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教师之恋》

全文免费阅读:三十二风云突变

   不久后的一天,快午休的时候,灵芝又通知我:“下午‘家访’,回去赶快吃饭,早点!”

    我向她打个敬手礼:“是,遵命!”

    我回家赶紧吃了点饭,以“家访”为名向灵芝家走来。

    灵芝刚吃饭,正往下收拾碗筷。

    “于宏大今个能不能提前回来啊?”

    “午间车早过去了,不能回来了”,灵芝说,“把心放在肚子里,大胆地干吧!”

    “不,小心为妙”,我把大门插好,二门也插上,并在门口放一个空铁罐子,又把南窗插棍儿打开,准备一旦有事,立刻逃之夭夭,我怕于宏大拿大铁棍子打我。

    果然不出我所料,正当我们做爱双方都达到高潮时,就听外屋门边放的铁罐子“咣啷”响了一下,我立刻从灵芝身上下来,拿起事先放在炕里的鞋子和衣服,从窗子跳了下去,前园里的向日葵已长一人多高,我在葵花丛中穿上裤子、上衣和鞋,从柳条障子缝儿挤出,跳过小渠,上了大道,大步流星钻进铁道口扳道房,扳道员是我教过的学生,热情地让坐倒茶,我一边喝茶一边稳定“嘣嘣”直跳的心房,一边拿眼睛往外看,一会工夫,于宏大从园子边上露出身影,往这边左看右看,老半天才回去。

    第二天办公室没人时侯,我说:“好悬一把牌,于宏大都说啥啦?”

    “疑神疑鬼呗!”灵芝说:“多亏你机灵跑得快,要不让他抓住啦!”

    我说:“我临跑时把裤衩忘穿了!”

    灵芝说,“让我藏在褥子底下了”

    “于宏大还跑到园子边上往道上看”,我说:“多亏我躲进扳道房了”

    “你跑后,他问我大白天为什么睡觉?”灵芝说,“我说我累了,想解解乏。”

    他眨眨眼睛,这时我就势和他亲热上了,他不问了。

    “你真有招儿!”,我说。

    “你的招儿比我的还多呐”,灵芝说,“以后真得多个心眼儿。”

    不久后的一天下午,我从铁道南学校往铁道北家走的时候,路过一小片柳树林子时,身后忽然蹿出一个人,手中拿着明晃晃的卡宾刀,我一看是于宏大,立刻全身大汗淋漓。于宏大把刀尖对着我的心口窝,两眼露出狼一样凶光,恶恨恨地说:“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咱们往日无冤,今日无仇,你干嘛……?”,我知道因为灵芝的事,但我强做镇静。

    “别装蒜,你偷我媳妇的事儿,我早就知道……,”于宏大说。

    “没有的事儿,那是别人造谣……”我辩解。

    “我没有正当职业,三十好几说不上媳妇,明知吃亏也得忍着……”于宏大大声说。

    “宏大,我和灵芝真的没有关系……”我说,“你把刀子收回去,有话好好说”

    “结婚前我就听人说,你和灵芝进过苞米地,有人亲眼看见过。”于宏大晃了晃刀子,“现在你们又死灰复燃,趁我上市里打工时到我家幽会,有人亲眼见你偷偷摸摸地经常大白天往我家溜儿……”

    “那是诬陷我,没有的事儿”,我还嘴硬。

    “那天我回来捉奸,门口放铁罐子不响,我就把你们俩捉在床上了,你像兔子一样跑掉了,后来我到扳道房问小陈,小陈说你在那儿刚走!”于宏大缓和了口气,“今天你要承认,以后不再偷我媳妇,我就放过你,过去的事,一笔勾销,就当啥也没发生过。”

    “那也不全怪我啊!”我说。

    “你偷没偷我媳妇吧”,于宏大逼问,“只要你承认偷了,我就不杀你。”我只得承认。

    “我媳妇是不你先给开的苞儿”,于宏大问。

    “是,是我先开的苞”,我承认,“今后我保证不再偷你媳妇了。

    “实话实说,够哥们义气!”于宏大从衣服兜里拿出一张信纸,又拿出圆珠笔让我写悔过书,他说一句,我写一句。最后他又拿出印泥让我按了手印:“够哥们义气,改天我和灵芝请你喝酒,给你压惊,你可以走了!”

    还喝酒压惊呢,我不再偷你媳妇就得了,我吓出一身冷汗。

    第二天,没人的时候,我把这事和灵芝一说,灵芝埋怨我:“我从来没承认,你胆咋那么小”

    “他要真捅我两刀,我不没命了”,我说,“今后咱们还是别再‘家访’了!”

    “那小子虎拉巴登的,他不敢,吓唬吓唬你算了”,灵芝说,“你看晚上我怎么收拾他,我一要离婚他就傻眼了”。

    “还是小心为妙”,我说,“别惹出大篓子!”

    “胆小不得将军做”,灵芝说,“随你的便儿”。

    “舍谁也舍不得你呀!”我说着又去摸她的臀部。

    门响了,她狠狠打了我一下,“滚犊子,三青两黄的,来人了!”

    又隔了两天,没人时灵芝说,“你那保证书让我撕了。”

    “宏大让你撕吗”,我问。

    “让我把他训了一顿,他服输了,并保证今后不管咱俩的事,他说了:“只要不在他眼皮底下搞就行!”

    我太高兴啦,家花没有野花香,野花没有家花长,没成想,野花又香又长啦,我手舞足蹈,得意忘形。

    “看把你美的”灵芝,“小心点,宏大不管,别人还有说闲话的呐,在办公室别老动手动脚的。”

    又隔了不久,午休时,又是我听灵芝命令。“家访”时,灵芝没了,我问张艳,“白老师呐”,“她老公出事故,午间车上市里去了,告诉我让你先给她代两节课!”

    “于宏大出什么事了”,我问。

    “八成是从楼上掉下来摔坏了”,张艳说,“具体情况谁也说不清楚。”

    第二天上班,教导主任让我给白灵芝代语文,说:“她一两天就回来了,她老公在哈××医院住院呐,时间长,我再安排别的教师代。”

    灵芝第二天回来啦,我在车站碰见她,

    她满脸蜡黄,又黑又瘦,眼皮都挑不起来,她向我们讲了于宏大摔伤的事儿—于宏大在一建筑工地当力工,在往上递砖时,脚手架松动,一下子摔下来,当时是砌三层楼,下面又是沙堆,一条腿跩坏啦,于宏大的母亲正在医院护理,“能吃饭吗?”我问。

    “挌人喂”,灵芝说。

    “能说话吗?”,有的教师问。“能说话,”

    灵芝说,“就是腿坏啦!”

    我说::“明天我去看他!缺钱不?”

    “工头先给拿了五千。”芝说,“于宏大真念叨你啦!”

    第二天下午我到医院去看于宏大,于宏大正躺在病床上;腿上裹着纱布,看我来了,像见了亲人一样,两眼流出了泪花:“杨老师,你可来啦,医生要给我截肢,我的腿没啦,以后不能干活,可乍活啊!”

    我说:“灵芝,你啥意见?”

    灵芝说:“我也拿不定主意,你说呐?”

    我说:“我的意见,还是回去找接骨的红伤大夫给接,不但能保住腿,还能好得快!”

    于宏大说:“就照杨老师说的办,我得先保住大腿!”

    于是第二天就把于宏大接回了家。我写个纸条,让灵芝派人去乡下把接骨大夫接来,给于宏大把腿骨捋好,打上夹板,吃上红伤药,又留药让按“说明”吃。

    自从于宏大躺在床上后,我和灵芝“家访”也终止了,我多方面安慰帮助灵芝,灵芝只上班讲课,作业本、作文本全是我帮她批改。当我和她报辛苦时,她说,“你是应该的!”

    我累在身上,甜在心里。

    放暑假时,灵芝对我小声说:“暑假宏大他妈要回家照顾她大孙子,我一个人照顾宏大,你得经常去,帮我,要不我太寂寞了。”

    “于宏大?”我问。

    “他挺感激你,希望你去!”灵芝说,“这回你让他拿刀捅你,他也不捅了!”

    “我保证隔三差五找机会上你那儿家访就是了!”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我俩打手击掌。

    放暑假第五天,找机会,我以上街买东西又溜进灵芝家,大门房门都没锁。地下和炕平行,靠北墙现放了一张床,于宏大就躺在床上,露出屁股,灵芝正在拿便桶为于宏大接大便,一股恶臭扑鼻而来,灵芝看我来了,说:“能吃能拉,快来帮我一把儿,给他擦净屁股!”

    灵芝把大便桶拿去,我用纸给宏大屁股擦净,灵芝一并拿到外面倒了。回来洗干净手,让我帮她把于宏大身子放平摆正盖上被单,我被恶臭熏得直恶心,想吐,说,“你天天这样,不嫌臭啊?”

    “谁让我贪上了,惯了,忍着点吧。”

    我趴于宏大耳边说:“宏大,我来看你来了!”

    于宏大睁开眼睛,让我坐下。又让玉芝给我拿烟。灵芝给我拿“红灵芝”烟点着了。又去照料于宏大,灵芝端来一碗菜拌饭,给宏大围上塑料围巾,我用匙勺一勺一勺地喂,于宏大喉咙一动,咽下一口,一碗饭一会就喂完了,“行啦,别多吃了!”,灵芝说,“多吃还得多拉,受不了。”

    喂完饭,灵芝又擦地。擦完地她把我送到门口,我又抱住她一顿狂吻抚摸…………

    完了我对灵芝说:“芝,咱俩到此为止吧,不能再损伤宏大的尊严了,你一定好好护理宏大,让他早日康复,重整你们这个完整的家。”

    “行啦,别风箱改棺材—挨完拽又来装人了,不管怎么说我肚子的孩子是你的。”灵芝说。

    “我对不起宏大,我向宏大道歉!”

    “滚吧”,灵芝嗔爱地:“再来‘家访’,我打断你的腿。”

    从此以后,我真的和灵芝断绝了来往,在灵芝精心照料和药物的治疗下,于宏大的腿逐渐好啦,,能下地,能走路了,他和灵芝过上了美满的生活。

    两个月后,于宏大和灵芝请我到他家吃饭,八个菜,鱼鸭蛋肉满满一桌子,上等好酒九阳大曲,酒桌上于宏大一劲儿感激我:“杨大哥,是您给我第二次生命!要不叫你,我成了残废人啦!家也没啦,老婆也没啦,一切都没啦!”

    我被于宏大的真诚感动了,偷了人家老婆,损害了人家的尊严,人家还感激我,心里更加地内疚—有愧啊。

    “宏大,我过去对不起你,我说,你放心,我今后和灵芝兄妹相处,咱们是好哥们,我一定痛改前非,来,于老弟,玉芝,干杯”。

    于宏大首先和我碰杯:“杨大哥,干!”

    灵芝没有举杯和我相碰,只是斜了我一眼小声说:“是狗还能改了吃屎的。”

    于宏大给我挟了一块鸡肉,说:“杨大哥,看在你救我命份上,我不斤斤计较,你和灵芝该好还好,反正我白天也不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