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教师之恋》

全文免费阅读:二十等待吻

   一九七六年新学期开始了。领导安排课程。一个一个找谈话。李怀远事先就告诉我和灵芝这学期所教学科和所在学校不变。李怀远又假装关心地对我说:“杨老师,你还教语文。没事你就先回去吧!”

    我明白,这是支走我,省得害他们的眼。我就先走了。刚出屯子,车后带没气了。我上××家去打气。果不出我所料,李怀远和灵芝一起从大道上拐上小道。又说又笑,像是一对恋人。我从窗子望出去,看见他俩的背影。一股酸意又油然而生。对李怀远和灵芝又产生了怨恨的心情。

    第二天,我不理灵芝主动和小妹说话,灵芝看出我的不满情绪。像热锅上的蚂蚁,在教员室里坐不住了。一会儿东一会儿西,一会儿跑小屋去躺着。我上小屋去找报纸也不理她。尽管她哼着愁肠百结的小曲。最后二点多钟,她就以回家为名和小妹到领导那儿去请假。不知怎么没走。可能李怀远不给假。等全体老师都散了,小妹、小玲先走出来,她才急冲冲走出小屋。我骑车子后面赶上来,她看我过来,故意站在路中间,不让我车子通过。我也顺势下了车子,我说:“今个怎么殃殃不采的?”

    “你气的!”灵芝瞪了我一眼。

    “我还敢气你?”我说,

    “你……”“你别扯犊子!”灵芝气愤地说:“一会阴一会晴,都不如个小孩子!”

    “这话概括你自己正恰如其分!”我说,“一会让这个驮,一会和那个走!”

    “杨老邪!”灵芝说,“歪×不上线!”她恶狠狠骂道。

    几滴热泪滚出眼窝。叉道分手时,灵芝说:“谁要有三心二意让她五雷轰顶,不得好死!”

    “但愿言行一致!”

    我骑上车子走了。

    又一天下班,我和灵芝一块回家。小妹为了使灵芝不和我一块走,硬拉她从直道走。灵芝坚决地谢绝了小妹,和我一块走了。刚走了不远,又碰上刘光辉,刘光辉想和灵芝说什么,灵芝没理他,我们骑车子飞快越过他。向前飞奔。路上,我问灵芝:“假期上哈市了吗?”

    灵芝说:“去了,呆了四天!”

    我说:“咋不招呼我呢?”灵芝说:“还招呼你呢,你老婆知道不打翻锅啊!”

    “对像找好了吗?”

    “你竟造谟!”

    “听说北京底确良裤子贱?”

    “你咋不早说呐,我表哥昨天才走的!”

    “要不倒裤线的!”“二十多块吧!”灵芝说,“明天我就写信!”

    “这个假期可把我想坏啦!”

    “你是嘴想还是心想?”灵芝说,“我怎么就不相信呐!”

    “要不,我把心扒出来你看看!”

    “你们男人哪,没一个好东西!”

    “亲爱的,多咱我再好好——!”

    “你快回家去吧!”

    “回家,我还没亲够呢!”

    灵芝的脸黄了:“今天晚上上你家去住啊!”

    “去吧!”

    “一个被窝!”

    “我问你?”灵芝严肃地说,“你真心爱我还是假心爱我?

    “真心!我向天发誓!”

    “我这个人和谁睡就和谁结婚。不能像于××那样,让人玩够了一脚蹬开,找对像都掉码!这话你听懂了吧?”

    “哎!”我长吁了一声:“懂——我能不懂吗?”

    “还是回去和你老婆玩去吧!”

    开学后不久,来参加学生组讨论。灵芝来时先到打更小屋。我说:“你怎么才来呢?”

    灵芝说:“才来还晚,刚接通知就来了!”

    李怀远在旁边看了灵芝一眼。灵芝忙说:“×老师找我有点事!”就借故上办公室去了。

    讨论会散后,我走在最后,路过打更小屋时,灵芝在那儿等我呢。我俩一块往外走。灵芝今天穿了一身漂亮的新衣服,头发梳得溜明锃亮,脸上也有了血色,虽没沉鱼落雁之容,却也有动人之处。“育苗时别忘了我!”

    “你给买的塑料,忘了谁也忘不了你!”

    “前些天供销社卖《词选》。李怀远给他爱人买了一本,刘光辉给他未婚妻买了一本,我也买了两本,一本我自己用,一本是给你的!”

    “我教小学用不着吧!”

    “你得利用业余时间好好学习学习,将来教高年级好用啊!”

    “都要死啦,我什么心情都没啦!”

    “以后有时间我给你送去!”

    叉道时我们又恋恋不舍地分手啦。

    “三八”妇女节,我又去看灵芝。灵芝没放假仍给学生上课,看我来了,忙推开门:“稀客,快进来吧!”灵芝指给我个座位又继续给学生上课。我坐在后面,细细看着灵芝的面容。虽然因为相思过度而有些消瘦,但线条和面色还是引人发情的。教完课,学生做作业。灵芝拿起窗台上学生的作业本站在前边学生桌前批改。我站起来,凑到灵芝面前,紧贴着灵芝,用手故意指点作业本上的字,就机去摸灵芝的手,灵芝也知情地回碰我。等学生下课了,灵芝说:“你还不家去呀!”

    “我这不防碍你吗?”我说。

    “今天你得老老实实听我的!过去我都听你的啦!”灵芝说:“我说的不对吗?”

    “得了吧!”我说,“你把我写给你的‘节目单’都给我吧!将来找了对像,看了不打你才怪!”

    “节目单”是我和灵芝的暗语,指我们互相寄写的情书。

    灵芝说:“我架不住一辈子不找了!”

    我说:“呆会儿我上你家翻去!”

    “你找不着,这屋就有!”灵芝说:“你这个人太小心眼啦——你把全校所有男老师都糟蹋坏了,和谁走一趟就有问题!”

    我说:“不但一块走,还坐人家的车子呢!”

    “坐车子有啥,别的老师不也这样吗!”灵芝说,“你这个人哪,真拿你没办法!”

    “我这个人观察力最强!”

    “得了吧!你简直得了怀疑病啦!”

    “爱情是自私的,我盯住你一个人不对吗?”

    “这个假期出远门没?”

    “没有,天太冷,哪也没去,想和你上哈市,你还清泔水把我抛了!”

    “你的朋友遍天下呀!”

    “那我还没你多呢!”

    “你的吸引力多大呀!”灵芝说,“上学期学校年青女老师多——多热闹啊!”她也在吃醋。

    上学期又来好几个代课或民办的小女老师,这些女孩子有的是我教过的学生,有的是我同事的孩子,因为业务和知识,都靠拢我,主动向我请教,我也愿意帮助她们。我说:“怪不得那次晚上散会,你和小辉一块走,我说你又有伴啦,你说什么‘天天有伴’,这话给我听呢!”

    “本来我天天有伴吗——反正,上学期够热闹的啦!”

    我说:“你这个人不赖皮缠,很好甩开!”

    灵芝像捞着什么稻草一般迅速反击:“我不懒皮缠,那谁赖皮缠,线蚂蜴——叮住就不放!”

    “我是说你!”“我是问你!”

    “我这个人讲的是师生关系,同志关系……”

    “你得了吧,快别自我表白了,不信你那一套!”

    “你怀疑我,我一没坐人家车子回家,二没和人一块回家去!”

    “坐车子回家就有事?”灵芝说:“要真有事,我就不在这呆啦!你也疑心太大啦,不然就别来往啦,省得疑神疑鬼的!”

    “好!你马上写上!”我把笔记本和钢笔递给她:“你写上,今后咱俩一刀两断!”

    灵芝把笔打飞了:“去一边去!你愿写你写!”

    学生放学后,屋内只剩下我和灵芝。灵芝拿起锁头往外赶我:“快走,锁门啦!”

    我一把抱住她,说:“咱们好好亲亲不行吗?”

    灵芝站住了也紧紧抱住我,我们嘴对嘴地狠狠地亲着。双方都有点喘不出气来。“你想不想我?”我问。

    “想!”灵芝喃喃地说,

    “我做梦有好次和你办那事!”经她一提醒我又解开她的裤带。

    “我可说了——谁动弹我,我就和谁结婚!”灵芝紧紧搂住我,“要不我……杨老师,咱们就这么说!”

    我坐在地上,她坐在我的怀里,我抱着她,她仰脸看着我,眼眶里含着激动而又欢悦的泪花。欲火在她的全身和我的全身燃烧着。几乎要把我们熔炼成一个人啦。”说真的——杨老师,你三十九啦,我才二十二,你大我十七岁,只要相爱。年龄大点,没说的。就像我爱你一样,如果你没老婆没孩,我早和你登记结婚了,恐怕孩子都两三岁啦!”

    灵芝深情地望着我的眼睛,嘴唇突起等待我去吻,我低下头,又是一阵狂吻。

    “可是,我又不愿意去破坏别人的家庭,充当第三者——你常讲:你爱人是在你患难的时候跟你恋爱结婚的——你一辈子也忘不了她的大恩大德——我就更不忍心让你抛弃她啦!可爱情这玩艺,一旦萌生发展起来,理智是怎么也控制不住的……就像我爱你一样,现在我的心里矛盾得很——杨——你说咱的事该怎么办?”

    灵芝说着痛苦地哭起来。我一边掏出手绢为她擦泪一边安慰她:“车到山前必有路,慢慢就有办法啦!”我也哭了:“灵芝,我也替你想过,我既然娶你有困难,我也希望你保护你爱护你,不使你的贞操被我破坏——那样,你将来找对像会受到邪口和虐待的!我早就想占有你,但,我占有了你,你也就占有了我,那时我必须对你永久负责,也就是永久做你的丈夫,可……”

    “别说这些啦!要不,咱们就听天由命胡乱来吧!”

    灵芝用双手紧紧勾住我的脖子,拿嘴在我脸上,额上,脖颈上狂吻起来。我也热血沸腾了,又去解灵芝的裤带。

    这时,灵芝的二弟来了,冷不防拉开门,看她姐姐正狂吻我,楞住了。灵芝脸臊得通红,急忙站起来,系上裤带,问二弟:“你来干啥?”

    “家里来客啦,妈让你马去回去!”小弟说。

    “那我回去啦,树林——,改天见吧!”

    “改天见!”我和她一同走出教室。

    灵芝锁好门,拿出两元钱给二弟:“我和杨老师的事,谁问你也别说!”

    “嗯!”小弟接过钱。

    “你上我家吃了饭再走!”灵芝用火辣辣情眼看着我,不愿离开。

    “不了!你回去吧,那天我还来看你!”

    我上了车子。骑出老远,灵芝还站在那向我张望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