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教师之恋》

全文免费阅读:三十五幽会惊魂[2]

   纸老虎和草包,没有小子骨头,没有男子汉气概我回敬了他几句,他蔫了,耷拉脑袋不吱声了。我要和他离婚,他还不吐口……咳!我真不知该咋办……

    这使我想起我那次遇险的事儿。

    午间下班,我正要越过铁路往家走,就在于晶英藏信的那棵老榆树后面,小黄“嗖”的跳到我的面前,用杀猪刀尖对着我的胸口,二目圆睁,怒发冲冠:“姓杨的,你是要活还是要死?”

    我开始有些骇怕,后来镇静下来,常言道:捉奸捉双,我没有和你老婆一个被窝时让你捉住,我就不承认,我看你有啥招儿。我说:“我不知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咱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动刀动枪的为什么?”

    “别他妈的装回子,我就是没当场抓住你,你偷我的老婆,有你的裤衩为证!”

    这“裤衩”一事于晶英早就通报给我,让我死不承认。我顺从她的意思,强硬地说:“同样的裤头多了,你别诬赖好人!不然,我告你诬陷罪!”

    这时高加三从后面上来了。小黄收起刀子:“姓杨的,你不让我安宁。我也不让你好过,你等着!”

    说完气冲冲地走了。以后又拦截骚扰我几次,都被行人冲开了。

    第三封信:

    亲爱的倩女:自从你调走后,我对你的思恋之情与日俱增,我和小黄合房时,往往把他当成了你——我一喊你的名字,小黄马上打我的嘴巴子,我们立刻不欢而散。他越是摧残我,我越是思念你,你的形像经常在我的眼前出现,我一闭上眼睛准保看见你,小黄没安好心,想在精神和肉体上摧残我,当着众人面说我得了癔病。不让我上班,给我开了诊断,把我锁在屋内,他越这样折磨我,我越思念你,最后,我真的精神恍惚了!我,做为一名人民教师,模范党员,先进工作者,又面临着调级提干,我不能和他大吵大闹,更不能把咱们的事张扬出去,不能让别人当孩子面喊我是破鞋。所以,我只能默默地忍受着。我也想到和他离婚和你结婚,但是,你的妻子是在你危难之中(文化大革命被打为黑帮)嫁给你的,患难之交情谊重,糟糠之妻不下堂,你不愿意做当代陈世美,我也不忍心拆散你们的家庭……我,只能一个人忍受着,我打牙往肚子咽,我怪谁呢?我只能怪我自己,谁让我有一套活生生的感情系统!我最恨上帝,他在造人时不给人以情感,那该多好啊!我又羡慕古代母系社会的婚配制度,一个女人可以和许多个男人交媾,今天和这个够了,明天就可以找那个……为什么非老拴在一个男人身上?……

    我正看着,就听坟墓“卡崩”响了一声,墓门大敞四开。于晶英穿着崭新的服装,笑盈盈地从坟里走出来,老远就伸出双手,喊着我的名字向我扑来。我立刻站起身向她迎去,也欢快地大喊着:“晶英,我的晶英!”

    “不!杨老师,是我!”

    我一听,不是于晶英的声音,原来是高加三来了。沟嘴下放着摩托车,她戴着头盔,气喘吁吁地说:“不好了,小黄听说你来了,正要找你算账呢!借我摩托车我说坏了。说是要杀死你给于晶英祭灵!”

    我慌了,杀人他倒是不敢,被他打一顿就犯不上啦。我说:“那咋办?”

    “我把你送到下一站,你坐五点钟车到中转站!”

    “好!那先谢谢你啦!”

    “别说了,快上车!”

    我坐上后座,高加三开动摩托,顺着路基向下一个车站进发。路上高加三沉痛地说:“完全是你害了于老师!为了你,她挨了不少打,打还不敢吵嚷。好几次我都赶上了。有时,冬冬偷着爬出屋子找我,拽门门反锁着,没招儿我从窗口跳进去才把小黄手中皮带夺下来!说实在的,于老师硬是让小黄折磨死的!”

    “那你停下来,我回去和那个狗东西拼了!”

    “你不是他的对手,况且他又找好几个打手!这次你要不挨他的胖揍,算你幸运儿!”

    说也巧,我们刚到站台,车就进来了,我匆匆上了火车。高加三架着摩托车屋随火车向大青山驶来。车过西大荒,因为是下坡,车速特别快,我从右面车窗探出头想再看于晶英的坟墓一眼,只见坟墓旁边停着两辆摩托车,四个壮汉正在四外张望。其中一个人眼尖,首先发现了我,大喊一声:“杨树林!他在车上。”

    小黄大喊一声,“快追!”

    四个人上了摩托,风驰电掣地追上来。火车是下坡,摩托再快也追不上,但落得并不远。并差只有百十米。我的心“嘭嘭”直蹦,要真的追上车,我可咋办?到了大青山车停下了。我趴车窗后望,磨托车不要命地追上来了。摩托车刚接近站台,火车又开了。小黄跳下摩托,想抓车而上,试了几下都失败了。

    “追!”小黄又骑上磨托追来。追到29公里一看追不上才停下来。远远地我看他摆手摇臂,可能是大骂特骂什么……

    我的心这时才平静下来。望着远去的青山黛影,望着那远去的房舍屯落,望着那地平线上苍茫云雾。我的心又被愁怅失落所占据,一个美丽端庄,多情艳美的俏脸又浮现在我的眼前。“我心爱的倩女,我在地下宫殿等候你……望你快点来啊!”于晶英那娇美醉人的声音在我的耳边萦绕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