨有事进里屋来了,我们又唠起别的。

    不久去哈活动,灵芝紧紧跟在我后边。照相时,她又主动站在我背后,我俩像单独剪下来的一张订婚照,我坐着她站着,何其相似乃尔!刘光辉没捞着挨,气的鼓鼓的。特别是刘光辉,怒目而视。照完相,灵芝提议去看巧燕,巧燕正好放假休息。我们仨一同走上哈市大街。巧燕仍然像过去一样:活泼、美丽、迷人。

    路上巧燕讲她学校里的事情。说她们一个男同学去医院实习。确诊了一位十多年没确诊的铅中毒患者。这位患者成年累月用铅壶喝酒,久而久之,酒中的铅末都沉淀在胃里,胃老涨疼,好多名医生都没看出来,被这位名不经传的学生诊断出来了。巧燕很钦佩这位有头脑的学生。逛了商店后,巧燕就告别了。

    我和灵芝要找个僻静地方好好亲热亲热,灵芝不干。一门上兆麟公园。在兆麟公园门口,恰好碰上小妹。我们三个买票进去。小妹挨着她。她挨着我。一齐看飞禽走兽。我们趴在栏杆上。我把手搭在她肩上。这时刘光辉班一个学生来找我们说:“他们班学生不知上哪去啦!”

    要是往常,我就让他跟着啦,今天我和灵芝溜达,他害眼。我就说:“你到门口看看!可能在门口集合呢!”

    这个学生就走了。我们三个离开公园往江边走,迷路了。在“星火第七门市部”前大磨盘上坐了一会儿。又折回“青年宫”。灵芝和小妹各买了一袋饼干。坐在青年宫窗台上吃起来。我坐在她们中间,吃她俩的饼干。一边吃一边唠一边看江上美景,看江中汽船。桥上火车,江北太阳岛远景。幸福极了。天下起小雨,大队学生走过来了,像一溜长蛇,弯弯曲曲上了桥。过江去松北车站等车。我们也随大队后面到了松北。到松北才听说刘光辉说他班丢个学生。灵芝对我说:“他丢了你得负责!”

    我说:“就没有你一份啊!”

    上了火车我和灵芝坐一个椅子,外边又挤进一个旅客,这样,我们肩靠肩膀靠膀挤在一块。我从背后把手伸进灵芝的臀部,她幸福地让我抚摸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