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教师之恋》

全文免费阅读:二十七“杨老师是好人”

   十一月十三日下午,我去原学校取东西。进屋时大家都打了招呼,灵芝坐在那儿脸色蜡黄,翕动了几下嘴唇,想说什么又不说了。我把要拿的东西全装好,借机找灵芝说话:“灵芝,我的《你认识这些字吗》在你那呢吗?我得拿回去用!”

    灵芝这才说:“没在这儿,明天让中学学生给稍回去!”

    刘光辉故作热情,问我多大岁数,我如实地告诉了他,他一语双关地说:“杨老师越活越年轻,不见老,老树青枝啊!”

    灵芝会意地瞥了我一眼,我也会意地向她一笑。我心中话:你年轻,可灵芝不爱你,偏爱我半数老头子,你不干气猴!

    下班后灵芝靠近我小声说:“走!上我家去!”

    我乖乖地服从了。我、灵芝、二芝三个一齐走。我说:“刘光辉这个人太坏啦!刚才他问话你听出音来没?”

    灵芝说:“他不是一天半天坏啦!都出名!”

    二芝说:“上次他说你的坏话,叫我们把他撞回去了!”

    我问:“什么坏话?”

    灵芝不让说:“闲言碎语多了!管它呢!”

    二芝说:“他说你在你们学校办公室说我们姐俩坏话啦!”

    我笑了:“我根本没说过你们老白家什么,假如说了,他怎么知道的,这儿又没有他的亲朋好友!”

    “我们当时就不相信!”二芝说,“他还对我说,你们姐俩过去和杨老师好,现在还那么好!”

    灵芝说:“不听那一套,该好还好,让他干鼓肚!”

    走近村子,远远看见村头站一大帮人。还有一辆小吉普迎面飞驶而来。二芝说:“老李家男的搞破鞋把人家男人给毒死了!八成来逮捕的!”

    到跟前一打听,果然,老李老爷们和邻居老张家娘们搞破鞋,先是暗中,后是公开,李×看张×不管,越发胆子大了,竟喧宾夺主,把行李搬到张家炕头,那张×也不管,任凭他老婆被人霸占了,后来李×和张妻竟用耗子药药死了张×,张×的哥哥告了,公安局经过调查核实,证据确凿,这才把李×抓走。人们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二芝站下看热闹,我和灵芝先往她家走。我俩并排走着。我小声问她:“这几天想没想我?”

    “公安局逮你来了!小心点!”灵芝亲昵地斜了我一眼。

    进了院子我说:“今天我住行不行?”

    “看我妈让不让啦!”灵芝说,“我妈都不让和你接触啦——那天晚上让你轻点轻点,你还是整出动静,第二天你走后,我妈背着二芝她们问我啦,我瞒不住全说啦!”

    “你妈没打你!”

    “没有,我妈对你印像特别好,对我说:

    ‘杨老师那个人是个好人,虽然岁数大点,但看那样子很会疼女人,你跟他妈欢迎,但他有老婆有孩子,你能忍心拆散人家吗?’

    又说:‘你和他发生几次关系啦?’

    我说:‘两次!’‘

    咳,真没法子。’

    我妈咳了一声,

    又说:‘这也难怪,感情这个东西一上来,也难免啊!只是以后别再胡来啦!整出孩子往哪销放!快点给你找个比他强的年青小伙子来顶替他,你看怎么样?我只好答应啦!你看我妈多好!’”

    屋内没人。我们又抱在一起猛吻一气,谁也不愿先放手,紧紧地抱着吻着。正在难分难解之际,三芝从外面回来了。灵芝才假装拿烟笸箩让我抽烟。我卷着一颗抽着双关地说:“这味真好!”

    灵芝会意地白了我一眼。一会儿芝母回来了,晚饭是苞米碴子带大豆,已经煮熟了,芝母又让二芝去外屋炒菜。吃饭时,接李×情奸杀人案讲起了有关奸情出人命,赌博出贼性的趣闻。二芝、三芝、大弟一人讲一段耳闻目睹的轶事。当大弟讲到某×一大姑娘随有妇之夫私奔时,灵芝说:“咱可没那个硬肠子,说啥也离不开妈呀!”我说:“别站着说话不心疼,没临到自己头上,临自己头上一样鬼迷心窍!”

    芝母说:“你们可别学她私逃啊——那我可就没脸活啦!”

    吃完饭,天已大亮。月亮上来了,外面挺亮。三芝找出《你认识这些字吗》这本书,三芝把上次买鞋欠的两块五角钱夹在书里。装在拿鞋拎去的网兜里。我把钱拿出来说啥也不要,二芝一个劲地撕巴,硬把钱装进书里。我又拿出来扔到炕里,对二芝说:“就算给你买双鞋吧!”

    灵芝坐在那儿没动,拿眼睛一个劲瞅我,意思是让我住下。

    二芝说:“要不,杨老师你就住下吧!”

    芝母说:“杨老师家还有事!”

    我一听逐客就情不自愿地走出果家大门。娘好几个一齐送出大门。

    临上车子,灵芝又深情地说:“还有什么书要要的话,就来信儿!”这是让我常给她写情信。

    我说:“那一定!”

    灵芝故意提高嗓门大声说:“以后要什么书就让中学学生捎信儿!书有的是!”

    她是给隔壁刘光辉听呢,她和刘光辉只隔一道土墙。

    一九七七年一月十三日期末考试批卷,都集中公社。我去小学组看灵芝。灵芝已经批完,正在复核。看我去了忙放下手头工作,让我坐在她对面,她不时拿带情的目光看我。接着告诉我:“我老舅还教上语文啦!”

    我说:“咋,你老舅不比你强!”

    灵芝一听生气了:“我啥都不行!”

    我说:“上次监考我去你家等你等到五点多钟!”

    灵芝说:“期末忙呗,我回家你刚走,我看满地是烟头,就猜准是你来了,一问果然说你来了!”

    “我以为你上哪儿相对像去啦!”我说。

    灵芝小声说:“相对像你不干瞪眼,这是我浑身自由!”

    “别忘了‘互相监督’?”我说。

    “到一定时候那玩艺就不起作用啦!”灵芝说,“我要找到好对像啦!”

    一听这话我的心又颤动了,嘴上支持人家找对像,可人家一真找,我的心又受不了——感情这个东西,真叫人难以驾驭!

    二月十五日,县里在我公社举办教材研究班。晚上放映电影。灵芝、二芝还有巧燕、小玉等来看电影。我正从学习班吃完饭出来,二芝说:“杨老师,燕子还没票呢!”

    我说:“正好,我多要一张票!”说着把票给了燕子。

    灵芝问:“几点演,我说六点半。晚上看电影,我和燕子挨着,二芝挨燕子。灵芝挨二芝。电影开演不久,灵芝借故上厕所,我也悄悄跟了出去,她知道准是我,头也没回,小声说:“上铁路!快走!”

    我跟在她身后,大步绕过街道上了铁路。黑暗中我们又拥抱在一起热烈地吻着。我小声问她:“你没看怎么就知道是我呐?要叫错了人怎么办?”

    “那还有错,除了你谁能老随我屁股后转!”

    “屁股转?”我说。

    “是啊!你说不是吗!”

    “是!是!”我急不可耐地把她抱起来。

    “车站有空车皮!去不去?”我问。

    “天这么冷,不得病吗?”灵芝勾住我的脖子热烈地吻着我。

    “不要紧,美丽战严寒吗!”

    “那得快点,时间长了燕子她该多心啦!”

    “速战速决!”我放下她,一齐走近空车厢。

    我把她先举上去,然后我也跳了上去……欢娱过后,她附在我身上又哭啦:“树林——,我可咋办呢?找吧,又舍不下你,不找吧,你又不能离婚。我的心情矛盾极啦,树林——,我咋办啊!”她使劲摇着我身子。

    “宝贝,你还是找吧!以后我会经常去看你的!”我安慰她。

    “你可把我坑苦啦!”她想痛哭一场,我捂住她的嘴:“小声点!”

    “赶兴你好受啦!”

    “灵芝抽咽着说,“系上裤子完事大吉,我今后可咋办——你都说话呀!”

    我说:“你不找也行,咱们就这么过!”

    “那会判你重婚罪!再说咱这地方轰也给你轰死啦!”

    “时间不早啦,咱该回去啦!”

    “前世我欠你的,今生让我来还你!”灵芝说。

    我先跳下车,然后把她抱下来,我们又悄悄地一先一后进了影院。二芝看了看我又看了她姐,没吱声,这时电影快散场了。

    三月二十五星期日,我去邮局看报,碰上二芝来邮局给她表哥寄钱买牛仔儿裤。我问:“你大姐对像找怎么样啦?”

    二芝说“人家不找农村的!”

    她又谈起刘光辉因赌博和李怀远干仗,李怀远看不上他。又谈起买复习资料的事,我说:“我都给你们捎去了,《作文选》、《三角函数》!”

    “谁捎去的?”

    “学生!里面还有给你大姐写的纸条!”

    “在哪我一晃好像刘光辉看《三角函数》啦!”

    “你回去找找吧!”二芝回去后给我来封信,并捎来了书钱。

    信上说:“杨老师,您好!您给我们买的学习用书即《三角函数》《习题解答》二本都收到了,在刘光辉那儿了,硬让我要回来的。杨老师,您还想着为我们买学习用书,我们很受鼓舞。为此,我们向您表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