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教师之恋》

全文免费阅读:二十八二芝定婚和“试婚”

   八月十九日星期天,我去长富大队买瓜。回来遇上阵雨,又到灵芝家避雨。芝母坐在炕上做棉裤。大弟给我往屋里推驮瓜的自行车。二等奖看大弟费力也出来帮他往屋内推。我坐在炕头炕沿边上,芝母一劲往里让。芝家新买了台“红灯”牌收音机,放在地上桌了上。二芝给我挑个熟透香极的大甜瓜切开放在盘子里端上来,我说:“我就是渴!我喝点井巴凉水吧!”

    我要去外屋上井去压,二芝热情地说:“我给你压,你进屋去等着吧!”

    我往屋内走时,正看见灵芝正用眼睛看着我们呐。

    我问二芝:“那天开会你去了一会儿为什么又走啦!”

    二芝把井巴凉水递给我说:“我借人家车子去的,人家晌午等用,所以溜号早走啦!”

    芝母告诉我二芝订婚了,对像是小玉的哥哥,正在部队服兵役。

    二芝在屋内打个转儿,推说脑袋疼走了。灵芝怕我早走,急忙下地做饭,跟她母亲说:“我整菜呀,妈?”

    芝母说:“整吧!”

    灵芝深情看了我一眼,急忙到外屋整菜,刀勺一齐响热锅炸油,吱吱爆响,听声音放了不少油。

    放上桌子,因我刚在长富大队长家吃过饭喝过酒,一是吃不下。二是不想吃,三芝和大弟一人拽一条胳膊,硬把我拽上桌子。照老规矩,我和芝坐对面,以便互相对看。谈起××女老师搞破鞋,被奸夫的老婆打得鼻青脸肿时,芝母说:“可别做错事,老让人家叨咕多不好!”

    灵芝说:“是我的话,我就不害怕,这种事别说你还没抓住,就是抓住双方都不认帐,你看他能咋的!”

    芝母说:“人家那才叫女人哪,常言说‘好男占九妻,好女守花枝,你得有爱人肉儿,你像我年轻时又老又丑没人要,要不遇上死鬼他爹,我都得成家闺佬!”

    我说:“有剩男没剩女,哪有女的老在家的呢!”

    灵芝说:“我将来就得老到家没人要!”

    我说:“哪能呐,屁股后一大帮,都拿鞭子赶!”

    “得了吧,你可别臭皮我啦,让我多活几年吧!”

    灵芝说着让我吃饭吃菜,一个劲儿往我碗里挟鸡蛋。

    今天两个菜,一个大头菜干炒,一个是鸡蛋西红柿,饭店叫苜蓿菜,炒的特别香,是特意炒给我的,因为我念道过我愿意吃这个菜。我尽量慢慢吃,以便和灵芝多看上几眼,因为离开原学校见面机会少了。吃完饭,三芝上外间洗碗去了。我和灵芝到里间以辅导为名又说些情话。外面雨下了一阵儿,天晴了,我趁雨空儿离别灵芝。灵芝说:“再呆一会儿吧,见你一面真不容易啦!”

    “以后我会常来看你!”

    大弟帮我往外推车子,灵芝到院子是帮我拢绳子。然后一齐送我出院。我走出老远。还看见她们娘几个在门口用目光送我。

    一九七八年春节,我去灵芝家,灵芝和她老舅母去哈了,灵芝母亲正在给公家缝手套。二芝、三芝在西头她大姨家。最近听说二芝和原对像吹了。要和她二表哥订婚。我以为小玉哥哥复员后没工作。芝母说:“那才不是呢——人好歹不说,有没有工作不论——不出头,有几个人来看躲在里屋不出来,上次他叔叔们特意来相看,你都陪他们吃完再下桌子,他可倒好,自己先吃完了,躺到里屋就是不出来了——可把人气死啦,扎一锥子不冒血!”

    芝母又说:“心眼子太死啦,我问他,一个姑爷半拉儿,你将来能不能养我老?他怎么也不说‘我养你老’这句话!”

    芝母气愤地咽了口气:“找个对像,认领可让他管着,也不管他——男人要熊了,那没个过,竟得让人家熊!”

    这时二芝、三芝回来了,看我来了都挺乐。二芝急忙上外屋给我烧火炒菜。刀勺一齐响。暑假灵芝给我弄好菜,这回二芝给我炒好菜,姐俩抢着来。我太感激了。一会儿二芝手被刀切坏了一块皮,进里屋包扎好了又上外屋去了,我要走,三芝把我推着坐下。放上桌子,二芝又让三芝去她大姨家把她二表哥红军叫来。

    今天菜挺多,都是“年嚼咕”,有冻子、香肠、肘子肉、白片肉,又拿出了好酒让红军陪我喝,我太感激灵芝一家人对我的深情厚意。红军正服兵役,小伙子长的彪彪柳直,大眼生生,帅得很,二芝今天穿一件天蓝色的确良上衣,梳着油亮的头发,显得更加楚楚动人,眼睛里闪着明亮的光芒。我想:这一对可真般配。二芝看我看他们俩,有些不好意思。热情地说:“杨老师,我手艺不好,你可吃好!”

    我说:“能不吃好吗,手上的肉都切进盘子啦!”

    二芝举起包着纱布的指头,笑着说,“哪儿?只削块小皮!”

    我来看灵芝,灵芝不在,我的心总是不贴切,我寻机问:“你大姐是不相对像去啦!”

    二芝想说又噎住了,用眼睛看着她母亲。

    芝母白了她一眼,接上说:“哪儿,有点闲事!”

    二芝只是瞅我笑不吱声。

    关于二芝和小玉哥哥退婚的事老师们议论纷纷,说咸的,道淡的,什么议论都有。

    三月十四日开学前,公社开全体教师大会,灵芝也来了。灵芝看了我一眼在我前边找个座坐下了。二芝到我跟前,爬我耳朵问:“杨老师,听说刘光辉他们说我坏话啦!都说啥啦?”

    我说:“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他们说他们的,你怕啥!”

    二芝就近找个座坐下了。”我知道了,看不挠烂乎他们才怪!”二芝说,“嘴给他们撕两半!”

    我说:“那我就更不能告诉你啦,你把人挠烂乎,人家不来找我!”

    “你真是……”二芝几乎气出眼泪来。

    我猛抬头,灵芝正回头回脑用眼睛看我们哪。

    一会儿,一个小矬子,好许有一米半,穿一套黄军装,也围着二芝身前身后转,一会儿上厕所,一会串座,总想方设法接近二芝,二芝向我指指他:‘你不认识他,真格囊人!”

    二芝说着上大前边找座去了。他就是小玉的哥哥,我一看也真没二分孩子样,难怪二芝不跟他。

    六月八日星期天,为了迎接公社运动会,学校正排练团体操,下午两点多钟,我去粮库领粮,在兽医院门前,碰上了灵芝,她穿一身白地黑道西装,脸色比过去好了一些。她先看出我,下了车子问:“你上哪去?”

    我说:“领粮去,你干啥去?”

    她说:“上卫生院看病!”

    我想和她再多唠一会儿,她看看表,说:“一会儿人家下班看不上了。对不起,我得先走了!”说着骑上车子。

    我又喊了声:“灵芝!”

    她冲我莞尔一笑,蹬车走了。

    七月一天,我去供销社买东西,在门口碰上了二芝。民办教师要考试转正,她是来照像的。准备往考证和履历表上贴的。我们从供销社出来,她向我借初三《语文复习提纲》和有关语法知识方面的书。我让她在照像馆等着,回学校找了两份提纲和我正在函授的《汉语语法教材》一并给她送去,她正在门口等我。看我真给她拿来了提纲和书,十分感激,临走说:“有时间你去串门吧!我母亲时常还叨咕,你杨老师怎不来串门了呢!”

    我接问一句:“你大姐没叨咕吗?”

    二芝意味深长地说了句:“还叨咕你,人家快要……”

    我再问她笑了,说:“这么远,你不会去吗?”

    我看看二芝的远去的背影,心中有一种酸溜溜的醋味。

    七月二十六,我去灵芝家取〈汉语语法教材〉准备上县进修校学习。芝母特别高兴,热情往炕上让,并说:“你还没忘了这儿,还来看我们!”

    二芝也特别高兴,又是找烟又是倒水,三芝又白白复习了一年,考大学第一轮就下来了,心情沮丧,脸色黑黄,悻悻地把春天借去的〈物理复习题解〉找出来放在炕上。

    我说:“怎么样,不准备再考啦?”

    三芝说:“完了,干活的命!”

    进屋半天没见灵芝,我问二芝:“你大姐哪?”

    芝母回答:“上哈市她老姨家去啦。”

    我说:“听她老舅母说上哈市相对像去啦!”

    我这一诈,芝母信以为真,就直说了。

    芝母说:“县城里给咱公社三个公办代理转正名额,第一轮没有灵芝,灵芝按条件年限都够,年年是“先进”者,找了以后,第二轮给搁上了,可第三轮又硬给拿掉了。灵芝听说没有她,嘴都急出泡来了!”

    “所以着急找起对像来啦!”我说。

    芝母说:“都怪二芝,要不和人吹了,能吗!”

    二芝说:“别往我身上赖!”

    芝母说:“赖什么,果真吗?人小玉哥哥的表叔××是主管文教的副主任,人一句话够你跑半年的!”

    我问:“灵芝对像是干什么的?”

    芝母说:“道外,修理无线电的!”

    我再没多问。坐一会拿起书要走,

    二芝问:“后天去吗?”

    我说:“对,二十八号早车去!”

    二芝说:“我也去,我们去考试!”

    二十八日我去县学习三天。

    三十一日午间结束了,准备往回走,在街上碰上我公社一女老师,她说:“民办教师考试,二芝也来了!”

    我这才知道她真来了。在俱乐部门口恰巧碰上了她。她先喊了我一声:“杨老师!”

    从提兜里拿出根黄瓜让我吃。

    我刚吃完饭,吃不下让她放回提兜

    二芝说:“昨天晚上我去找你去啦,说你看电影去啦!”

    二芝盯盯地看着我的眼睛,“我上放电视那屋去找咱们公社的,文教助理说你上电影院了,问我找你有啥事,我说借书……”

    “你白天怎么不去呢?”我问。

    “白天?”二芝脸有些红,“白天你学习有时间吗?”

    “昨天演《雪花和棒子球》,都说好,我就去了。要知道你去,再好的电影我也不能去看啊!”

    我问她多咱回去,她说:“明天!”

    我又告诉她考试应采取的措施,冷静审题,先答会的,后答不会的,不要慌。

    二芝仔细听我讲着,盯盯地看着我的眼睛,好像不认识似的。我借机又问:“你大姐找对像回来没有?”

    二芝带理不理地说:“前天她就回来啦,我来时她不在家,不知又上哪去啦!”

    二芝又问我:“你干啥去?”

    我说:“我想看场电影!”

    “那我也去!”说着推车和我一齐往电影院走。

    我掏钱买了两张票,我和二芝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