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教师之恋》

全文免费阅读:二十四春光荡漾野花开

   七月十四日,灵芝来一封信:杨老师,麻烦你了,昨天我母亲托你办的事我告诉了母亲,准备行动。今天午后学习,我就不能参加了,这次学习的机会错过了,感到心里不安,本来自己的水平就低,本应该好好学习,可是,接到我姨家来信,要去哈市,时间不能超过这星期,事情不说你也明白,请不必对别人讲。你对我的学习很关心,我一定加倍学习。此致,即日。

    “事情不说你也明白”——我明白,这是去哈相对像去啦。这我不感到吃醋。我又无能力占有人家,当然得让人家另选高明啦

    十六日早晨,我去上班,正碰上灵芝和母亲、大姨从哈回来,灵芝在前面走,今天穿一身新夏装,脸色仍然苍白。我问芝母:“怎么样,看妥了吧?”

    芝母遮遮掩掩说:“别的事,不是对像!”

    我说:“灵芝都当我说啦!”芝母才笑着说:“没看妥,男的是粮店会计,个太小,又瘦又干巴,好像有病!”

    我说:“不大离就行啊,别心太高!”

    灵芝说:“那也得不大离啊!”

    我说:“你比谁长得好啊!”

    灵芝自负地说:“我长的咋的呀!”

    她大姨一个劲儿催我走:“上班晚了,快走吧!”

    我这才骑上车子驮上芝的老弟,先走了。

    十八日,利用天气热到树下复习机会,我故意套二芝的话。二芝比灵芝长的水灵,脸盘腰条都比灵芝美。二芝惋惜地讲起她自己的恋爱史。她过去的恋人现在考上了大学。上大学后给她来了封断情信。她并不怨恨他,只是怨恨她三叔,要不叫他百般阻挠,她们的婚事早就成了,可能都有小孩了。她对他的恋人很佩服,赞不绝口,说他为人处事,学业成绩都好。在交谈过程,我故意往她大姐身上引:“你大姐那个对像找怎么样了?”

    二芝说:“不是她看不上人家,就是人家看不上她!她瘦得像螳螂,给人的印像是有病!”

    我说:“我看她现在精神不很好吗?”

    二芝说:“不知怎的,她时常和我妈说,老是要死,说活够啦!”

    我说:“上两天是不又张罗要死,不想活啦?”

    二芝问:“你怎么知道的?”

    我心中话,我怎么知道的,就是因我引起的,我说:“我是猜想的!”

    二芝接着讲了她大姐那两天的情况:“不知怎的,抽邪疯,两天三顿水口没打牙。一门要寻死上吊的,我和我妈一门看着,怕她真死!”

    我说:“是不想对像想的?”

    “那谁知道啊!”二芝说:“她有话又不和我说!”

    我问:“你大姐怎么不和你大姨家大哥对像呢?”

    二芝说:“那何苦呢!那样不是亲戚越来越窄吗?再说她看不上我大哥,我大哥也看不上她,她俩不对劲儿!”

    二十一日都到中心校批卷,一上午批完了,下午回家,二芝有事先走了。灵芝找到我:“你不上学校吗,咱们一块走!”

    我一听她约我相会,立刻兴头就来了,说:“你在前边道上等我,我回去骑车子。”

    我刚走出大门,灵芝又说:“杨老师,有《陈涉起义》那本书拿来!”

    “你等着吧!”我回家找出书,给车子打气,偏偏气管子坏了。急得火冒钻天,又借了两家才打足这气,等我骑上车子飞快追赶小情人时,她走出很远一段路。在叉道旁的苞米地头焦急地等我呢。我飞快地追上她。

    她今天穿了一身我喜欢的颜色玫瑰红,在绿色庄稼映衬下,显得格外的动人。我俩一边走一边谈。我推车子,她紧挨着我,一种柔情蜜意不时向我传来。我说:“人想人了不得,我有时一宿一宿睡不着觉,一闭上眼睛就梦到了你!”

    “你就嘴好!”灵芝白了一眼,“谁看见啦!”

    我说:“哎,你身心交病和我有直接关系,是不也是想我想的?”

    灵芝亲昵地看我一眼:“明白你还问啥!”又说,“都是你气的!”

    “哎,咱们已经热恋了五年,去年暑假答应去哈,结果说话不算话,今年该去了吧!你说我得寸进尺——那地方竟是人,那有‘得寸进尺”的地方啊!我只希望咱俩好好逛逛太阳岛!”

    灵芝说:“等发了任用证书的——那时候天也凉快啦!”

    穿过屯子,到了叉道,灵芝说:“就这么的吧,你快上班去吧!”

    我说:“不,我离不开你。我送你回去!”

    灵芝说:“后面还有刘光辉和小玲呢!看见不好!你快走吧!”

    我不想离开她,到村头一棵大树下,灵芝紧靠在树杆上,我就势抱住她脸,在她嘴上亲峁劲地亲吻,她也峁劲地亲我,我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她也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我们互相吮吸对方的舌头,紧紧的吮吸着。我又把手伸进她的上衣,抚摸她的光滑的肉体,向上滑动,抚摸她的鼓起的乳房,她被握揉来劲了,把我抱得更紧了。我又把手向下,伸进她的裤子,由于裤带太紧伸不进去,她用一只手解开了裤带,我的手畅通无阻,一直往下摸,肚脐,小腹,直至……我浑身欲火燃烧,我把她抱起来,想和她进行性交。

    灵芝推开我说:“现在不行,刘光辉他们都没过去呢!上街里吃饭去啦!快到啦!改天吧!”

    我只得恋恋不舍地离开她。骑上车子向另一个方向拐去。我骑到屯后大岗上,居高临下,我看见灵芝在田间小路上向回走去的身影。我盯盯地看着她。这时她回过头来看我,看我盯着她,就把白手绢扬起来向我示情——这是最好的机会——青纱帐,比太阳岛的柳条毛子要保险得多——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向她扬了扬手,让她等我,立刻掉转车头,向灵芝的路线追去,十分钟就追上了她。她心情特别激动,问我:“怎么又回来啦?”

    “我舍不得你!”我挨近了她。

    “这辈子我欠你的!”灵芝唉了一声:“刘光辉他们过去了——走,进苞米地!”

    我一听真是喜出望外,急忙越过水沟,往苞米地推车子。

    “提起来,别有车印!”灵芝先进了玉米地。

    我提着车子走了好长一段才放下来。苞米杆已经超过人头,车子走垄沟,人走垅台,七叉八歪不好走。到了大里头子,有一片坟地,我把车子支在垅沟里。灵芝在另一垅用眼睛看我,脸色绯红,心好像在跳。我急不可耐,去抓她的手。灵芝甩开我的手:“别着急!”说着从挎包里拿出块塑料布。

    “你多咱买的?”我惊喜地问。

    “上午供销社!”灵芝用纳情的目光看着我,把塑料布铺在垅沟,六尺多长,浮浮有余,我真佩服女人的精细劲儿:“看来你是早有准备!”

    我用力抱住她,我们互相热吻起来。

    “你呀!纯脆是个大傻瓜,非得上哈尔滨,这不比哈尔滨还强!”

    “是的!我是傻瓜!”我把她抱起来,放进坟地一空地上。

    “你带避孕套了吗?有孩子我可不干!”灵芝躺在塑料薄膜上仰脸问我。

    “没呀!”我有些懊丧啦。

    灵芝把一包避孕套递给我。

    “那我还写不写保证书啦?”

    “傻瓜!我太爱你啦。顾不了那么多啦,快!”

    我浑身热血沸腾,激情难抑,我急忙脱掉裤子……

    灵芝也脱掉了下裤,露出雪白的下体……我急跪下去,趴在她身上……她的处女膜破了,流下了殷红的血滴,一滴、两滴、三滴……

    今天天气格外的晴,日头格外的亮,青纱帐格外的绿,野花莽草的的味道格外好闻。坟头旁边的老榆树上,一对喜鹊在亲密的“喳”“喳”的叫着。在庆贺我们!

    我美得几乎昏过去……结合啦——我们终于结合了——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在这青青的苞米地垅沟里。她激动地哭了。喃喃地看着我眼睛说:“树林!老天爷为什么要给男人和女人都按上情感哪!我梦寐以求,今天终于真正得到了你!”

    我喘着粗气说:“我也是,今天总算占有你!”……

    我们一直到天大黑,我才用车子驮着把她送进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