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教师之恋》

全文免费阅读:三十六邂逅幽情[2]

   汤,他们背后悬着一副“老寿星”挂画,也配有一副对联,

    上联是:万岁老翁期鹤寿,

    下联是:千秋佳木盼松龄。

    赵玉凤说:“真是诗的世界,联的家乡,到处都有联!咱们也喝甩袖汤!”

    然后要了三碗,我们三个喝完。车也起程了。

    我们又上了车。直到半夜十二点,才到了黄山脚下的温泉浴池。赵玉凤和周小红住一间,我和另一同行住一间。第二天早晨,赵玉凤特意买了啤酒、炒菜、烤肉,我们简单吃了点饭,然后到小卖部买了上山吃的饼干,喝的饮用水(山上太贵,一切物品都是人抬肩扛上去的)我又买了条拐杖,从温泉出发,经慈光阁、妙妙亭、飞来洞、立马亭、过青鸾桥。向天都峰攀登。到立马亭山势渐陡,景致愈奇,对面青鸾峰巍峨耸立,高插云端,碧蓝青透,宛如一块巨大的翠玉,它是黄山三十六大峰之一。在天都峰南侧与泉砂峰隔溪相峙,峰的上端,醒目的刻着一丈八尺宽见方的十个大字:

    立马空东海,

    登高望太平。

    赵玉凤、周小红、我都累得浑身大汗淋漓,坐在石板桥上一边喝水,一边观景像,一边解读对联的寓意。赵玉凤来过黄山多次,她说:“立马空东海的‘东海’有两种解释,一是黄山五海之一的东海,一是指小日本,登高空太平的‘太平’也有两种解释,一是指黄山北边的太平县,一是指天下太平。都是双关语。”“空”同“控”,指控制的意思。

    周小红说:“我同意第二种解释,就是消灭小日本,天下才能太平!”

    我也同意周小红意见,说:“小日本鬼子太可恶了,”

    这副联指扫平战争策源地—日本帝国主义,保卫中华民族,表达了中国人民不屈不挠的反抗精神!

    登山者陆陆续续、仨仨俩俩,富人们坐着滑竿让肩夫担着,挥着扇子,悠然自得地从我们身旁飘过去。

    我们又继续往上攀登。赵玉凤不时地把毛贴递给我,让我擦去脸上的汗珠。周小红说:“还是赵老师关心你!”

    登山的路全是长石板条一阶一阶地砌成的,走起来不怎么费力,但时间一长就有些吃不消了。只得硬着头皮往上登。

    过了金鸡叫天门、半山寺,开始向一千八百三十米的黄山第二峰天都峰攀爬。越往高山越陡,石板路变成狭窄的石阶,只能一个人通过,一侧靠山壁,另一侧用铁栏杆围着,往下看万丈深渊,深不可测,让人毛骨悚然,心惊胆颤。我们三个人一前一后,互相照应,互相挽扶,终于攀上了天都峰顶,

    居高临下,一目千里,飘然欲仙。朵朵白云不是在头上,而是在脚下,缕缕白云不时地从山间里飞快地飘上来。我第一次领略登山的妙景奇观。赵玉凤和周小红都异口同声:“这山太美了!”

    我们在峰顶刻有“登峰造极”的大石头前拍照留念。赵玉凤和周小红了也拍了照。我要和她合影,她不干,说:“和陌生男人不留任何痕记!”

    过鲫鱼背时更是让人毛骨悚然,心惊肉跳,那鲫鱼背真和鲫鱼的背儿一样,突兀地耸立在天都峰去玉屏楼的必经之路。脊背上只有十米长一米宽的道儿,两边有石柱和铁链儿阻挡和连接着,向前行走,只能容一个人过。人过时必须快步行走,抓紧铁链儿,山下吹上来四五级强风,一不小心就许让风吹掉下去。

    我们三个人一前一后快步过了鲫鱼背儿,又过了一线天,再往上走,下了一个陡坡前面就是玉屏楼,玉屏楼后面玉屏峰上有毛泽东题的“江山如此多娇”词句和朱德“风景如画”的题字。还有刘伯承的诗作等。

    玉屏楼又叫文殊院,左面有青狮、迎客松,右面有白像、送客松。我和赵玉凤、周小红各自在迎客松前拍照留念。我们在小卖部简单吃了点东西,又向前进发。过了百步云梯和光明顶,下午四点多钟到了北海,宾馆早已住满了人,我们三个只好住在简易的竹棚里。赵玉凤和周小红住女间,我和另一同行住男间。

    晚上就餐时,在餐厅碰见了王振发。他和同行的先一步入住宾馆。晚餐我出钱请的赵玉凤和周小红。晚餐后我们三个又去清凉台看“猴子观海”、“仙人下棋”等石景。

    当晚写两副对联,一副叫《天都峰远眺》:

    罗尽人间美语,难描黄山幻美;

    网全世界绝调,不绘天都奇新。

    一副叫《天都峰过后》:

    下有万丈深渊,鲫鱼背过后心身颤抖;

    上接亿尺险境,天都峰爬完毛骨悚然。

    赵玉凤和周小红看过后都说写得好,词儿用得准确。

    第二天看黄山日出,天刚麻麻亮,人们就相继爬上曙光亭。里三层,外三层,黑鸦鸦地挤满了人。对面是始信峰、仙女峰、上升峰……峰上奇松,充满诗情画意。参观者都披了棉被,我也披了被子,早晨山间特冷。我挤到一处石砬之中。不一会儿赵玉凤来了,穿一身短衣短裤儿,浑身有些发抖,想要回去,我把她叫住了,她二话没说挤入我的被子,我就势把她搂得紧紧的,她双手扯住被子两角,让我在她肉体上抚摸。观日者都把眼睛盯住东方日出的地方,没人顾及我们。她紧紧地坐在我的大腿间,我褪掉了她的裤头……

    东方开始发白,翻滚起伏的云海,汹涌澎湃,浩瀚缥缈、雄伟壮观。太阳开始滚出云海,整个云海万马奔腾,闪灼出万道光波。在这期间,我们完成了做爱的整套程序。这时,周小红也来了。赵玉凤和我都在被子里穿好裤子。周小红也短衣短裙,从另一边挤进被子。我就势摸她突起乳房,她把我的手推开,狠狠捏了我一把。我“哎呀”一声,赵玉凤说:“谁让你不老实!”

    我就势把周小红搂住,再一次捂住她的乳房。直到看完日出。往回去时,周小红说:“吃着锅里的还想着盆里的……”

    赵玉凤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得寸进尺,吃五想六,没有满足的时候!”

    吃完早饭,我们游了笔架峰、石笋峰,始信峰和黑虎松。周小红要游九华山,到白鹅岭我们就分手了。

    我和赵玉凤乘索道,下到黄山大门,傍晚到了屯溪。我俩事先约好到屯溪住一夜旅店,第二天,她到杭州她姐姐家,然后由上海回边城,我到九江再经南昌回北京。

    出屯溪车站,专拣边远的价钱便宜的旅店住。一辆接站车,把我们拉到街边的一家私人小店。登记住店时,店老板明确告之。要住一个房间,必须有夫妻证明信,如果没有必须开两个房间,晚上警察偶尔来查店,白天干脆不来,但得交双倍钱。七元一位,两位十四元,加一倍是二十八元。赵玉凤掏钱交了二十八元,并要了收据。

    天气特别热,我们先开了两个房间,然后进行了淋浴。然后就住进她的房间。完成做爱后,我们外出小饭店吃了晚餐。然后自回自己房间睡觉,黎明时她到我的房间又做了一次爱。

    第二天分别时,我拿出笔记本,让她把她家电话写上,以便以后联系,她在笔记本上写了四个大字:到此为止!

    我说:“我会想你的!”

    她又在笔记本写了以下几个字: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难道你是冷血动物!”我说:“没有人的情感!”

    “我的感情最丰富!”赵玉凤发言了,“在短短的开会期间,我和你偷了好几次情。但是在我们中国好男占九妻,好女守花枝,男的搞多少女人都行,女的要偷一个汉子,就大逆不道,口诛笔伐。”

    我说:“人类社会,一开始是女的说了算,母系社会,女人可以和多个男人交媾,生下的孩子只知有母,不知有父。现在少数民族还保留走婚习俗,一个女人可以和多个男人走婚,女的多自由啊,不受一个男人限制。愿意和哪个男人搞就和哪个男人搞!”

    赵玉凤接上说:“自从男人主持国政,当了国王以后,就不许女人多夫,而让男人多妻了,皇帝三宫六院七十二偏妃,有的宫女一辈子也得不到皇帝的宠爱,根本就不知道做爱是什么滋味,这合理吗?”

    我说:“你也当国王啊,像武则天那样有许多男人供你享用”

    赵说:“那扯太远了,也不实际,现在有不少女老板,借着外出行商之机,包二爷、四五十岁的专包二十多岁的年青小伙,肆无忌惮做爱,尽情地玩弄男人,话又说回来,现实生活也不许女人偷男人,孩子长大了,上学、工作都受到影响,为了不给孩子留下罗乱,女人、妈妈必须牢守田园,不能出轨—咱俩这段婚外情是有缘份,老天让咱们多次做爱,这是分外的享受,但到此为止,就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赵玉凤把笔记本上的字页撕下来,撕碎了,扔往窗外,被风吹散,“飘!一切都飘走了”

    我们再次搂抱热吻,最后洒泪而别,各自回自己的目的地。

    赵玉凤先上的火车,我起了站台票,送她上车,车开动时她从车窗伸出脸起来,眼睛噙着泪花,摆摆手:“把记忆永远埋藏在心底—守口如瓶—我会想你的!”

    “我也会想你—直到永远!”

    火车开走了,我心中泛起无限的怅惘……

    飘,一切都飘走啦!

    (全文完)