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教师之恋》

全文免费阅读:二十三我身心交病和你有关

   七月一日,上班第二天,,我写了一篇《沈XX恋爱史》,名义上是小说。把我看到的沈国民和灵芝表面的接触动作加以挥发,特别去冬监场考试对眼一幕,写得有声有色。小说最后提出和女方一刀两断。又附一信,说我星期天上哈,求灵芝给抄写一遍,让二芝捎给她的。星期一,二芝把她大姐给我的《语文知识手册》递给我。我打开一看,里面有一封信,全文如下:

    大作读毕,恨之入骨。你可把我糟塌苦了,我真不知你安的什么心。用心何在?在什么时候把你得罪得这样苦,写出这些屁话?你为什么要信口开河,无中生有,你够朋友意思吗?你是人吗?拿你当人看耽误事。你想制造谣言陷害别人,你于心能忍吗?我身心交病和你有直接关系的。你还装什么蒜?你到处安脏,无事生非,能对得你的良心吗?你贼喊捉贼,倒打一把,想用这一计策陷害我,心狠手辣,比毒蛇还毒,你家住在火车站附近,你又经常去哈市难道不怕火车压死,你大鼻子真臭,不要脸。做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来,我那好菜好饭都喂狗了,我那烟让王八抽了。你吃红肉拉白屎,转眼无恩,到后来得的是这样的下场,真叫人痛心极了!五年来,我饮泣(忍气)吞声,不和你一样究查这些羞耻的事情,可是你就以为我怕你,我在你手里没有什么短处,你想制造谣言陷害我,我一点也不害怕,没有愧心事,不怕鬼叫门。我知道这是你一惯用的手段,陷害别人可以,对我是行不通的,我不在乎。你放的臭屁任何一个人都不会相信的,就是你胡思乱想而己。姓杨的,你有无时间必来一趟,把问题弄明白。你骂我臭女人,你为什么把金笔送给我?为什么把钥匙放在我抽匣里?为什么每次家访和劳动要到我家休息?为什么去哈市要和我留达?我再问你,你说我和尤大有关系,那我为什么没有把友谊的钥匙交给他?为什么没有把金笔送给他?为什么他家访或劳动从不到我家?为什么去哈我没和他溜达?这些问题必须回答!你真要把我气疯啦,拍拍良心想一想,这样做对吗?

    我看这封少女对真挚情爱的表白,心灵颤动了,后悔真不该疑神疑鬼,她被气成这个样子,我真心疼她啦!我急忙又写了一封信,向她道歉意。并表示我们地久天长永远相爱,并把中央电台给的征文纪念卡:金镶边中间有一个漂亮的小胖孩头像——我最心爱物品送给了她。信和物封在一个信封里让她二弟捎去,并嘱咐灵芝不要再写信了。

    七月七日,观摩教学。午间外地听完课吃午饭,通校老师也跟着吃了。晚上还剩不少,校负责人庞大胡子和主任李怀远核计让灵芝也来。李怀远亲自骑车子去接。灵芝来了殃殃不彩,看了我就像没看见一样,我也显得十分尴尬。吃饭时,分成三桌。灵芝躲开我,坐到第二桌上去。不时拿眼睛斜我,我知道她的余气还没出完。吃完饭,我先背挎包走了,灵芝和小玲紧跟后面。走出大门,小玲又返回拿书本,又剩我和她了。我说:“你可真能骂人呐,骂的我狗血喷头!”

    “那还有两句没写呢!”灵芝斜我一眼。“太气人啦!”

    “太恶毒了,你把字典搬出来得了呗!”

    “你那词儿比我不知恶多少倍!”灵芝说,“我是自卫还击,被迫的!”

    “你不说交换意见吗!”我说。

    “下礼拜二考试!”灵芝说,“礼拜三四两三点钟!”

    我说:“晚点呐?”

    “晚了不接待!”灵芝笑了。

    “不接待我也不去啦!”

    “傻帽!”灵芝给我个媚眼,“什么时间都行!”

    说着到叉道分手了。

    礼拜三,三点钟我准时赴约。灵芝把二年级放了。只剩下一年级学生、灵芝和我面对面。她一边批作业一边和我谈话。我仔细打量她,本来就消瘦的面孔就更消瘦了,面黄饥瘦。“你从学校来吗?”灵芝问。

    “嗯哪!”我说,“我怕你气疯啦,赶等来赔钱礼道歉!”

    “我是个坏女人、臭女人,你怎么还往我跟前凑乎?”灵芝眼含委屈的热泪。

    “灵芝,你原谅我这一次吧!”我的心又颤动了,我掏出手绢替她擦泪,她怕学生看见,接过去自己擦,眼泪越擦越多。

    我说:“我也是出于真心对你的爱——你不说咱们‘互相监督’吗?“互相监督得靠自觉!”

    灵芝说:“我也挺自觉的呀!”

    “这件事你母亲知道不?”我问。

    “知道,还让你把小说中沈XX恋爱的故事讲完哪!”灵芝说,“星期一我上公社路上去堵你,没堵上!那天你怎么来晚啦,我以捋猪菜名义六点钟就去了,在苞米地里,衣服全叫露水打湿啦!”

    “那我太对不住你啦!”

    我的血液又热起来了,我去抓她的手:“灵芝……”

    灵芝缩回手,小声警告:“学生!”

    “把学生放了吧!咱们好好……”灵芝看看表,站起来走到教室前面,留了作业让学生回家去做。值日生要扫地,我说:“明早再扫吧!”

    学生都走了。我去拉灵芝的手,灵芝躲了:“我是臭女人——你找香的去吧!”

    我追上她:“灵芝,我是百分之二百地爱你!”

    我在墙角里抱住她,她也抱住我:“你呀,疑心太大啦!那封信简直把我气疯啦!”

    “先别说话,我们亲一个钟头再说!”

    我们紧紧搂抱着,嘴对嘴,用力吻着。她把舌头伸进我嘴里,我又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然后我们坐下来,她坐在我怀里。我在她身上一边随意抚摸,一边唠着情话。

    灵芝说:“我看了你的大作后,气的我不知怎么好了,晚上饭都没吃,第二天早饭也没吃,我妈劝我我也吃不下,直到晌午我妈给我捞点小米水饭炒鸡蛋,我吃了半小碗,我真想去死!”

    我说:“我对不住你,你还生我的气吗?”

    灵芝勾住我脖子,给我个响吻:“你呀,要命鬼,我对谁也没这么爱过!就你——不知怎么勾了我的魂!”说着眼泪又淌下来啦,

    我用舌头去舔流在眼角的热泪。灵芝又说:“接信后第二天早晨,四点我就起来了,怎么也呆不住,只好拿刀上地给猪割菜,连堵你——我这是第一次干这个活。没堵着你算你便宜。堵住我好好挠你一顿!”

    “真吗?你舍得!”我在她嘴上又狠狠亲了一下,“你要堵住我那就好了,就咱俩,在野地里好好亲上一亲!”

    “没堵着却割回一大麻袋猪菜,还是不行,我又跑到道南小开荒地里坐着薅芹菜,足足薅了大半天,星期天我想去你家找你去!”

    “欢迎欢迎,那你咋不去呐?”

    “你不说你有事上哈市吗?”

    “我在家铲园田地啦,哪也没去!”

    “礼拜一五点钟我又去道上堵你,还是没堵着!你可把我想苦啦!”说着灵芝又唉起来,“我身心交病全是由你引起的,真的,撒谎我是小狗!”

    “别难过,我向你道歉还不行吗!”我说,“今后我再也不惹你生气啦!行吧?”

    “现在暂停五分钟谈话!”灵芝说。“干什么?”我问。

    灵芝嘴伸出来,我会意地把嘴亲到她的嘴上。

    五分钟后,灵芝说:“我佩服你,搞恋爱你真有经验,简直称得上是老手——我怎么就心甘情愿地爱上你这个有妇之夫哪!”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吗!”我说,“你忘了你发的誓言啦?”

    “哎,你真有精力,写那么长小说得花费多少精力啊!”

    “我根本没思考,只利用一堂时间,学生自习我就写。”

    “你那小说头尾照应,结构完整,语言锋利,堪称一绝!”灵芝笑了。

    “我那文章还没你的文章高明呢!反诘、对比、借代都让你用上了,特别是结尾对比反问,问得好!”

    “当时气的我不知怎么好了,只能那样写啦!”

    “你妈知道不?”

    “知道!我妈都要去找你去啦!”

    “灵芝,今后咱们互相都注意行不?”

    “你老疑神疑鬼,我向你说过多少次,叫你相信我,我现在还敢向天发誓,谁要不真诚天打五雷轰!”

    我堵住她的嘴。灵芝又笑起来。

    “别说了,我相信你还不行吗!”

    “我可是臭女人啊!”灵芝媚眼挑逗。

    “不!你香!你全身没有一处不香,灵芝!咱们……”

    我浑身热血已经沸腾,欲火烧身。急不可耐。我又去解她的裤带。她也激情难耐,欲火烧身,她轻轻地按住我的手:“树林,大白天让人看见。你公办教师记一大过,我代理的可就完了……你爱我,也应该保护我,我何尝不希望早日和你作夫妻,共享异性爱的欢愉……”

    我急不可耐,不能失去这样的机会,我硬是解开她的裤带:‘你说你真心爱我,嘴上表白我总不相信,只有用实际行动我才相信……”

    “坏蛋!你呀!”灵芝松开手,任凭我摆布。

    正当我们好事要成时,外面有脚步声。我们都急忙从地上爬起来。裤带来不及系就都坐在凳子上,

    原来是她叔伯妹妹来找粉笔划鞋样子。灵芝怕掉裤子没动地方。她脸色桃红,头发蓬乱。只用手指指讲台桌上的粉笔盒。叔伯妹子拿了根粉笔,让灵芝去帮剪鞋样子,灵芝气喘吁吁地说:“你先回去吧,一会儿我就去!”

    “你可快去啊!”叔伯妹妹走了。

    “真是天不作美!竟有人搅合!”我懊丧着脸说。

    “你也太急性了,哪有大白天干这事的!”灵芝说。

    我又抱住她强烈要求。灵芝说:“早晚得这么一回,我就豁出来了,把我的心和肉体都给了你——但得有一条,你信不过我,我还信不过你——你得写下字据,别完了再不要我!”“什么字据?”我是先喜后又忧。

    “答应和我结婚的字据!”灵芝说,“你们大老爷们完了拍拍屁股就走了。我成了破货以后还怎么找对像啦!我是真心实意嫁给你——这回看你的啦!写吧!”灵芝拿出纸笔。

    一听写字据,我的心颤动了——我能忍心把为我生下三男一女,在我危难关头和我恋爱结婚的爱人抛弃吗?”

    “怎么样?写吧!”灵芝眼含热泪地看着我,“现在一夫一妻制要是多妻制我情愿做你的小老婆,可现在,你必须选择一个……”

    我拿起笔来又放下,放下又拿起来,怎么也写不了这“结婚”誓言。

    “得了!我不能强逼你啦!”灵芝夺下我手中的笔,又搂住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