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教师之恋》

全文免费阅读:三十一旧情重燃

   灵芝结婚第二年下学期,双喜临门,代理教师转为正式公办教师,又调到公社所在地小学任六年级语文课教师,老天又一次给我们爱的机会,和我分到一个语文组,我教六年一、二两班语文课。她教六年三、四两班语文。我是语文组组长。我们俩并排坐两张桌子,对面是数学老师。也是一男一女。一到我们俩闲课,对面老师又不在的时候,我们俩就又重新亲热起来。我把椅子靠近她,上面右手写教案,下面用左手去摸她的身体。六七月份,她穿得很薄儿,她也尽力靠近我,让我抚摸她性感部位。我问:“结婚当夜你们发生性关系吗?”

    “那家伙如狼似虎,一夜也没消停……”灵芝用爱抚的目光看着我。

    “没说你不是处女吗?”我问。

    “没问!”灵芝说“我把红药水撒了一床单……”

    “于宏大真信啦?”灵芝说:“第二天早起来我就把床单洗干净了……”

    “你真有能耐”

    “那不不全怪你呀!”

    “怎能全怪我呢?”

    “装什么蒜啊”灵芝说:“得了便宜还卖乖”

    这时门响了,数学女老师张艳开门了,我急忙把左手收回来。把椅子往开挪了挪儿。

    下午,又剩下我们两人时,我问灵芝:“于宏大现在干什么呢?”

    “能干什么?”灵芝说,“站大岗呗,天天早车去,晚车回来,有时一天有活能挣个十块八块,有时没活白站一天,累得像个土驴子!”

    “那你咋不找个有工作的!”

    “还不全怪你呀……”

    “怎么又怨上我啦?……”

    我一边说一边用左手又去摸她,她把我手打回来,“大白天的老动手动脚的,让老师看见又沾包了!”

    “于宏大打你吗?”我问。

    “他敢!不打我还不愿意和他过呐!”

    “于宏大脾气可挺暴躁……”

    “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他对外人像只虎,对我却是只小老鼠儿,乖乖的惟命是从,我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他连个大气都不敢喘!”

    “那你们生活是最幸福的啦!”

    “幸福个屁儿!他是个极端自私的家伙,只顾自己不顾别人”。

    “不顾家吗?”

    “顾家是顾家!”

    “不爱你吗?”

    “爱是爱,只是……”

    “只是什么?”

    “不像你有技巧!”

    “我有什么技巧!”

    “他只顾自己,不顾别人!”

    “我是让你先达到快乐!”

    “那是啊,要不怎么说你技巧高哪!”

    “啥时候再来一次,我一定让你快乐得大喊大叫……”

    这时数学老师张静又回来啦,我们又各自写起教案来。我们不时地互相用眼睛示爱传情,双方可以感到对方身体的情爱的电波……

    一天,我们俩下午都没课,下班前,灵芝小声告诉我:“下班前我先‘家访’,你后‘家访’,我在家等你!”

    我一听,心里像开了朵花一样,心情激荡。按灵芝指示,‘家访’校长准了假。

    下午,我准时往灵芝家来,灵芝家在我家前趟街,独把一头,有半里地远。灵芝家是四合院,大门在后面开。我刚要推门时,迎面走来于宏大的表妹高丽波,问:“杨老师,下午没上班啊!”

    “上班,我找白老师有点事儿!”我慌忙搭理。

    等高丽波走过去后,我又推开灵芝大门,我回头看时,高丽波还站在那儿看我。我心想,她会不会告诉于宏大?我进了房门,灵芝正等着我。我说:“我碰见高丽波了—她会不会告诉于宏大啊?”

    “管她那事儿呐!快!”

    “于宏大下午会不会回来?”

    “一般不会回来!”

    “要回来咋整?”

    “你要怕你就走”,灵芝说,“你去把大门插上。”

    “你心眼儿真多!万无一失吗!”

    “快去!”我出去插好大门。

    回来后,灵芝已经脱掉身上所有的衣服,露出光滑白净的胴体,我也迅速地脱光了衣服,在她精心布置好的洁净柔软厚厚的床褥上,我们再一次疯狂地做起爱来……一两个小时后,我和灵芝虽然已筋疲力尽,但心身却无比地愉悦和快感。灵芝把事先准备好的好菜好酒,摆上桌子,我们对斟对饮起来,灵芝特别快感,满脸红晕,满身散发出醉人的香气,说:“今天我要好好犒劳你!”

    “也应当感谢你。”我愉悦地说。

    吃完饭,我又去开了门,灵芝含情脉脉地把我送出来,我问:“下一次什么时间?”

    “听我的指示!”

    “指示?”

    “不是指示是邀情!”

    “不是邀请是幽会”,我说。

    “反正就是那么回事就得了呗,快回家吧,”

    灵芝说:“你们那口子还等你呢”。

    我站在大门里又抱灵芝峁劲儿亲嘴儿,灵芝也峁劲儿地亲我,半天功夫,灵芝推开我:“快去吧,以后记住,暗号是‘家访’两个字。”

    我身心愉悦,快感十足地走出灵芝的大门。

    以后一有机会,我一听灵芝的‘家访’两个字,就走进她家的院子,大白天,光天化日之下,长时间地做起爱来。

    不久,趁办公室没人,灵芝说:“我有了,八成是你的!”

    我一听喜出望外,说:“肯定是我的?”

    “百分之百”,灵芝说:“我都记准日期啦!”

    “你们结婚那么长时间,他咋没给你种上呐?”我问。

    “他的种不成,你的种成呗”,灵芝拿媚眼看我。

    我又欲火中烧,去摸他的手,“于宏大要知道是我的种怎么办?”,

    “他不知道,白天和你,晚上和他,时间差不多!”

    “回来人啦!”

    灵芝挣开我的手,数学老师张艳开门走进来,谢天谢地,我默默祈祷,但愿别露馅儿,长久做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