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教师之恋》

全文免费阅读:三十三再恋情人

   一九八四年,就在我调回公社所在地小学时,我又和初中班教历史的于晶英好上了。二月的一天,上午九时许,我在院子里扫雪,偶然回头、于晶英,史淑云从北道上自东向西走来。于晶英穿着黑呢子上衣,仍旧神采奕奕,秀美艳丽。一看见她,我的心立刻像吹进了一股春风,不,春风也没有她温暖。一看见她,我的眼前就像升起了一轮明亮的太阳,不,太阳也没有她那样光彩照人。我问她们上哪去,于晶英瞥了我一眼,说:“上杨老师家串个门!”

    “回来到我家串个门!”我约请她。

    于晶英“哼”了一声过去了。我回到屋没半个时辰,忽听门口有人喊看狗,老丫头首先去开门,原来是于晶英和史淑云来了。我热情地把她俩让进屋。杨老师是我的好朋友,怎么这样快就回来了?醉翁之意不在酒。恐怕她是借机来看我。史淑云靠在炕头,于晶英靠着炕梢。都坐在炕沿上。爱人给倒了两碗白开水,说;“真不巧,茶叶刚喝完!”

    “我真不爱喝茶水!”于晶英看着我说。

    “往里点坐!”爱人热情招呼。

    “今年没出去走走?”于晶英用带情的目光看着我。

    “没有。”我也还她以热烈的目光。

    “你不说你年年都各家拜拜年吗?”于晶英语调里有一种多天不见的埋怨情感。

    “今年哪也没去。”我说,“年年我给人家拜年,人家不给我拜年——来而不去非礼也!”

    我爱人热情跟她说话,她也没听见,仍然看着我说:“我以为你又给老师们拜年去了呢!”

    爱人和史淑云说话,于晶英站起来到墙上挂着的镜框里去看我放大的八寸单人大照片。一边仔细欣赏一边说;“啥时候照的,这么瘦!”

    “有年头啦!”我说。

    正说着,车站老杨婆子来串门,于晶英见来人多了就起身要走。“多呆一会儿吧?”我和爱人说。

    “不,快晌午了,还得回家喂鸡去!”说着和史淑云出了房门,

    我说:“前边有道!”

    “不!”于晶英和史淑云从后道走了。

    我猜想,她是怕暴露目标:从前道走怕她丈夫看见。从后面神不知鬼不觉地到史淑云家,再从史淑云家回自己家,不会引起丈夫的疑心。于晶英的到来又激起我春心的浮动——我仔细品味着她说话的腔调,总觉得那里面有一股怨恨和期待的感情——她期待着我和她见面——因为在学校,虽然在相邻的办公室,但每天都要见上几面,说上几句话,特别是那多情和炽烈的目光,每天都要相碰几次,传递双方爱羡和热切的信息。鉴于上述原因和我对她强烈的爱,我必须找个适当的机会回拜她,这种回拜的时间必须是她丈夫上班不在家的时间,我好和她好好对对眼,说说悄悄话什么的。我度日如年,强忍到初八,我估计她丈夫上班去了,吃完早饭快9点了,我趁爱人上后院串门机会,匆匆忙忙向于晶英家走来。一想到要见到她——。我的心就甜滋滋的。离于晶英家还有一丈多远,就看见于晶英开门出来倒灰,我还没到她家门口,她就回过身来向这边张望,当她发现是我,那个高兴劲儿就别提了,立刻停下来,老远就喊:“杨老师,你上哪儿去?”

    我特意镇静下来,说:“就到你这儿,看看你!”

    “快进快进!”于晶英几乎高兴得发了疯,热情往里让,我刚跨进大门她就拉开了房门。用极热烈的爱恋目光看着我。她穿一身旧衣服,上衣是浅紫色,像紫萝兰那样。下身是灰昵裤子,用一帕绿围巾裹着头,只露出个粉中露白造型极美的小脸蛋,像绿叶中包着的红玫瑰,似含露乍开的粉牡丹,啊!勾魂夺魄的西施女,我朝思暮想的意中人——她不仅是一个美人,而且也是一件美的造型,美,实在太美啦!我急步迈进房门,她又紧接着拉开二道屋门。第一道门,左边是厨房,右边是仓库,都关着门,第二道门右边是大客厅,里边放着大小沙发、洗衣机、电饭锅之类的东西。中间是过道,过道南面是小客厅,里面放着藤椅、高低柜和电视机,右边是起居室,对门是一铺床式半截火炕,炕上靠墙放着个大立柜,柜上完全是烫的山水画。我站在二道门前犹豫,“上哪屋儿?”

    于晶英紧挨我身旁站着,看我犹豫问,然后用手指指小客厅,“上这屋吧!”

    我顺从地走进小客厅,坐在靠西墙的藤椅上。于晶英立刻从大客厅端来一大盒水果糖,又从寝室拿来“大前门”烟放在我面前的茶几上,接着她坐在我对个藤椅上,用手剥掉包糖纸,把糖递给我,我一边接糖,一边用热恋的眼睛寻找她的眼睛,她也正用燃烧着爱火的眼睛寻找我的眼睛,四只炽热的眼光相对,立刻迸发出电闪雷鸣般的效应,糖还没有吃到嘴,我的心就醉了。她的两个孩子冬冬和夏夏,从寝室跑进小客厅。“夏夏,谁来了,也不吱个声!”于晶英看着心爱的小男孩夏夏。我也特别喜欢她的夏夏。他长得白白净净,憨厚老实,文文静静,像个假姑娘。夏夏用顽皮的眼光看了我一下,只是淡淡一笑。于晶英起身到大客厅不知干什么,我也站起身看墙上的挂历——那是我和她一块从供销社买的减价的美人肖像挂历。封面是大美人杜十娘的扮演者——潘虹的人头像,我的钱还是她给垫的,买回挂历时,我把她称为潘虹——她也觉得自己像潘虹,成了众人瞩目的大美人了,所以她心里总是美滋滋的,从她自豪的眼光里可以看出来,看完新挂历,又看旧挂历,也是美人图,于晶英进来了。我们评论谁真美,谁假美,看到张渝时我说:“张渝单眼皮,要是双眼皮就更美啦!”

    “你的审美观点和我一样,一个人如果眼睛没神,就谈不上什么美!”

    “那屋还有‘李连杰’哪!”夏夏拉着我的手。

    我明白他说的是武术挂历,就随夏夏、冬冬到了寝室去看“李连杰”。看我到寝室来了,于晶英急忙把“大前门”拿过来放在炕床上。看完“李连杰”坐在炕上,于晶英也坐在炕床上,拿过烟让我抽,我们俩离得很近,斜对面坐着,她不时地用明亮的带情的眼睛看着我。我回答她的眼光比她的眼光还要明亮。我们长久的用力地对视着,恨不能都把对方的影像溶进自己的眼睛。她的脸渐渐地红了。红晕越来越浓。像要烧着了似的——越发的好看了,我敢说,此时的她,比那牡丹还要艳丽。我的心也被燃烧了,浑身热流急涌,恨不能一下子把她搂到怀里,猛劲儿咬她几口。冬冬和夏夏围着她的母亲,膝盖两边一边一个,不好有别的举动。“立柜怎么放在炕上?”我看着她明明亮的眼光,桃红般的小脸,没话逗话。

    “原先在小客厅了,后来没地方放,就抬到炕床上来了。”

    “那睡觉也伸不开腿啊!”我说。

    “小黄(她爱人)在炕头”于晶英指指我坐在这边儿。这边没有立柜。

    “我和孩子睡这边儿!”

    “那天演《十五桩离婚案剖析》你看没看?我问。

    “没有。我管顾打扑克了。”她说,“初四以前你咋不来呢——小黄他们打扑克都不够手,就后院高加三女婿小于和中学卢主任他们三个。”语气里带有一种嗔怪和相思的味道。

    “咋不打付人去叫我!”我说。

    “你不说你年年都出去拜年吗?”

    “今年没有。”

    “没事儿你自个儿就来呗!”于晶英眼睛又射来炽烈的爱波。

    屋子有点冷,于晶英到厨房里去捅锅炉。我站起来到东墙去看她的全家照。照片多数是她年轻时照的,还有她和她爱人小黄的结婚照。我逐片欣赏,说真话,她的照片没有她本人好看,照片没有颜色,而她却是有血色的,活生生的,有感情的。于晶英捅完锅炉又回到寝室,对大闺女冬冬说:“你去你二舅家问问,你二舅明天去不去北安?把围巾扎好。”

    冬冬到小客厅拿来一条大红线围巾,于晶英亲自给她围好,冬冬开门出去了——于晶英是个极端有心计的精灵鬼,她所以把冬冬支出去,怕冬冬跟她爸说三道四——过去在办公室于晶英就和我们说过:“别看冬冬才9岁,比大人还明白事,我和小黄多咱不敢在一个被窝睡,要叫她看见了,就说:‘大男人和大女人一个被窝,不害臊!’只有她睡熟了,我们才能到一块!”

    于晶英往外支冬冬。我立刻想起这事。她站在我背后,我们一起看照片。她有两张单人照比较美,我说:“这两张照还比较清秀,其余的全是地道的村大姑模样!”

    “我那咱就是村大姑吗!——有几张漂亮的,到这儿来全让她们抢光啦。”我又看她的结婚照,她和小黄并肩而坐,头挨着头,小黄精神抖擞,她还是个村大姑模样。我说:“小黄英姿飒爽、威武雄壮,太漂亮啦!”

    于晶英赶忙接上话:“漂亮啥?那两只眼睛乜呆呆的,一点神儿也没有——又是单眼皮,肉眼凡胎,他自己也说,要不叫这两个眼睛,他能当上将军!”

    “不管咋说,配你还配得上!”

    于晶英一撇嘴:“人美主要在眼睛,眼睛不美,小伙怎么标致也不着人喜欢!”

    她若有所失似的说。这句话给我的感触很深——我第一次窥见她心灵的一部分,在她来说,她现在什么都不缺,(政治上是党员,经济上比较富裕就是缺少一双美丽勾魂的男性眼睛——很明显她还缺少一个称心如意的男人)。“我比他大两岁!”她又补充说。

    “女大三抱金砖!那不更好吗!”

    “好?好什么啊!”她斜眼看了我一眼。

    看完照片我要走,她仰着脸用无限柔情的眼光对我说:“多坐一会儿,你也没事,我也没事,多坐一会儿!”

    她特别在“你”和“我”两个字上念了重音。

    “看看你的电气化!”我站起来。

    “看看吧!”她紧紧挨着我的身子和我走进西间。

    我们的脸几乎要贴到了一起,由于激动产生的深呼吸双方都感觉到了,我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浑身像着了火,我想去摸她柔嫩洁白小手,夏夏却从我们中间挤过来,于晶英脸色晕红,呼吸急促,用火一般地眼光死死地看着我。我几乎发狂了,我想把她抱过来,在她粉红的小脸上猛咬几口——但理智的闸门终于闸住了感情的潮水——只能望梅止渴,亲而远之。看完电器我要走,她含情脉脉地说:“你还上谁家去?”

    “谁家也不去了。”

    “有时间就来呗!小黄明天上班家就没人啦!”

    于晶英不情愿地推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