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教师之恋》

全文免费阅读:二十二挺大个人也没正经的

   二十日我上哈办事。灵芝事先知道。早晨在车站买票,我发现了穿玫瑰红脸色黄瘦的女人,细一看,正是灵芝。她正望着我,我说:“你干啥?”

    “上哈尔滨!”她殃殃不彩回答。

    “就你自己去吗?”

    “还有我妈!”

    “在哪儿?”

    “在外面。”

    “你怎么今个也去哈?”

    “今个我休息!”

    我把钱递给她,让她给买了票,然后一同出了票房子,其母正在树下站着,地上放两只大黑色提包,里面用方纸箱子装着小鹅。我帮着拿上了车。我对芝母说:“灵芝对我帮助很大,织毛衣、缝衣服、做好吃的……”灵芝用纳情的眼光看着我:“你对我帮助也挺大呀!”车厢里人多,我们只得站在车门口。我故意挨近灵芝的软绵绵的肉体。到了下一站,人越上越多,我和灵芝的身子越贴越紧,我就势把手伸进她的臀部……她不时回头用媚眼看我。我想上面用嘴去啃她,她母还挨她站着。她驯服地让我上下抚摸着……

    到了哈站,我先下车了,她到三棵树下车,她在车窗口望着我,眼睛里射出强烈地欲光:“晚上见!我在倒数第二节车厢给你占座!”

    我的心颤动了。

    二十五日放农忙假,领学生劳动到灵芝屯生产队。午休时,小玉约我一块去灵芝家午休,灵芝正在里屋炕上熟睡呢,我去把她拔拉醒。她见我来挺乐,先给小玉拿褥子在外间炕上铺上,又拿褥子在里间给我铺好,又拿烟让我抽。

    校负责人庞大胡子让学生来找灵芝去开学校门,让学生休息。灵芝去了半个钟头,又把所有来劳动的老师(大胡子除外)都领来了。当老师们都睡下后,我睡不着。一会儿,灵芝表妹来要锄头,灵芝出去拿锄头,我也就势跟了出去,等灵芝表妹走后,灵芝要往里间进,我就势拉住她,她就顺水推舟倒在我怀里。我先是吻她,她也吻我!我又伸手去好怀里抚摸那柔软的肉欲极强的乳房。她用纳情的目光看着我。

    这时被从外面回来的灵芝的母亲看见了,灵芝急忙挣脱了我,芝母假装没看见。

    离开灵芝家时,我是最后走的,芝母拿了两把子叶子烟递给我:“装好,让别人看了又说咸道淡的啦!”

    灵芝先领老师们走了,二芝给我装好,我背挎包上地去了。

    二十七日学生为了上哈照毕业相,提前回家准备衣物。我又被大弟叫去灵芝家。灵芝和母亲刚从园田地回来。外屋临村来两个女人买鸡蛋来了。灵芝到里屋先和我打个招乎。然后又到外间去接待客人。我在里间,通过西墙大镜子看到灵芝反射的消瘦的面孔——爱情深深地折磨着她——她瘦得道多助像个扎彩人似的,我的心也一阵地难受。偷情人的情感哪像正大光明爱情那样无拘无束地流淌啊!灵芝发现我在镜子里看她,她也用火辣辣地眼光看我。一会客人走了,灵芝招呼我:“哎!(这里北方习惯地妻子对丈夫或丈夫对妻子的称呼),你看鸡冠花出来啦!”

    我来到外间,灵芝指着窗台上的花盆,在月季花边上长出一个新芽。我说:“我那鸡冠花籽怎么找也没找着!”

    灵芝说:“你不不要了吗?”灵芝说:“咱俩的合一块啦!”

    “合二而一。对,咱俩会二而一啦!”

    我又去摸灵芝的手。灵芝缩回头用头向门外点了点,

    二弟正在门口拿眼睛往里看呢。

    “听说你要找对像啦?”我问。

    “你怎么知道的?”

    “上哈尔滨!”

    “你听谁说的?”

    “我知道!”

    “咳,活着真没意思。说不上哪天死呐!”

    “你可别死——说真的,宝贝,你要死我也就不活啦!”

    “真孝心!”灵芝说:“我要真死你能殉葬吗?”

    “能!”我就势又抓住她的手,小声说:“真的,芝,咱们一块去死吧!”

    “咳!”灵芝挣开我的手,眼泪在眼圈直转,”我前世欠你的,邱比特的神箭怎么偏偏把咱俩的心串在一起呐!”

    “今天叫我来干啥?”我问。

    “你装什么糊涂!”灵芝用纳情的眼睛看着我。

    “这我明白,一刻不见如三秋也!”

    我又想上去吻她。大弟进里屋来了。我要走,灵芝和母亲不让走,又到外屋做饭做菜。我站在门坎子上看看灵芝,灵芝炒菜,一个豆角丝炒粉条,一个鸡蛋酱,每个菜都放半勺子油。吃饭前,二芝也回来了。吃饭时,我挨着大弟,说:“我和大弟对劲,上次吃饭把肉都挑给我啦!”

    吃完饭七点多了,劳力要收工了,我也得回家了,

    临走,灵芝娘几个都送出大门外,我恋恋不舍地对灵芝说:“好好工作,放宽心,别想这个想那个的!”

    “明天哈市见!”灵芝深情地招手。

    第二天上哈照相。我到车站,学生和老师都到齐了。临上车前,我问灵芝:“你的玫瑰红上衣呢?怎么又换了?”

    “那件是二芝的,这件是我自己的!”

    “多咱买的?”

    “上次上哈一块买的!”

    “是不哈市对像给买的?”

    “滚一边去,又不说人嗑啦!”

    上车时灵芝始终和女老师在一起站在车门口,我几次叫她到里面去,她都不肯。她怕我动手动脚让教师们看见。

    照相时,我想和她挨着,就势来个“订婚照”,我都挨她站好了,照相师因我个高,把我摆弄到前排坐凳子上,那我也紧坐在她的前排,她在后排紧靠着我。和“订婚照”差不多。照完相看电影,我和灵芝一齐进影院。灵芝和小玉一边吃冰棍一边往里走,把门的喝住了:“吃完再进!”

    两个人闹个没趣,只得把冰棍杆扔掉。看电影我希望挨着她。但票号差得太多,我只有望其兴叹。今天亲近不着啦。看完电影,灵芝被女伴先拉走了,我只得挤到前边去找。出了影院门,来了一辆电车,我招呼大伙忽拉一大帮都拥挤着上了车。我看灵芝到车中间去了,我也往中间挤。二芝本来坐着,灵芝挨她站着。二芝看我来了,把座位让给我,我坐了进去。灵芝怕我动手动脚让老师看见,就到另一侧站着。一会儿又找个空位坐下了。到博物馆,我不管灵芝愿不愿意,硬把她推下了车。还有二芝、小玉一大帮学生,我让学生到车站再下车,学生们又上去了,小玉也上去了。只剩下灵芝和二芝了。灵芝有些不愿走。我说:“今天由不得你了!”

    二芝拿钱买冰棍,我也掏钱买冰棍。我们三个边吃边走,到秋林上楼。我推灵芝上楼,灵芝碍着妹妹二芝,一劲儿躲着我。到七百下楼时,我又推灵芝,不小心闹个跟头。二芝不满地说:“怎么喝醉啦!”

    等我和二芝到柜台买裤子时,灵芝又出现了。出了七百往车站走,灵芝打头,我们在后,我说:“屯迷糊,看你往哪领!”

    灵芝说:“上次买花盆就是从这条道走的!”

    “上次谁和你一起压马路啦?”灵芝笑着说:“又不说人嗑啦!”

    拐上铁路街,灵芝又不想走了,我又上去连推再搡,灵芝也顺水推舟和我嘻闹。二芝在前边不满意了,说:“挺大个人也没个正经的。老闹啥呀!”

    到了车站门前,灵芝先找个台阶坐下来,我也挨着她坐在一块。我问灵芝:“什么时候咱俩单独来一趟,好好——!”

    “就这么处吧!别往前赶啦!”灵芝说。

    “别说话不算话!”

    “我怎么不算就啦?”

    灵芝说,“你说话算话!”

    正在这时,沈国民来了,灵芝忙问:“你坐哪趟车来的?”

    沈国民说:“就这趟车,你坐哪趟车来的?”

    灵芝忙说:“我和二芝、小玉,还有杨老师我们一块来的!”

    沈国民进里面买票去了,不一会儿,灵芝说:“我到里面看看!”离开我走了。我刚想去追,小玉来了,坐在我旁边。我问小玉:“你怎么又上车了呢?我是让学生上车。”

    小玉眨眨明亮的大眼睛:“是刘光老师让上的车,说别防碍你们!”

    “防碍我们——都谁?”我问。

    “你,还有白老师 呗!”小玉说。

    正谈到这儿,一把扇子从后面飞过来。

    “杨木林,给你扇子!”

    我回头一看,原来是灵芝。

    她正酸意大发地看着我和小玉。我没理她,一会儿都到里面排队等车,灵芝又当着小玉的面把扇子要过去,大摇大摆地扇起风来。上车时人特别多,我排在后面。等我上车时,灵芝和小玉一个座位,沈国民和刘光辉一个座位。灵芝正好和沈国民对座,沈国民又用牛眼睛紧紧盯住灵芝的眼睛。我把灵芝手中的扇子要过来,也是对她来个警告。在这种情况下,灵芝很尴尬,不时的躲避沈国民的目光。板着蜡黄的面孔,有时和小玉答讪几句,有时把头扭向一边。我坐在另一侧座位上,不时用愤怒的眼睛看着灵芝,监视着她和沈国民的一切言行。

    下车时,我和二芝先站起来,路过灵芝时,没好气的说:“唠够了吧,下车吧!”

    下车后灵芝和小玉在反面下的车,我故意上检票口等着。只和二芝和小玉说了话,没理灵芝。灵芝也知道我不满,板着面孔走了,本来在哈站灵芝说好要骑我的车子回家,最后不但车子没骑成,还闹个不欢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