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教师之恋》

全文免费阅读:二十一你看你搅合的

   三月二十五日,公社召开全体教师大会。灵芝和小妹最后进俱乐部的,坐在前边和沈国民对座,沈国民又够着和灵芝说话。刘光辉坐在我左边,让我招呼芝,我叫了两声,灵芝过来了坐在我前边空位上。我把身子俯在她后背上,底下用脚勾她的脚,我故意找碴儿说话:“哎,灵芝,听说你织毛衣手艺高超,心灵手巧?”

    “有话就说——拐什么弯?”灵芝并没回头。

    “弯弯绕——《金光大道》中的人物!”刘光辉说。

    “我想求你织件毛衣?”我说。

    “谁的?”灵芝问。“我的!”

    “你的太大,织不了!”灵芝说,“孩子的还行!”

    “正好,是我大闺女的!”

    李怀远在我们前左方三排,看我和灵芝唠嗑,也不时回头回脑地看我们。灵芝看出李怀远的用意就不说话了,尽量把头往椅子背低,我却假装没看见。不一会儿李怀远借上厕所之机在我后边一个空位上坐下了。散会时,沈国民、刘光辉、李怀远都想挤着和灵芝一起走,灵芝更鬼,甩开他们,突然站到我的前边,就着人挤人当儿,我把手伸进她的胳膊窝儿,她用一只手紧紧地攥住我伸进胳膊窝的那只手直到挤出正门为止。出了门我和解灵芝紧挨走,故意让他们吃吃醋:龟孙子,看她和谁好!

    二十九日早晨,刘光辉在教员室当着我的面故意对灵芝的老舅说:“我给三芝补课去了,补了三个晚上啦!”意思是给我听:我到灵芝家去了,故意让我吃醋。我听在耳里,恨在心上:你去你就去呗,当我念道什么?”

    三十日刘光辉值宿,早晨我上班来开抽屉,合页鼻子松了,吊在地上。我一想:昨天三芝把上星期日借的《文选》大本让二弟捎回来,刘光辉看见啦,以为又是灵芝写来的情信呢,把锁鼻了撬开,没安好。我就机会把半拉合页往地上一摔,大声骂道:“真他妈的卑鄙,我抽匣有什么秘密东西,说实在的,有秘密就不往这搁啦!”刘光辉不好意思,极力镇静,到跟前看着说:“谁能起这个,没用!”

    “没钱又没物!那谁知道他想干什么?”我气愤地说。

    四月四日。我又急不可耐地去看灵芝。三芝在外面喂猪。灵芝在屋里给我织毛衣。看我进来,心情挺激动。眼光射出火辣辣的情火,喷得我浑身立刻燃烧起熊熊情焰。

    “看看吧,满不满意?”灵芝把毛衣铺在炕上。我急忙靠上去,以摸毛衣为名一把抓住灵芝的手:“你想不想我?”

    我们对眼看着,她像要把对方的影像摄进自己的眼底。

    “想!”灵芝眼圈又溢出激动的泪花。

    “灵芝!,我一刻也离不开你!”我用力握住她的手,想把她拉进了狠狠亲个嘴。她没动手,抽回手:“行了吧,别让三芝看见!”

    三芝进外间弄了猪食又上外面喂猪去了。我又从后面搂住灵芝:“亲爱的,我想你啊!天天晚上睡不着觉!”

    “晚上有你老婆陪着,还能想我——嘴不对心!”灵芝挣脱我的手,转过身来。用纳情的眼光看着我。

    “真的,我常常把她当成了你,我和她干那事时,就以为是你呢!”

    “去一边去!”

    “真的!我撒谎天打五雷轰!”我起誓。

    灵芝又动情了,靠上来,我在墙角里又猛劲狠狠吻了一阵。

    “你呀!简直是个馋猫!叮上谁就够谁呛,没完没了!”

    “宝贝心肝,这事还有个够!”

    “这回解馋了吧?”

    “暂时一会儿吧!”我说着又想吻她。

    三芝进里屋来了。灵芝由于激动过度脸又黄了。

    我问:“怎么,得病了吧?”灵芝斜我一眼:“你才有病哪!”

    “你母亲呢?”

    “串门去啦!”这时三芝又上外屋去了。我收敛了行动,又去看毛衣:“是不小点啦?”

    “小了,还不愿给你织呢!”

    “说真的,今天我值宿,到你这吃晚饭来了——给我做点什么好吃的?”

    “我这里成了你的家啦!给你蒸点窝头!”

    我又抓住她的手:“你这是第二个家,你是我的二房夫人!”

    “拿一边去!,别不要脸,谁给你当小!”

    灵芝甩开我的手,放下手中活计,到外屋去弄饭。一会儿站门坎问:“哎!还有时间限制啊?”

    “说是六点,什么时候回去都行!”灵芝忙去合面切肉。

    这时二芝也回来了,她是去公社考代理教员去了。我看看她答卷的底稿,又问问考试情况,看出语文基础知识较扎实,就鼓励她努力上进。呆一会儿芝母也回来了。接着收拾桌子吃饭。蒸的白面花卷,猪肉熬酸菜。大弟挨我坐着,一个劲儿往我碗里挑肉。一边吃一边唠。谈到公社考试打小抄时,我讲了考试打小抄种种情况,灵芝坐在我旁边,一语双关地说:“谁有你的招多!”

    “我有招儿,还没你的招多呢!”我回敬她。

    二芝不住地拿嘴抛她大姐。我们又唠了别的,

    八点半了。我起身要走。灵芝说:“要不你就在这儿住吧——学校反正有老头看着!”

    她用渴求的眼睛看着我。我犹豫了,想走又想住。

    芝母说:“你让杨老师走吧!有什么事以后再说……”

    我一听她母亲下了逐客令,只得决定走。灵芝急忙上外屋给我准备第二天早上吃的东西。我不想拿,芝母说:“明天让二弟上学带去吧!”

    灵芝说:“早晨吃的,不赶趟!”

    三芝把饭盒拿出来,灵芝又找个旧书包装上,放在我车架上,一齐往外送。我怕影响不好,没敢大声酬谢。推车往外走,灵芝机灵地大声往回赶鹅。回到学校,一宿也没睡实,一闭上眼睛,灵芝的小脸就出现了,她不时地和我分眼。向我挑逗。我在荒草甸子上追逐她。她跑进高粱地,我追进高粱地,在高粱地完成了我们双方都梦寐以求的事情……醒来还是一梦。第二天早晨,我打开饭盒;花卷、绿豆芽炒猪肉,一少半菜,一多半猪肉片。我的心又热起来了。灵芝,你太爱我啦!

    又过了几天,上班后,刘光辉又在办公室大吵大嚷:“昨天我给三芝补课补到十点多!”又是给我听。

    我给灵芝写封信和学习材料,让她二弟捎去。信上写道:

    灵芝,刘光辉一去你家给三芝等补课就大吵大嚷,二十七二十八两天补课到学校乱说。七日补课又和大伙说,不知什么用意,可能知道咱俩关系好,让我捎个信儿。让你给他点报酬。

    第二天午间,我一个人在教员室吃饭,二弟提个包。把织好的毛衣送来了。我知道里面准有信,打开一找,果然在最里层有板有眼封信,开头没写称呼——称老师吧,我们的关系已经超过了这个界限,称丈夫吧,还没登记结婚,只好不写。那上面写道:

    毛衣织完了,不知是否合身,因为我技术不高,衣服织的可能不合心意,请提出意见。毛衣共用八两半线,我用了半两织两只裤角,剩线给你捎回。在这封信后还有一个小纸条:来信收到,切记:不要疑神疑鬼,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

    下午我去看灵芝。灵芝正和母亲、大姨一块儿围着大车买东西。灵芝发现了我,刚想过来和我说话,刘光辉首先插进来和灵芝不知说几句什么话。我一看他俩说话,就生气骑车子走了。

    十五日开会,奖励先进工作者。我问灵芝:“到你家门口,怎么不认识老乡啦!”

    “怎么不认识,人家刚想和你说话你走了,怨谁?”

    “我知道,你一是怕我吃饭,二是怕别人监视!”

    “怕吃饭,我家饭你还少吃啦?歪的你都不上线!”

    “那是硬吃的!”

    “谁不让你去啦!我家又没挂杀人刀!”

    “连个狗屁都不放,我那么不值钱!”

    发奖时,灵芝是先进工作者,领张大奖状。我说:“我看看!”灵芝递给我。

    “我给改个字吧!把‘模范’改成‘麻烦’!”

    “你愿怎么改就怎么改,随便!”

    我小声问芝:“哎,忘没忘,‘麻烦’和‘模范’?”

    灵芝说:“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原来去年这时,我给灵芝的信中有祝贺她当“麻烦”字样。

    灵芝回信却说:“我一定争取当模范,让你的‘麻烦’破产!”

    这她当然不能忘记了。

    开完会到办公室,我给灵芝找了闲墨水瓶倒了墨水。灵芝向学校负责人要办公桌,我说:“你还指在那干一辈子呀!”

    灵芝问负责人:“到底给不给买呀!学生本子都没处放!”

    负责人说:“你等着吧!”

    灵芝说:“乐意买不买,谁还指在那长干哪!”

    校负责人一语双关地对我说:“你看你搅合的,还搅合哪!”

    灵芝笑着背起书包先回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