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教师之恋》

全文免费阅读:三十五幽会惊魂

   于晶英调走以后,我一直在思念着她

    我在爱的渴望中挣扎煎熬……,相思之情不但不能减弱,反而与日俱长,理智的闸门很难控制住感情的潮水。真可谓人在两地,情发一心。开头我们经常在信中隐晦地表露一点相思之情,后来,干脆信也断了。我一连给她去了好几封信,都不见她的回信。后来我也知趣地不写了——但,思念之情,更加强烈。常常搅得我彻夜难眠。现在可一下子放假了。我要利用这个机会,以到亲戚家串门为名,买了车票,匆匆地上了火车。

    车在路轨上急驰。窗外是明亮的大千世界。奇峰峭壁的远山,苍翠欲滴的近树,楼群林立的城镇,鸽笼鸡箱的山村……一切都以车为轴心,逐渐向后方转移……

    我无心欣赏窗外的风景,打开旅行包,拿出精心收藏的心爱的日记本——我和她相恋的纪实——上帝给我们安装感情系统运转的一部小说。我珍惜它胜过我自己的生命,我小心翼翼地打开日记本,戴上老花眼镜,昔日那燃烧过的爱情暖流又死恢复燃,重新明亮跳动起来——

    火车已经到达目的地,按于晶英早先告知的地址。我找到于晶英家。开门的是一个比于晶英还年轻貌美的女子:“找谁?”

    “于晶英老师在家吗?”

    “于晶英!”女人挺惊异你是杨树林老师吧!”

    “是啊!”我说。“你是谁?你怎么在这儿!”

    “大名鼎鼎的杨老师,大青山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问我吗!我叫栾彩花,是黄玉琢的爱人!”“那于晶英哪?”

    “于晶英——在西大荒呢!”

    “西大荒在哪儿?怎么上西大荒了呢?”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恋,两者皆可抛!”

    “同志,你说明白点!”我迷惑不解地问。

    “于老师在天之灵没去找你吗?”

    “怎么,于晶英她死啦!”

    “无可奉靠!自己去问!”栾彩花“嘭”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于晶英她死了!不,她不能死!我带着懊丧的心情敲开高加三的屋门。

    这是于晶英让我在危急时刻找的人,她是于晶英最要好的朋友。我先做了自我介绍,高加三很热情地招待我,又倒茶又点烟,然后我问:“高老师,是于晶英死了吗?”

    “死半年多啦,她没写信告诉你吗?”

    “没有啊。”我说,“什么病,死的这么突然!”

    “听说是癔病!在医院住了三四个月,什么药都用过了,就是不好!”高加三说。

    “怎么能得这病?”我无心喝茶。

    “听说是意病——整天说胡话,瘦得皮包骨……小黄还老打老骂她……”

    我明白了,准是因为我们的奸情败露,被她丈夫虐待而死的。我的心像插进一把锋利的尖刀疼痛极了,是我害了她!

    “她临死什么也没说吗?”我问。

    “没有!”高加三说。

    “她的坟在什么地方?”

    “西大荒!”高加三说。

    “这是她死前的遗嘱,死后埋在西大荒面对东南靠铁路的地方!”

    “东南方”正是我现在居住和工作地方的方向——我们曾经相恋和幽会的地方,“靠近铁路。”好坐火车去找我,临死还念念不忘旧情啊!我的心颤抖啦,晶,我亲爱的晶,你是多么的痴情多么忠贞啊!

    “我去西大荒!”

    我走出篱笆门时,高加三跑出屋叫住了我:“杨老师,你等等!”

    接着跑回屋拿出一本用牛皮纸包着封皮的厚书,“于老师临死时让我转给你的!”

    我接过一看是我借给于晶英的《红与黑》。

    “于老师特意让我告诉你,要你一定要好好保存这本书!”高加三嘱咐。

    “好好保存”——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秘密?我告别高加三,在铁路旁的大榆树下坐下来,一页一页仔细翻看,以为里面一定夹着情信,翻了半天,什么秘密也没翻出来。

    正当我合书要走时,觉得书的扉页又厚又硬,细一看原来两张扉页合粘在一起,啊,秘密在这儿,我小心剥开两张扉页,果然里面夹着一封信。娟秀工整的蝇头小字,正是她的手笔——她微笑多情的小脸又浮现在我的眼前,我的泪水抹糊了眼睛。我急忙擦干眼泪一个字一个字往下看。亲爱的倩女(为了不使对方爱人疑心,我们通信都用代号,她称我“倩女”我叫她“伟男”):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可能早已不在人世啦——但我对你的情意却是永恒的。我寄给你的信,由于小黄下话,邮局不给投递,既使投,也得由小黄检查,所以,我只好自己保存着。希望有一天你会来。信是每周一封,用一个塑料包封着。在西大荒沟口一棵最大的老榆树树洞里的土下。你走后我的一切情况都在信中……如果你来时我已长眠地下,请你务必到我的坟头送几张纸钱,我好在地下度日,等着你的来临……

    我的眼泪来了,我的心像被什么揪着一样的难受。我问清楚西大荒的方位,向西大荒走来。找到那棵老榆树,扒出塑料袋。我径直顺铁路向西大沟走来,我准备在她的坟头看她的信。快到西道口时又想起烧纸的事,我又返回商店买了厚厚的一迭黄钱纸。

    八月的大青山,天青似水。日赤如丹,碧野香花,一片葱绿。远处青龙岗上,桃鲜柳翠,屯笼屋龛,近处阡陌纵横,渠田闪银,鸡犬相闻。我无心去欣赏这路旁美景。,急匆匆向西大沟进发。远看西大沟岗头,白杨吐翠青柳纷披,一只布谷鸟在树丛里不识时节地仍在“播一—谷”“播——谷”的叫声。好像在安慰我:“别哭,别哭!”铁路两旁的柳毛子里,雌雄鹌鹑互相追逐着。“唧唧唧”“唧唧唧”叫个没完,金黄的麦田里,火蝈蝈和绿豆蝈蝈正在比劲地叫着。“啯啯啯”“沙沙沙”好像在为我唱丧歌,我的心乱极了。我加快了脚步,几乎是小跑。西大沟里,古榆参天,蒿草埋人,野花遍地,百鸟争鸣,时有野兔跳跃的身影,偶有野狐半露的黠眼,我有几分怕意,但一想到她在这里长眠,我的胆子立刻大了起来。我顺着路基往里走,很容易就找到了她的坟地。在一块突起的山包上,有一个刚刚长草的新坟,前面竖着一块石碑,刻着于晶英的名字及夭逝时间。看着那一听见就心跳的名字,我的心又像被什么揪住的。

    “亲爱的伟男,我最最亲爱的——晶英,我来啦!”

    我跪在碑前用脸去亲抚她那鲜红的名字,“晶英,是我害了你!我对不住你!”

    我站起来燃着打火机,点着黄钱纸。周围的空气被烤热了,纸灰飘飞四溅,仿佛无数只黑蝴蝶翩翩起舞,在这些黑蝴蝶中,我仿佛看见她那媚笑的俏脸……烧完纸,我打开塑包,拿出一封封叠得方方整整的信,逐一逐句地看起来。

    我打开首封,那是一张绿线稿纸,于晶英用圆珠笔,规规整整地写道:

    我恨老天爷,我恨它造人的时候,为什么偏要安上一套感情系统。人,如果没有感情那该有多好啊!男女之间没有情感吸引,也就产生不了奸情凶杀,徇情自弊一类的纠葛啦,也就不能再用它来折磨人啦!我这一生最最钟爱的你——倩女。你是我生命点燃器,你是我希望的助推机。自从认识了你,我才觉得生活有意思,工作有劲头。老天爷偏偏和我作对,它为什么不叫我一开始就认识你?特别是你那双美丽动情杏核眼,更使我动情不已。你那高大的身形,爽朗的谈吐,高尚的气质都是我顶礼膜拜的神灵,你和小黄比起来,一个是天,一个是地,一个是神,一个是鬼,他——一天价只能是醉生梦死,粗话连篇,毫无感情。只是他需要了才硬着逼我和他合房,否则,是不亲近我的。我和他没有共同语言,没有共同志趣,他对我的事业一点也不支持,只是让我为他服务。做他的管家婆和发泄兽性的工具……我和他订婚和结婚完全是一个错误。那是我在乡下当代理教师时,经人介绍和他认识了,那时他还是一个现役军人,咋一看小伙也不赖,又加上当时赶时髦(大姑娘都找大兵)我也就稀里胡涂同意了。那时也怨我自己,我多找几个,比一比,看一看。有比较才能有鉴别嘛!我也恨你,你为什么不早点认识我?我这是在说傻话疯话,亲爱倩女,我愿天天见到你那多情的眼睛和甜蜜的言谈……下面是落款和年月日。

    我又打开第二封,这是用高级蓝道信纸写的。

    你的来信引起小黄的疑心。问后面“倩女”是谁,我胡编个姓名他不相信,他对你我的事捋到了一点须子,但是,干听辘轳把儿响,不知井在哪儿——那次你去我家借油桶,你刚走,他就回来了,看你从我家走出去,老大不满,让我和你少来往,特别是那次我约你看《青山恋》半夜让他碰上,他大动肝火,问我为什么深更半夜还不赶你走,并说多亏他那夜回来,不然我非留你搞破鞋不可,狠狠打了我两个嘴巴,牙都给我打活动一个。他越是打我,我越是想你,他是一个极端自私的家伙,平时对我一点温情没有,需要时,也是他硬上功,自己满足了就不顾别人。我和他这么多年了,没有和你那一次那么欢快……你不但感情细腻温柔,在性交时也是会使女人痛快的好手。我刚刚来劲儿他就软了不能用啦,使我彻夜难受,所以,我怕和他合房干那事……自从你使我快活后,我和他合房,力求他也那样,他不但不那样做,反而疑我和你搞破鞋,是你教我的!逼我写字据,他要控告你,我说啥也没承认,他用柳条子抽我的小便,打得我第二天不能上班,又不好意思上医院,只好让高加三请了感冒假。打我最凶的是雨夜幽会那次,多亏你个精明鬼想的周到,不然让他堵住,咱俩全没命了。事情坏在你的裤头上,他酒后兴起,强迫合房,发现了你的裤头,问是那个野汉子的,我一口咬定是他过去买的。他用皮带抽我屁股,打得两天不敢坐椅子。那小子狠毒,从来不打我的脸,怕被外人看出破绽,既惩罚我,又不让他戴绿帽子的名声外传。所以,他专门打我隐私处。足足打我一宿,直至两个孩子被惊醒下跪求情,他也打累了才罢手。他威吓冬冬和夏夏,谁要是说出实情就杀了谁,所以两个孩子谁也不敢说。咳!哪叫我认识了你……你呀!你纯脆是我送命的小冤家!第二天早晨,他饭也不吃,不知从哪弄来的杀猪刀子在石头上咔咔的乱磨,扬言要去杀你,我让高加三通知了你,你才幸免一死,然后他又杀要我,我横了心,跟他没好了,死活都一样,我把脖子伸给他,他的手抖擞啦——原来他是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