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教师之恋》

全文免费阅读:三十四再入情网

   二月十三日,自从前天从于晶英家回来,于晶英的俏脸媚眼时时在我眼前出现,我的心老是静不下——一个对我有情的美人搅得我日夜不宁。我多么希望和她在一块啊!我去她家门口转了几趟,都看见她丈夫的自行车支在院子里,没敢进去。今天我又去她家门口转了两遭儿,院子没有自行车影儿,我估计她丈夫上班走了,我强压住心跳,壮大胆子拉开于晶英的房门。

    于晶英正穿着天蓝色袄罩,从里屋往外走,见我来了,急忙往里让。我伸头往寝室里一看,一个男人脸朝下横趴在靠大立柜的炕床上。仔细一看,原来是她丈夫小黄,浑身泥猴儿似的,一双鞋子放在炕沿跟下,我小声说:“怎么有病啦!”说着仗胆走进寝室。

    “坐下!”于晶英没进屋,站在门口,我没坐。和于晶英面对面站着——她那明亮的眼光含着一点淡淡的忧伤:“这不——天天喝酒,一喝就醉,一点车回来的。”

    “坐下抽颗烟!”于晶英拿出“大前门”烟让我进客厅。

    “不!改日再来!”我接着烟于晶英划火给我点着,我怕她酸性很强的丈夫醋意大发——他过去曾流露过——就匆匆地告辞了。

    “醉生梦死,一喝就往死了喝——没价钱,连冬冬夏夏都说他是大酒包!”于晶英一边嘟囔一边把我送到院子里。目送我离去。

    好容易熬过两天,今天我又去于晶英家看她。她丈夫没在家,她去北安的弟弟回来了。我进屋时,姐俩正在小声嘀咕什么。见我来了,于晶英急忙穿鞋下地把我迎进去。又点烟又倒水,我见有人就编个理由:“听说你有油桶借给使一使?”

    于晶英说:“我们这还有一个能装八斤的,是借别人的,使完马上就让孩子给送回来,不然,还得我去取!”

    我一听这话,心里一沉,这不明明嫌我去她家趟数多了吗!听话听音:一个是孩子送,一个是她来取,就是不让我去送!

    于晶英给我找出油桶,热情送我出门。回到家我长久的咀嚼这句话的意味,心中产生了嫉忌。好,这个油桶既不让孩子送,我自己也不送,非让她自己来取。恨和爱交替地进行着,恨终究斗不过爱。第三天,我借去供应部领粮机会路过她家门口,不巧,房门锁着——白白欢喜了一场。

    二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班了,我提前半小时到校,希望能在办公室见到她。看到她那苗条的身影,粉红的脸蛋、明亮的眼睛……我坐在办公室里静耳细听,走廊里传的说话声,九点钟左右其本上都来齐了,唯都没有她的语声。下午高加三说:“她上哈市看眼睛去啦,我才知道她没来——真是傻狗等飞禽!

    第二天,于晶英今天来了,穿一身非常干净的衣服,上身是浅紫色的袄罩,下身是蓝涤卡裤子,一双小巧玲珑的高跟皮鞋,打得溜光锃亮,都能照出人来。整个小人儿显得格外婀娜多娇,光彩照人。一来就先到我的办公室,我假装没看见她,故意不去看她,也不和她说话,她和柳老师说了两句,看我没搭理她,就悻悻地走了。我的心完全被她占有了,我多么希望和她永远在一起,有了她,我的精神立刻就来了,有了她,我不吃不喝也是能活上一二百年。我暂时不理她是对她说的那句话的报复。这种方法是从《红与黑》于连对付玛格丽特儿那学来的。下午她又来我办公室备课,千方百计找碴儿,她看我我不看她,她看出我对她不满啦。今天我仍然采用昨天的策略,沉默不语。她上午过来洗手热饭,我都装看不见。下午又把备课本拿过来,摆桌子上,面对着我,说:“那屋孩子忒闹,一闹得我备不下课去!”我没理她儿,故意和柳老师说话,于晶英看我真的不理她了,拿起备课笔记一甩袖子走了。

    二月二十五日,我仍旧不理她,她也不上我们办公室来了,我来回路过理化组办公室,见她探头探脑瞅了我好几次。因为缺煤,学校领导研究让下午回家备课。

    正当我夹着备课本走出房门时,于晶英早等在门口,满脸不高兴地说:“杨老师,油桶人家要过好几次啦!”

    我没好气地说:“前几天我让孩子给你送去,孩子说不知道你家,十八号十九号我亲自给你送去,你家又锁着门?”

    “下午你去吧!”于晶英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既没有愠怒,也没有怨恨,而是一种子暗示和期待。我听了她那“你去”的重音,心里又立刻敝开了两扇门。

    下午我打算亲自送去,家里又偏偏来了客人,只得让老丫头给送去啦。等客人走后,我偷着问老丫头:“她家里都有谁?”“就一个女老师,我不认识,正备课呢!”

    我又后悔,不如我去了。

    三月一日,今天正式开课了,我提前几分钟到教导处签到。我去的时候,于晶英正在那儿签。今年是闰年,二月二十九日,于晶英把“到”签到三十日上。女主任说:“这个月是平月,没有三十!”

    我说:“走在时间前面吗!”

    于晶英改写后侧过脸来看着我用极其亲昵的口吻说:“我给你签啊!”

    我说:“签吧!”

    我们一块离开教导处一前一后往自己办公室走去。

    上午下班时,她在前面等着我:“送油桶你咋没去?”

    “家来客人啦,要不我真去啦!”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她把脸转向一边,自言自语。

    我莫名其妙,问她是什么意思,她只是对我莞尔一笑,走上叉路回家去了。

    下午我从高加三嘴得知,于晶英丈夫出差五天,昨天刚刚回来,我才悟出于晶英“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的真正含意。我肠子都悔青了。这么好的幽会时间错过了,罪过啊罪过!

    八月二十一日,晌午,我正在外屋床上睡午觉,被说话声惊醒了:于晶英的声音!一听是她来了,我每一根神经都兴奋起来。立刻睁开惺忪的睡眼。于晶英正站在屋门口。因为下雨爱人没出去做小买卖,热情地往屋里让于晶英,于晶英看看表:“不啦,还有五分钟到点啦!”于晶英用热情的眼光看着我,“杨老师,你听说下午让回学校搞普查吗?柳老师告诉我的,说校长让你们回去!”

    爱人接上话说。“回去?”

    我说,“咱们得请示批卷总管!咱们自己能说走就走吗!”

    “真的!”于晶英说,“家里有都是人,非攀着咱们,我是不回去!”

    我穿好衣服和于晶英一前一后走出院门,并肩向中心校走去。路上,我们尽量靠得很近,简直被一块磁力巨大的吸铁石粘在一起了。我们的身子都被爱情的圣火点着了。我恨不能立刻把她抱走来,狠狠啃她几口——咱们多咱才能互相占有啊!快到中心校时,我说:“你不要牵牛花秧子吗?呆会回来我给你薅几棵大的?”

    “我不喜欢花!”于晶英说:“房前有几棵新栽的小杨树,我想栽那下面,让它往上爬!”

    走几步于晶英斜了我眼说:“你倒挺喜欢花的!”

    我听出她话里有话,就一语双关地说:“我不但喜欢她花,我更喜欢美人儿!”

    于晶英脸红了,说:“你爱人就是个大美人儿!”

    “不,我爱人虽美,也没有你美……”

    “快走吧,迟到了!”于晶英神色不安地走到我前面,抢先进了办公室房门。

    下午的工作是核分,填成绩单和录取单。于晶英的数学组三点来钟就完了,照理她早该回家了,由于我的恋情,她没有走,而是到我们组来了,帮她的好友迟老师核分填分。我让她把高加三递来的几个考号查查总分,正翻着。主考官来,说:“翻什么哪?”

    “找几个考号的总分!”

    我看于晶英有些惶恐,赶忙打圆场。

    “嗬,都求进内部来啦!”主考官说,“说说看,是亲戚还是朋友?”

    “我们校高老师哥哥家的孩子!”于晶英说。

    “这么保密,怎么还有知道的?”主考官问。

    “高老师去县进修校开会,听王科长问大青山的路好不好走——一句话就泄露了天机——高老师嫂子马上让她把考号捎来啦!”

    我介绍详情。

    “真是无孔不入啊!”主考官笑了,“查查分可以,别把卷子弄乱了!”

    三点半钟,大体上都搞完了,于晶英给我一个会意的眼神。

    “走,回家!”

    我和她一块走到门口,迟老师还有点没完,我走到外面,说:“走啊!”

    于晶英轻轻一拉我衣角,用最温柔动情的语调小声说:“等一会儿!”

    女人的心,这时也大胆地敝开了大门——她是影形离不开我啦。

    回家路上,我们挨得很近,快到我家时,我说:“到我家坐一会儿!”

    “不,你爱人不在家呢吗!”

    “那怕啥!”

    “你不说白天你爱人经常不在家吗!”

    “往常是这样,谁知你来这天她却在家!”我说:“那我上你家去啊!”

    “那醉鬼在家呢,他可恶啊。你不怕他拿刀子捅你!”

    “我不怕!”我仗着胆子说:“同志间串串门说说话有啥!”

    “我可怕——人民教师。为人之表,作风得好……”于晶英眼里掠过一丝苦意。然后强作笑颜,“拜拜!”

    我看着她远去的苗条背影,心中又荡起一片爱恋之波。

    八月二十五日,放暑假了。回家路上,于晶英小声告诉我:“今晚有好电视,你去看吧!”

    “什么好电视?”

    “《青山恋》!”于晶英故意神秘地说。

    “《青山恋》?谁编的?我怎么没听说!”

    “我编的,刚刚上演!”于晶英用热恋的目光看着我,“看不看吧!”

    “看,今晚一定去看《青山恋》!”

    晚上吃完晚饭,借故给孩子安排临时工。七点钟又走进于晶英的大门。屋门大敞着,我问夏夏:“你妈在家吗?”

    夏夏细声细调说:“在家哪!”

    “你爸呢?”

    “没在家。”

    “干啥去了?”

    “出差啦。”

    我径直往里走,走进二门,于晶英正一边往身上穿外套,一边往外走,在寝室门口我们相遇了,她那张起胳膊的胳肢窝里黑乎乎的汗毛我都看得清清楚楚。“你挺准时啊!”

    “言而有信吗!”

    “我刚扒拉完蒜,要换裙子,听你在外面问话,裤子脱半截又赶紧穿上啦!”

    说着把我让进客厅,打开电视机,又拿糖给我,我顺手抓住她柔嫩的小手。看夏夏在后面看着,她急忙缩回手,轻声说:“小心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