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教师之恋》

全文免费阅读:二十五夜晚甜蜜蜜

   八月五日,灵芝又和母亲上哈市去了。后来我才知道,芝母怕灵芝被我恋疯了,就加快了给她找对像的步伐。找个丈夫有个恋头她好甩掉我。六日下午我要去县城学习再给二芝等买辅导材料。晌午就去灵芝家拿买材料钱。灵芝和母亲都睡午觉,外屋是她妈和二芝、三芝,里间是她。我悄手悄脚进了里屋,轻轻地揭开她的遮脸布,在她嘴上轻轻吻了一下,她醒了,刚想喊,一看是我,“死鬼!”说着坐了起来。“骂谁哪!”芝母醒了问。

    “妈,来客啦!”灵芝用这话遮过去了。

    二芝、三芝都醒了,一齐围到里间来。谈论这次统考的新闻。二芝谈到复习时,说:“小玉复习的好,这次一定能考上中专!”

    灵芝一听当我提小玉就反感;“人小玉眼眶多高啊!考中专还算了,还想考大学哪!”

    我说:“她眼眶高还有你眼眶高,一门往市里跑,想找个市长哪!”

    “屁市长,掏大粪的都找不着!”

    “多咱找妥了告诉我一声!”我嘴上支持她找对像,可她一上哈我的心就不好受。她也知道,但又有什么法子呢。灵芝说:“没正经话别说!”

    一会儿二芝和三芝上外面去了。灵芝小声说:“你别老疑神疑鬼的,我最宝贵的东西都献给了你,你还想咋的?我还是这句话,先可你——就看你啦!你可照量办,我可是你的人啦!别丧良心!”说着眼泪又在眼圈直打转。

    我的心又颤动啦:“我们远走高飞吧!”

    灵芝半天没吱声,沉默有一分钟,摇摇头:“不现实,你有老婆有孩子有工作,能舍下吗。老婆孩子不要,工作能不要吗!现在找个工作多难!再说我还没转正。我母亲妹妹弟弟一大家子能一走了之吗?”说着哭泣起来。

    我刚想掏手绢替她擦泪,她母亲拿着烟笸箩进来了:“管唠嗑了,怎么不让杨老师抽烟哪!”

    灵芝把脸转过去,偷偷抹去泪水,我后悔不该给她给我自己出这样的难题。

    离开灵芝家时,她送我出村头。临别时,我说:“我对不住你!我不该……”

    “别说那话,是我自己愿意——以后你常来看我我就心满意足啦!快走吧!”

    “灵芝,我保证经常来!”

    “快回家吧,你那口子正等你吃晚饭呢!”

    我恋恋不舍地上了车子。

    新学期开始,我调回公社所在地学校。九月十七日下午我去交代工作。小玉迎出教室,二芝在窗口打招乎,有些老师迎出办公室。就是没看见灵芝。灵芝这学期也由点校调回分校。可能在教室给学生上课。庞大胡子校长特意上瓜园弄些瓜来,说:“听说你来,没别的,只有用瓜招待你啦!”

    一会下课了,校长说:”二芝,你去招呼你大姐回来吃瓜!”

    二芝和小玉去招呼两遍,灵芝推说有事没回来见我。我心里不大好受,她为什么不见我呢?是怕见到我!感情难抑制,还是怨恨我,干脆就不想见呢?我只有不辞而别啦。我交代完工作,二芝、小妹、小玉、沈国民、刘光辉等都送出校门口。

    我又到大队辞行。书记说:“祝贺你,这回不用来回跑啦。”

    我说:“这些年给大队添了不少麻烦!”

    书记说:“那里话,你劳苦功高,给大队培养了不少人才!我们得感谢你!”

    离开大队,我又去灵芝屯子给孩子买瓜,路过灵芝家大门口时,她正在院子晒柴禾,急忙上来接过车子:“我以为你高升,不再蹬我家门坎了呢!”

    “咱不有言在先吗!”

    “刚才在学校你怎么躲着我!”我问。

    “心里不好受——”她眼含热泪,“你把人家耍了就走了——”灵芝哭咽了。

    “我知道你会来的,所以先回来等你!”

    芝母热情迎出屋门:“听说你转回去了,这回守家在地的。不来回跑啦!”

    我坐在外间,灵芝给我洗了两个熟透了又圆又黄的大香瓜用盘子端上来,用纳情的目光看着我:“再吃就远啦!”灵芝挑个喷喷香的大瓜递给我。我盛情难却,只吃了一半。灵芝又拿过烟笸箩,卷支烟:“还忘了让你抽了呢!”

    这时外面大弟和三芝正往磨米房扛谷子。一麻袋扛不动。分开两个人扛。芝母说:“吃饭顶一个,干活不都熊啦!”

    我说:“这要都是小子多好!”

    芝母说:“要小子有什么用,不如绝户气,老了上养老院一呆多好!”

    三芝和大弟扛一趟又回来了,灵芝出去帮串口袋。二芝回来了,又洗了两个好瓜给我拿上来。我问她:“这次考试打多少分?”

    二芝说:“不行,才二百多分!听说得三百八十分才取哪!”

    芝母又在外骂孩子无能,灵芝在外面说:“慢慢倒腾呗,生啥气呀!”

    我在屋呆着不消停,我要走,芝母拦住:“整饭吃了再走!”

    二芝把我推回屋,灵芝也进来了:“这回转回去啦,晌午可以在家吃啦!”

    我说:“一天得两次过铁路!”接着又双关地说:“我就怕让火车压死!”

    灵芝说:“丧良心的,悬!”

    我看屋内有大弟就小声说:“你骂人也太狠啦!”

    灵芝笑着上外屋去了。这时芝母和二芝都上外边去了。我看只有灵芝在锅台边收拾菜,就想上去帮忙,灵芝怕我动手脚让家人看见,急忙站起身回来啦。芝母让二芝上后园抠土豆。二芝拿了筐在外招呼灵芝,灵芝说:“去一个人就行呗!”

    她没去是恋着我。我问灵芝:“是××结婚了吗?”

    灵芝问:“你怎么知道的?”

    我说:“啥我不知道,赵国庆、刘光辉和李怀远都干过仗——你的一举一动我都知道!”

    灵芝说:“准是××告诉你的!在你那呆到五点多!”

    我问:“你怎么知道的?”

    灵芝学我的话:“啥我不知道,你们的一举一动我都知道!”

    我问:“那天上公社开会你几点回来的?”

    “三点多钟!”

    “咋没上我家串门?”

    “你家门坎子高!”灵芝小声说:“我上你家去了,你家锁着呢!”

    “你事先告诉我个信啊!我一定在家等你,下回的!”

    “过这村就没这个店啦!”灵芝说,老想占便宜啊!”

    “我怎么占你便宜啦?”我小声说。

    “你还想占我便宜呢?你给我啥啦?我叫黄花大闺女!”

    “还是闺女?”我说,“量变到质变——你是小媳妇啦!”

    “滚一边去,坏蛋!”灵芝起身上外屋给母亲烧火去了。

    二芝抠土豆回来,我站在里屋门口问:“这回任用证书拿到手了吧?”

    二芝问:“发了吗?”

    我说:“这次减员没拿下去那就有把握了啦!”

    灵芝说:“我根本就没在乎那玩艺!”

    “没在乎还托人?”我说。

    “你竞瞎扯!”灵芝说。

    “你没求×××,他都给你来信啦!”我说。

    “我根本就没求他!”灵芝说。

    “这次该上哈市了吧!”我小声对芝说,“说话应算数了吧!”

    灵芝说:“说话?就是写在纸上也不算数!”

    我说:“亲笔写的字还想赖掉!你怎么也翻起小肠来啦!”

    灵芝一边洗茄子一边说:“你教给我的,我都跟你学的!”

    我明白她的意思,说:“对,对,什么都是我教的!”

    灵芝挑逗地说:“你不教我我就会啦,我全是跟你学的!”

    “今晚上我还教你!”我看着灵芝明亮的眼睛示意她。

    芝母说:“二芝三芝这次考中专和民办教师,语文成绩这么高,全是人杨老师的心血,结果你们还不领情。”

    做好饭,一边吃饭一边唠,吃完饭天黑下来了。

    我要走,芝母说:“不的就在这住下,有地方!”

    我看了看灵芝,灵芝微微点了下头,意思让我住下。

    我说:“住下就住下!”

    灵芝今天特别高兴,穿了一身新衣服,在明亮的电灯光下,显得格外的动人。

    “这回再到我家串门就远啦!”

    “那一定!”灵芝说,“这回不用来回跑啦,饭也能吃上热的啦!”

    我说:“就是过火车道害怕——怕压死!”

    灵芝会意地接上:“有亏心事就害怕,压死活该!”

    芝母说:“这又哪来的话——”

    “他没教过我!”灵芝白了我一眼。

    “你要不尊重我,今晚我就不教你啦!”

    “那我得好好恭敬恭敬啦!”灵芝拿过烟笸箩,让我抽烟,内有纸条一张,上有一行字:

    我在外间紧靠板障子睡,注意!注意!别说话!别出动静!切记切记!

    我大喜过望,欲火中烧,浑身的热血又沸腾了,我拿眼偷看了看灵芝,她也正拿脸看我呢。我向她点点头示意看明白了。一定照她的吩咐办事,她脸上跳荡幸福喜悦的光彩。

    睡觉时,芝母安排到里间和大弟住在一个炕上。二芝三芝睡在外间北地床上。炕上只有芝母在炕头,灵芝一人在炕稍靠板障子,为我们进一次结合提供了方便条件。

    晚上十一点多钟,都睡熟之后,我悄手悄脚下了炕,轻轻地摸出门。顺板墙往外间炕稍摸,正摸着。灵芝伸出的手把我抓住,我急不可耐地进了她的被窝……。她已脱得全身光溜溜。一丝不挂,我迅速爬到她身上,她紧紧地把我抱住,用嘴狠狠吻我的嘴唇。下面屁股一起一伏配合我雄健有力的动作……

    我们和谐地交配着……我们做爱了足足有一个小时,一个高潮又一个高潮,最后都筋疲力尽愉悦满足地睡觉了。我正在做美梦,灵芝用手把我推醒,我一看,天已大亮!都能看见人啦,灵芝推我走,离开她被窝,她又搂着我亲了一会儿,我又摸挨了她滑溜溜的肌体一阵,我才趴出她的被窝。

    这时我发现芝母早已睡醒假装睡着,半睁着眼睛偷看我们,我穿上裤头下地,灵芝又伸出胳膊让我亲她,我又趴在她脸上猛劲地吻她……半天她才放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